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连载 >   »  

【美女风水师】【1-3卷】【作者:刘金发】【完

【美女风水师】【1-3卷】【作者:刘金发】【完
内容简介:

  一个笃信风水的老人。一个鬼魅莫测的茅山风水师。一个仁慈拜佛的老太太。一个神秘的年轻英俊管家。三个想父亲快些去死的儿子。三个不择手段争夺遗产的少奶。八个活在痛苦里的孙儿!一个即将四分五裂的家庭!两个美女风水师走进这样的一个家庭,卷入了一场没有人性,只有金钱利益,利用玄学风水争夺家产的斗争中!
  

???????? 卷一:美女风水师的诞生

  序

  发霉模特儿秦曦汶当年被假风水师骗财骗色。不甘心被骗,却又无可奈何的她,灵机一闪,一个念头在她脑里涌现。

  人骗我,我骗人!

  不要埋怨这个世界多么冷酷!

  多么不合理!

  想办法如何生存才是“王道”!

  于是,她脱下时装,换上道袍。她不再在舞台上走cat walk,而是在法坛前做法事。

  她当上了假风水玄学师。

  她明白到单靠风水玄学不足以骗人,加点色情诱惑才能迷惑事主!

  于是,她的风水法事,经常变成玄学风水加肉体诱惑的行为艺术表演!

  另一方面,失恋、失业,炒股又失利的前财经女主播龚丽,欠下一屁股债。

  在秦曦汶的诱使下,她豁了出去!跟秦曦汶一起合作骗财。

  这两位美女风水师周旋于富豪之间,用灵敏的脑袋,油滑的嘴巴和诱人的身体,骗取金钱。

  风水命理之说,真真假假,尽在不言中!

  第001章 美女风水师的诞生

  一切从她脱去时装,换上天师法道袍开始……

  “法事”会在下午3时开始。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秦曦汶在恒记集团副主席的办公室里脱光身上的衣服。

  她有5尺9寸高,C-cup乳房,25寸腰,下围34寸,腿长43寸。标准的魔鬼身材。任何正常男人看到都会口水四溢。

  脱光衣服后,秦曦汶走进浴室。

  她获得集团副主席批准,使用他办公室里的浴室进行法事前的沐浴更衣。

  浴室设计豪华,有白色的按摩浴缸也有淋浴花洒。

  秦曦汶拿起银色的花洒,扭开水龙头,让热水淋在她身上。

  胸罩是纯黑色的,深V加厚杯垫,前扣式。把她一对半圆球形乳房托起并挤在一起,形成一条迷人的乳沟。

  下面是黑色的透视内裤。

  这条内裤虽然跟胸罩同样是黑色,但不是一套的。

  胸罩是Triumph。内裤则是秦曦汶在旺角一间性商店所买的“情趣内裤”。Made In Taiwan。

  对着镜子,秦曦汶双手托着一对乳房,对露出的乳沟很满意。

  26岁了,一对乳房依然坚挺结实充满弹力!

  当模特儿时,因为要穿比基尼泳衣,所以秦曦汶索性剃掉了阴毛。现在不再当模特儿,她让自己的两腿中间重新长出浓密的阴毛。

  看着镜子,透视内裤的底部,透出一片乌黑。

  穿好胸罩内裤后,秦曦汶再穿上黄色的天师法袍。

  以前秦曦汶做法事,有时会“真空”上阵。

  现在有了知名度,在玄学风水界闯出了名堂后,她害怕流言蜚言,开始收歛了,不再真空上阵,在庄严的天师法袍里穿回胸罩和内裤。

  还有,她不再做“性交转运”法事!

  秦曦汶当了三年风水师,一共做了十一次“性交转运”法事。

  第一次“性交转运”法事,是她当上假风水师后的第三个月。

  她没有想到,找她做“性交转运”法事的会是一个比她年轻两岁的男明星。

  那一天,一个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男仔去到秦曦汶的“龙腾凤飞社”。

  他一开口就说是要做“性交转运”法事!

