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暴力强奸 >   »  

雪曼和她的邻居【完】(作者:不详)

雪曼和她的邻居【完】(作者:不详)


  下午,二十五岁的马太太在外吃完饭,寂寞无聊地返回公屋的住所。她步行至叁楼时,一个男子突然闪出,以利刀威胁,强行将她拖入垃圾房内,并掩上门。

  马太太大惊失色,将手袋递给他。他却将手袋抛在一旁,将利刀插在木门上,一步步行向她,露出急不及待的淫光。

  马太太是新移民,还是个大学毕业生,有中上姿色及惹火的身材。她不敢呼救,恐惧得如行刑前的死囚!当淫贼迫近时,她软跌地上,流下眼泪,嘴唇倾抖地哀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那颤抖的小嘴燃点了他更大的欲火,尤其她上半身的抖动,使她巨胸微微跳动,像两只大蛋内有小恐龙在壳内不停挣扎着急待破壳而出!

  淫贼的大炮早已高举,当她目睹强大的火炮时,吓得整个人仰躺在地上,像发羊吊的人全身抖动抽搐。她的抖动和抽摇,使肉弹内的两只小恐龙更骚动了,迷人而壮观的大乳房摇撼不已!

  他脱去裤子,她闭上眼如发冷般抖颤。他撕破她的衣服,剥去她的裤子,分开她的腿,以阴茎对准阴户,进入少许后,再一手大力扯脱胸围,在雪白浑圆的大肉球摇动不已时用双手用去力摸捏。

  她灰白的脸孔上现出痛苦的低叫,但他的阳具这时全力冲进她的阴道内。她大叫一声,咬紧牙,皱着眉。他急不及待,大力抽插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正巧此时有人推门而入,看见此情景,大声喝止。淫贼急忙持裤逃跑,边跑边穿回裤子。

  “马太太,是你!你没事吧?”他是邻居余先生,最近失业在家。

  马太太是哭泣,他看见了她全裸的身体,下体还有精液流出,而有一些精液,甚至还留在她的一对豪乳上。

  他背向她,等她穿回衣服后,问她要不要报警?马太太摇了摇头,抹了抹满脸的眼泪,呆想了一会,忽然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然后离开了。

  马太太叫何雪曼,丈夫是地盘工人。她来港叁年、想出外工作,但丈夫不准。

  这叁年来,她无聊而寂寞,和丈夫的感情并不好。她返回家中,抽出丈夫烟包里的一支烟,躺在床上吸着。她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想起刚才的被奸,又想起丈夫,脸上浮现出复杂的感情,她恶意地笑了笑。接着,她打了电话告诉刚才救她的那个余先生,请他不要将刚才的事告诉她的丈夫。

  晚上,她煮好饭等丈夫马力回来。吃饭时,两人未交谈过,他们已半个月没说过一句话了。何雪曼几次情不自禁的恶意笑起来,马力知她不怀好意,却被她的美色吸引,他已忍了半个月了。他注意到,她今晚穿的睡袍,内里是真空的,在屋内走动时,两只大奶子荡来荡去!他想∶这小淫妇饿了半个月,也忍受不了吧!

  当她在厨房洗碗时,马力悄悄走近,在她背后伸出两手,摸捏她的胸脯。她的大棒子顶着她的屁股,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更鄙夷地白了他一眼。

  他大怒,强行抱起她入房。她拼命挣扎,像一条大鱼被捉住的反抗。到房里时,她滑跌床上,但她没有爬起来,是冷冷地看着他。

  马力快速脱光自己的衣服,亦急不及待地将太太剥个精赤溜光,他伏在她身上,占有了她。阳具感到在阴道内的温热和紧迫,使他十分兴奋。但是,她却毫无反应,像一具死尸似的。她的嘴角,泛起浅浅的冷笑,她想起了下午的被奸,笑意更冷了!