  他问秦曦汶会不会做这种法事?

  要多少酬金?

  做了之后是不是立即会转运?

  做完之后能否替他保密,不让人知道?

  这个男明星姓林,当时只有21岁。他爸爸是富商,近十年炒铺炒楼炒到风生水起,身家百亿。

  他十八岁入行,梦想成为谢霆锋、古天乐般的大明星。

  但3年过去,只做了两部戏的配角,依然寂寂无名,走在街上,无人认识。

  他听到传闻,圈中有一位女明星找风水师傅做了“性交转运”法事后,立即大红大紫!

  于是他也想做。

  女明星做“性交转运”法事找男风水师。

  男明星要做,当然要找女风水师,于是他找上了秦曦汶法师。

  那名男明星事后对秦曦汶说,没想到会遇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女风水法师。

  而面对这位高大英俊的富家弟子,秦曦汶狮子开大口,索价十五万酬金。

  男明星一口答应。

  早知要多一点!秦曦汶后悔开价太低!

  第二天下午3时,在尖沙咀河内道一间五星级酒店的1088号房间里,秦曦汶跟这个英俊男明星做“性交转运”法事。

  念经烧符之后,秦曦汶叫男明星脱去衣服躺在床上。

  男明星照做,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

  秦曦汶脱去法事皮靴,坐在床边。她伸手把男明星软软的阴茎弄到坚硬的勃起后,替他戴上安全套。

  然后,她和男明星开始做“性交转运”法事。

  秦曦汶曾经考虑,是否脱去法袍,一丝不挂的跟他做。

  最后决定不脱法袍。

  脱光了不够庄严,跟性交没分别。穿着法袍,才有做法事的味道。秦曦汶这样想。

  她法袍里面是“真空”的,没穿胸罩内裤。只要掀起天师法袍,便可以跟男明星“交合”。

  男明星的阴茎坚硬勃起朝向天花板。秦曦汶掀起法袍,露出下体,爬上床,张开双腿胯在男明星勃起的阴茎上,然后屈曲膝盖跪下来。

  她握着男明星的阴茎,引导到自己的阴道口,把它塞进自己的阴道里。

  男明星身高6尺,阴茎很长,秦曦汶估计有9寸长。

  阴茎虽然长,但长得很直。阴毛很整齐,相信男明生自己修剪过。

  长而直的阴茎插进秦曦汶的阴道里后,她叫男明星不要动,闭上双眼,口念经文。

  法事前,男明星曾问秦曦汶可不可以射精。

  秦曦汶跟他说,“性交转运”法事的重点,在于她作法请“王母娘娘”上身,然后通过她的阴道,把“灵气”送给他。所以他是否射精都不太重要。

  但秦曦汶叫他最好能忍住,因为射了之后,他的阳具便软下来,可能滑出她的阴道。

  所以,保持阳具坚硬,使它紧紧插在她的阴道里,这样便能完全接收到“王母娘娘”送给他的“灵气”。

  于是男明星拚命忍住,不射精。

  秦曦汶见他强忍不射,也不摇动屁股,只让他的阴茎插在自己的阴道里。

  结果,一直到法事完成男明星都没有射精。

  世事有时很巧合,男明星做了“性交转运”法事的第二个月,电视台找他拍电视连续戏。虽然不是电影,但是当男主角,于是男明星答应了。

  之后,这位男明星一直星运亨通,又拍了两套电视连续戏,虽然不是大红大紫,但至少有男主角做,也有人认识他。特别许多师奶喜欢他。

  姓林的男明星红了之后,找过秦曦汶一次,给了她5万元,作为“酬谢金”。

  男明星为了要保持“小生”形象,再一次要求秦曦汶替他保守秘密,不要向外说他曾做过“性交转运”法事。

  秦曦汶当然会保密,她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替人做“性交转运”法事。

  这是三年前的事了,秦曦汶每次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很走运。

  因为她知道,所谓“性交转运”法事,全是骗人之术。她自己就是受害人!

  第002章 当年的秦曦汶被骗

  秦曦汶长着一张天使脸孔,一副魔鬼身材。

  她以为凭着这些,自己可以走红模特儿界。

  怎知事与愿违,最后,搞到要找“淫媒”,替她按排客人“卖淫”,赚钱还债。

  秦曦汶19岁时,跟一间模特儿公司签约,成为该公司的时装模特儿。

  秦曦汶有5尺9寸高,又拥有一副诱人的魔鬼的身材。

  她以为凭着自己骄人的身材和美丽的样貌,可以走红模特儿界。

  怎知事与愿违,当了四年模特儿,工作少,入息少。弄得生活拮据,饔飧不继。

  她听说有一位姓周的模特儿,原本寂寂无名,但她找了一位道行极高的茅山法师替她做“推金法事”后,立即走红,年赚千万!

  所谓“推金法事”,是把“金箔”推入身体,使运气变好。

  “受法者”在推金前,需要斋戒沐浴三日。

  夜深时分作法,受法者要脱去衣服,以方便师傅为其施法。

  受法者若是女性,不用脱光,可穿胸罩内裤。

  作法时,法师在神坛上香念经。

  受法者躺在床上,法师先用香油为受法者搽匀全身。然后法师念“推金咒”,取出金箔,结手印,由正面,从头部开始,由上而下,推金箔入受法者的体内。

  正面完成,到背面,从颈开始,一直推到脚。直至金箔渗入身体。

  每隔七日做一次,共需四十九日才完成整个程式。

  据说姓周的模特儿就是做了七次推金法事,增强运势,催旺财运,成为炙手可热的模特儿。

  姓周的模特儿人气急升,年赚千万,令秦曦汶又羡慕又妒忌!

  听到有作法转运这样的事,秦曦汶也想一试。

  她请了一位茅山法师为她转运。

  法师五十多岁,自称师承“三合派”。是江西“三清山”,“百合道人”的谪传弟子。

  法师跟秦曦汶说,她“阴阳不调,阴重阳衰”,所以运程阻滞,事业欠佳。

  他又说“推金法”属小法事,不足以改变她的运势。建议替她做“补阳气转运大法”,可为她移灾解罪,转祸为福。

  这位姓郑的法师说,做了法事之后,她运程必定转好,事业转旺,走红两岸三地!

  比姓周的模特儿还要红,赚钱比她还要多!

  姓周的模特儿年赚千万,比她赚得更多,岂不是……秦曦汶想到走红后,便名利双收。在利欲薰心之下,她答应了做“转运法事”。

  “法事”须每星期做一次、做足九次。每次收费一万元!

  跟风水法师做了九次法事,付了九万元。

  这九万元,是秦曦汶向她父亲借的。

  法事做完了,不但运程没有转好,还比以前差!

  在一次时装表演时,她在舞台上扭伤了脚踝,当场出了丑。

  休息养伤了三个月,脚伤好后,举办时装表演的公司没有一间肯请她做模特儿,一听到她的名字便摇头。最后模特儿公司跟她解约。

  她想找那位法师,但这位姓郑的法师因为以风水转运欺骗了一名十八岁少女而被控欺骗罪,最终罪名成立,判入狱3年8个月!

  其实这位姓郑的男人根本不是甚么风水师傅,他只是一个运泥车的司机!

  秦曦汶如梦初醒,所谓“补阳气转运大法”,全属骗人之术,她被那个运泥车的司机骗财骗色!

  做法进行时,秦曦汶要赤身露体跟法师在床上拥抱在一起!