  马力像受到侮辱,本来坚硬如铁的大炮也变软了,自动甩了出来。

  何雪曼笑出声来,马力无法恢复雄风,想站起来,但回心一想∶她这个大学生、大美人,还不是要被他压在下面,要怎麽干就怎麽干吗?想到此处,他又恢复雄风,而且插得特别深入,便她也吃了一惊!

  他以主人的姿态,摸捏她的一双豪乳,大力抽插,使她呼吸急速起来。於是,本来左闪右避的她,此刻小嘴也被他狂吻着,她的身体开始出汗,心跳也加快了。

  她想起淫贼逃走,余先生看见她全裸时,她内心有一种奇怪的想法,想和余先生做爱,并且起了性欲的冲动。

  她自己也不知为了甚麽?此刻她一闭上眼,就想起了余先生。於是她呻吟起来了,如蛇般摆动身体。马力认为他已经征服了她,一招金蛇狂舞,在她的阴道内拼命擦着,使她大叫、大笑,将雪白的大奶子塞入他口中,在他的轻咬下狂呼起来。

  他射精了,她也满足地闭上眼,然而,她得到的高潮,却是幻想着和邻居余先生性交而产生的,这是思想上的红杏出格!由於恐惧怕被马力知道,便装作是被他所怔服。

  另一方面,余志强也在和太太做爱。他的太太丁小玲,叁十岁,是个写字楼文员,相貌同身材和马太太是半斤八两。因此,丁小玲难免恃着自己长得漂亮而生娇,而不将丈夫放在眼内。

  自从丈夫在叁个月前失业,她简直成为女皇了,但有一件事使她十分苦恼,丈夫最近几乎变成性无能了,就算她百般挑逗,千般媚态,他都硬不起来,无法进入她极待充实的肉体。

  有一次,她在大怒之下愤然说∶“你再变成太监,我就要找男人了!”

  余志强今晚特别冲动,这现象已整个月没有试过了。到底为甚麽?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他将小玲的性感睡袍剥下来,两只结实的大豪乳弹跳出来了,抖动不已。她露出饥渴而淫邪的笑,并且,她也急不及待地剥去丈夫的一切,一口吞下他那虽然已经挺起但还没有到达状态的软皮蛇。

  他想起了,今晚的冲助,是下午目睹马太太的被奸。她那魔鬼的身材,如火山般沉睡的大奶子,和阴道内流出的精液,使他冲动得想立刻占有她。

  太奇怪了?软皮蛇已成狂怒的大毒蛇,变得一柱擎天了。小玲大喜,马上坐在他身上,让她的下体吞没了他的大蛇。并且,由於蛇的长度,顶住着她的阴核,奇痒无比。又由於蛇的粗大,使她格外感到下体的充实,且有一种被撕裂的快感!

  她如骑马般跳动,一对大肉弹抛动如巨浪,且逐渐俯身向下。他一只手抓住她的大肉球,用口咬住另一肉弹。而她已急不及待,抽出豪乳,以小嘴狂吻他的口。

  余志强还在想马太太,他有点怕,莫非他变态,难道他喜欢别的女人,不喜欢自己的太太?这时,他又变回软皮蛇,滑出她体外了。丁小玲已欲火焚心,十分生气,鄙视地看他。他起来,垂头丧气坐在一旁抽烟。

  而丁小玲,仰躺床上满头大汗,像便秘般痛苦!她像蛇一般蠕动,全身奇痒难当,假如现在有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她会发疯地扑向他的。

  她的两眼,由充满淫邪变为怨毒的眼光,她站起来,将一个花瓶掷在地上,碎了!

  次日早上,太太上了班,余志强在家,无聊地吸烟。有人来敲门,原来是马太太,使他大吃一惊。

  她神彩飞扬,艳光四射,和她昨日的被奸对比,显得太奇怪了!她的眼里,闪动着奇异的光芒,如久旱逢甘露的怨妇。而那光芒,充满大胆和诱惑,使人心痒难熬。并且她像一只猛兽,想吃掉他一样,又使他不寒而僳!

  “余先生,多谢你昨天救了我!”

  “不用客气。”他心里想,根本上她已经被奸成功了。

  “你可以陪我下楼吗?这些公屋的公共地方照明不足,垃圾房又在楼梯附近,我好怕,可是又不能不出去。”

  他换好衣服,陪她下楼,在落楼梯时,他偷看到,她高耸胸脯的跳跃,和她又圆又大的屁股的左摇右摆,最使他又惊又喜的,是她眼神的暗示,和身体的语言,样样都在显示出她的不守本份,和存心引诱他。

  事实上,当他和她四目交投时,他立刻有和她做爱的冲动。这冲动马上被她知道,并加以鼓励,是,两人并没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下午,余志强躺在床上吸烟,有人拍门,他一阵心跳,像做了亏心事似的,悄悄去开门。果然是马太太何雪曼。她欲火燃烧的眼神早已使他无法抗拒!

  在彼此的四目交投中,就像电掣负荷过重,爆发出火花。她的脸红得如喝醉酒,身不由己似的。她身穿有两条吊带的红色连衣裙,饱满的胸脯因突然的呼吸急速而起伏颇大,甚至她的脚也因紧张而震动着敲响了地板。她那漆黑的大眼睛里,放出两点精光来,如黑夜的猎豹,在搜捕猎物!而他也紧张得嘴唇和眼角肌肉抽搐似的跳功,并且阳具也高举起来。

  余志强请她入屋,倒了一杯汽水给她。他有一种奇怪的冲动,想扑上去强奸她!但理智克服了他,也使他害怕,莫非他目睹她的被奸,因而也想尝强奸她的滋味?他坐立不安!马太太也一样,她存心红杏出墙,而她也知道他已看出她是想引诱他,但她是女人,已送上门了,是不能下贱到自己脱光衣服的。

  怎麽办呢?她在慌乱中竟将汽水倒在自己身上,忙用手去抹。他马上走近想插手,当他伸出手时,才知男女有别,而手已停在她胸前两寸了。就在这时,她立刻站起来,於是他的手便触摸到她的胸,他马上缩手、后退,却失去重心向后跌。

  在临跌之前,他无意识地抱住她的腰。结果,他仰跌地上,而她则压在他身上。

  余志强的头有点痛,但马上被她充满弹性和热力的巨胸压得心中狂跳!并且,他感到强大的阴茎正顶着她的下体。她的裙子已揭起了,他无法自制,马上拥吻她,她也热烈回应,但两人马上分开,各自起来,惶恐地看着对方。

  过了一会,马太太镇定下来,露出邪恶的笑。她仰躺在沙发上,将血红色的连衣裙慢慢地脱下来,像美丽的毒蛇在脱皮。他明白了,他目睹这少妇被奸,使她无地自容。假如他和她做爱,她以后就不会在他面前抬不起头!现在,她身上有一条内裤了,刚才被马太太一压,他的欲火已燃侥起来了。他脱光了衣服,向她逼近,两手将她的内裤大力扯了出来,但马太太却由一但淫妇变为宁死不屈的贞女一样,恐惺地挣扎要起来,口中叫若“不要”。但已太迟了,他压在她身上了。於是,马太太像一条虫跌入蜘蛛网内,疯狂地垂死挣扎,手脚乱舞。

  他捉住马太太两手,反按在她身旁。而她的身体如蛇般蠕动,两只雪白的大奶子摇撼着、跳动着。他吻向豪乳,充满热力、弹性和香气。

  过了好一会,她的两手放松了,头侧向一旁,充满恐惧的两眼呆了,怔怔的望着他的双眼。并且,她的腿自动张开,当他巨大的阴茎插入她阴道内时,她左右摇摆,挣扎了几下,像反肚的鱼在水面挣扎一样,但很快就不动了。