  秦曦汶曾要求做法事时,穿着内裤和胸罩。

  但那个运泥车司机所扮的法师说不可以。因为做法事时,他要挤压她的胸部,让她体内的阴气从乳头排出。

  又要把阳气,从她的阴道口直接吹进她的身内。

  所以她要脱得一丝不挂,不能穿胸罩内裤。

  当做法事时,他叫秦曦汶躺在床上,重覆念着十六个字的经文。然后他双手不停的挤压她的两个乳房。

  挤压完乳房,法事叫她张开双腿坐在沙发上,然后他把嘴巴贴到她的阴道口,把“阳气”吹进她的阴道里!

  法师不停把气吹进她的阴道,足足吹了半个小时。

  法师说,一边挤压她的胸部排出“阴气”,一边把“阳气”从她的阴道吹进去。

  反覆这样做,她体内的“阴气”和“阳气”便能取得平衡。

  头六次法事都是这样“挤胸”和“吹阴道”。

  最后的三次,姓郑的法师说用“双修”的方法,让她体内取得“阴阳平衡”。

  秦曦汶不知甚么是“双修”,法师解释说,就是把他的“阳具”插进她的“丹穴”里。

  秦曦汶问甚么是“丹穴”?

  法师解释说,是指她的“阴道”。

  后来秦曦汶查过,“丹穴”不是指阴道,是指阴道里的宫颈与阴道壁之间的环形腔隙,也叫阴道穹窿。

  这个法师把“丹穴”当作阴道。

  秦曦汶问法师,他的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这样不是“性交”吗?

  但法师坚持说,这不是“性交”,是“双修”。

  他说天地万物都是相对的。既是相对的,必须互相平衡,才不会出现障碍。

  人身体内有阴有阳。“阳气”主升发,“阴气”主滋润。“阳气”如果没有阴气的滋润,人会显得冲动易怒;同样,“阴气”如果没有“阳气”的中和,人会显得萎靡无精打采。当体内阴阳平衡,心就容易静下来。而“双修”就是一种可以令人体“阴阳平衡”的修行方法。

  秦曦汶问,头六次法事不是己经令到自己“阴阳平衡”吗?

  法师说,只是初步令到她体内取得“阴阳平衡”。但要取得真正和持久的“阴阳平衡”,就必需要做“双修”。

  他说,会先作法,请“太上老君”上他的身,然后才跟她“双修”。

  “双修”时,秦曦汶要不停的念着另一套十六字经文。而且要很小心,一个字都不能念错。念错了便不能达致“阴阳平衡”。

  秦曦汶问法师用不用避孕套?

  法师说当然不用!

  他强调这是“双修”,不是性交。

  一般男女行婬,才会使用避孕套。而他们是在做“双修”,阳具和“丹穴”结合后,在互磨中,阳阴二气会不停往还“双修”者的体内,用了避孕套会阻碍阳阴二气的往还。

  秦曦汶又问法师会不会射精。

  法师不说会不会射精,只说太上老君会在她体内洒“甘露”。

  秦曦汶半信半疑的跟法师做了三次双修。

  三次的姿势都不同。第一次,秦曦汶脱光衣服后,法师叫她屈膝趴伏的床上,抬高屁股,然后他从后面把“阳具”插进去。

  法师说这是“九天玄女势”。

  第二次,法师躺在铺了地毯的地上,秦曦汶屈曲膝盖张开双腿骑胯在他大腿上。让他勃起的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

  第三次,秦曦汶躺在床上张开双腿,法师跪在她张开的两腿中间,把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

  所谓“太上老君”在她体内洒甘露,其实就是在秦曦汶的阴道里射精液!

  三次“双修”,三次都在她阴道里洒甘露。

  第一次被法师在阴道里洒甘露,秦曦汶很害怕。因为她对这个法事所说的话,半信半疑,为了安全,法事完后她立即吃事后避孕药。

  第二、三次,秦曦汶一早吃了避孕药才进行所谓的“双修”。

  后来秦曦汶才醒觉,根本就不是甚么“双修”,是性交,她被法师骗了上床!

  正所谓丑事不张扬,被骗财又骗色的秦曦汶只好哑忍!怪只怪自己蠢!

  秦曦汶曾经做过IQ测试,结果她有140分!

  她自己怎也不明白,拥有这样高的IQ,为何会被骗?

  唯一的解释是“利欲薰心”!

  秦曦汶不甘受骗,却又无可奈何。而她欠父亲的钱,一定要还。

  失去模特儿工作的她,生活也成问题,如何还父亲的九万元。

  当初入模特儿行时,曾有“淫媒”问她想不想“搵外快”,说可以替她安排客人。当时她拒绝了。

  被骗后,为了还钱给父亲,她从手机里调出那个“淫媒”的手机号码,打了电话给他。

  然而,她只做了一次便没有再做。

  秦曦汶的运气的确差!

  想转运,结果遇上假法师被骗财骗色。

  想搵“外快”,结果遇上一个变态客人。

  那个客人喜欢玩指插射水。

  未做之前,那个客人一早说明要玩指插射水,只是秦曦汶没想到对方是要不停的玩,不停的要求她射水!

  怪不得他出价5000元玩两小时。

  在做之前,男人叫秦曦汶饮水,一大瓶矿泉水灌进肚里。

  接着开始玩指插射水。

  做完一次,射了水,休息一会儿,男人又继续玩。

  他强调这是“双修”,不是性交。

  一般男女行婬,才会使用避孕套。而他们是在做“双修”,阳具和“丹穴”结合后,在互磨中,阳阴二气会不停往还“双修”者的体内,用了避孕套会阻碍阳阴二气的往还。

  秦曦汶又问法师会不会射精。

  法师不说会不会射精,只说太上老君会在她体内洒“甘露”。

  秦曦汶半信半疑的跟法师做了三次双修。

  三次的姿势都不同。第一次,秦曦汶脱光衣服后,法师叫她屈膝趴伏的床上,抬高屁股,然后他从后面把“阳具”插进去。

  法师说这是“九天玄女势”。

  第二次,法师躺在铺了地毯的地上,秦曦汶屈曲膝盖张开双腿骑胯在他大腿上。让他勃起的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

  第三次,秦曦汶躺在床上张开双腿,法师跪在她张开的两腿中间,把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

  所谓“太上老君”在她体内洒甘露,其实就是在秦曦汶的阴道里射精液!

  三次“双修”,三次都在她阴道里洒甘露。

  第一次被法师在阴道里洒甘露,秦曦汶很害怕。因为她对这个法事所说的话,半信半疑,为了安全,法事完后她立即吃事后避孕药。

  第二、三次,秦曦汶一早吃了避孕药才进行所谓的“双修”。

  后来秦曦汶才醒觉,根本就不是甚么“双修”,是性交,她被法师骗了上床!

  正所谓丑事不张扬,被骗财又骗色的秦曦汶只好哑忍!怪只怪自己蠢!

  秦曦汶曾经做过IQ测试,结果她有140分!

  她自己怎也不明白,拥有这样高的IQ,为何会被骗?

  唯一的解释是“利欲薰心”!

  秦曦汶不甘受骗,却又无可奈何。而她欠父亲的钱,一定要还。

  失去模特儿工作的她,生活也成问题,如何还父亲的九万元。

  当初入模特儿行时,曾有“淫媒”问她想不想“搵外快”,说可以替她安排客人。当时她拒绝了。

  被骗后,为了还钱给父亲,她从手机里调出那个“淫媒”的手机号码,打了电话给他。

  然而,她只做了一次便没有再做。

  秦曦汶的运气的确差!

  想转运,结果遇上假法师被骗财骗色。

  想搵“外快”,结果遇上一个变态客人。

  那个客人喜欢玩指插射水。

  未做之前,那个客人一早说明要玩指插射水,只是秦曦汶没想到对方是要不停的玩,不停的要求她射水!