  他奇怪自己面对太太不能人道,对别人的太太却如此厉害?他全力抽插,反肚不动的美人鱼又复活了,疯狂挣扎、嚎叫。她就像野兽跌入陷井内,因负伤而乱撞、大叫。她全身大量出汗,湿了的头发贴在脸上,她的嘴在笑,眼在笑,全身都在笑。她如蛇一般的身型扭动着,如上钓的鱼疯狂跳动着,那巨大雪白的乳房,甚至因她的骚动打在他睑上,有点微痛。他马上两手抓住,大力握捏、抚摸,以口吸吮、轻咬。她忍不住大叫,咬住他的肩膊。而他也用力握她的巨乳,终於向她的阴道里射精。

  两人在近乎虚脱中平静下来。事后马太太羞愧地告诉他,她想向丈夫报复,因丈夫以主人自居,像美国的白人歧视黑人一样。她是在半小时前才突然决定引诱他的。但又突然后悔,却已被他所强奸了!余志强反驳,说她自己婚姻不如意,便刻意破坏别人的家庭幸福。

  马太太极力否认,发誓以后再不见他,她匆匆穿上衣服逃走了。

  余志强躺在床上,在回味刚才刺激的同时,却苦恼在太太面前便硬不起来,再这样下去,小玲不离婚也会偷吃的!

  晚上,太太回来,告诉他一个坏消息,她也失业了!奇怪的是他不但不担忧,反而沾沾自喜,看电视时,他悄悄解了小玲睡袍的腰带,她那炮弹般的肉弹,耸立着,十分动人。她诈作不知道,他以手轻揉乳蒂,使她的大肉弹微微震助起来。

  於是,他脱光衣服,将小玲抱起,剥去内裤,使她坐在他膝上。他强大的肉柱长驱直入,使她万分惊异而暗喜。两人热吻了一会,他躺倒在平面沙发上,而她骑在上面,如坐木马般摇勤。她的淫性来了,又怕他突然不行。但这一次,他却越来越坚硬。她的高潮来了,披头散发的,眼里露出淫光,瞳孔张开,嘴在喘息、淫笑、狂叫、咬牙切齿。

  她浑身香汗淋漓,大奶子上的汗水最多,任他吸啜。在吸吮中,她的阴道则不断收缩,产生一连串的爆炸。

  “好了,够了,我支持不住了!”她终於大叫。

  两人分开,余志强抱起太太入房,放在床上。他强大的火棒,如古代战争以木柱撞击城门一样直冲入她阴道内。她高潮已过,十分疲乏,已不想要了。但他却再来,使她大惊。他轻吻她的脸、她的嘴。两手在乳房上游山玩水,阴茎缓慢旋转。

  不久,她的淫性又被挑起来了,抱着他狂吻,大奶任他搓捏。她不会游泳,却仰躺着像海狗游泳一般,不斯挺腰收腹,使自己的巨乳更紧地压向他,而她的阴核更好地磨擦他的大家伙。小玲的高潮又来了,这次却又惊又喜又怕地叫∶“我够了,停了吧!”

  但他却死命前进,像自杀式的敢死队一样。小玲在第二次高潮来临时,因紧张过度而有轻微的抽筋。她痛苦地呻吟,恐怕会在这高潮过后的抽筋和过於疲乏中死去!

  看着小玲的痛苦呻吟,她的恐惧,因呼吸急速如高山起伏的乳房,无力的两手,和一身的汗水,他满足地笑了,向太太的体内狂射精液。

  事后他奇怪为何今晚竟能恢复雄风?啊!他知道了,那是太太也失了业,他的自卑戚消失了!小玲紧抱他说∶“想不到你那样厉害,使我有两次高潮,几乎要被你折磨死了!我还想找第二个男人呢!”

  “你敢!”他看着她。

  “现在不敢了!”她吃吃地笑了。

  余志强想起了马太太的淫态,十分怀念,但又担心着马太太会再来找他,破坏他的家庭幸福。

  (完)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3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