  怪不得他出价5000元玩两小时。

  在做之前,男人叫秦曦汶饮水,一大瓶矿泉水灌进肚里。

  接着开始玩指插射水。

  做完一次,射了水,休息一会儿,男人又继续玩。

  男人要秦曦汶摆出不同的姿势射水。

  一时坐在沙发上玩。

  一时坐在床边坃。

  一时仰卧在床上玩。

  一时趴在床上玩。

  秦曦汶射了第一次后,便再射不出水。但男人还是拚命的挖她的阴道。

  最后,秦曦汶又射了一次,但她不确定到底是潮吹,还是自己喝了一大瓶矿泉水而失禁射尿!

  然而,男人不管这个,总之看到她的尿道孔射出液体,他便高兴!

  接着,他疯狂的抽插她的阴道。

  男人的忍耐力很厉害,插了半个小时都不射。

  最后秦曦汶含住男人的阴茎,他才在她的口里射精。

  跟男人做完后,秦曦汶筋疲力尽。

  做完了那一次,再没有下一次。

  这些钱,一点也不好赚!

  之后,秦曦汶日思夜量,一个晚上,躺在床上的她忽然从床上坐起身!

  她灵机一动,人骗我,我骗人!

  如果要骗人的话,秦曦汶觉得自己比那个骗她的假风水师更优胜,因为她拥有骄人的身材和美丽样貌,更容易令人受骗!

  于是,秦曦汶摇身一变,成为玄学风水师。

  她在沙田租了一个单位(后来搬到尖沙咀),开设“龙腾凤飞社”。自称师承“三合派”,是江西“三清山”,百合道人谪传“女弟子”!

  为了钱,她信口开河的骗人!

  为了钱,她可以牺牲色相!

  她雄心万丈,誓要凭风水之术,骗尽天下钱财!

  现在,她要骗恒记集团主席的钱!

  秦曦汶实行封“阴道”不再做“性交转运”法事后,曾有一名内地“富商”,出价30万要她重开“阴道”替他做“性交转运”法事。都被她拒绝了。

  秦曦汶明白到明哲保身、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想做到通街八卦杂志揭她替客人做“性交转运”法事的丑闻才收手。

  第003章 乾坤转运大法

  秦曦汶法师说,“乾坤转运大法”非同小可!

  做法事的法坛,一定要设在迎风之处。

  而风必定要从海上吹来,这样迎风施法,才能产生“风生水起,乾坤扭转”的巨大力量!

  所以,她把法坛设在78层高的商业大厦天台!

  穿好黄色天师法事袍后,秦曦汶对着镜子把长长的头发束起。然后戴上黑色圆形的法帽。

  左照照,右照照,觉得一切OK后,她离开浴室。

  办公室里有一位年约三十岁,穿米白色行政套裙的女人等候着她。

  这女人姓简,英文名叫Janet,是恒记集团副主席的女秘书。

  Janet向秦曦汶展露一个礼貌的微笑,说:“秦法师,副主席已经在天台等候。”

  “好的!那上去吧!”秦曦汶法师说。

  两人离开办公室,经过长长的走廊,去到升降机前。

  不一会,有升降机到,机门顺滑的左右两边拉开。

  Janet和秦曦汶走进升降机。

  升降机四面的光滑钢壁,像镜子一样反照出秦曦汶穿黄色天师法袍的身影。

  无论怎样看,她都像一位道行高深的玄学风水法师。

  Janet按亮了78层的按钮。

  她们身处大厦的60层,不一会,高速升降机把两人带到这座商业大厦的顶层78楼。

  走出升降机,Janet带着秦曦汶向楼梯走去。

  Janet身高5尺4寸,穿了3寸高跟鞋,还比身边的秦曦汶矮。

  秦曦汶只穿着平底的黑色法事皮靴,但她身高5尺9寸。

  “秦法师你真系长得高,听说你以前是模特儿,是吗?”Janet一边走一边问。

  “是!”秦曦汶说。

  “那为甚么会不当模特儿,而当上风水师的呢?”Janet好奇的问。

  “我自小就对风水感到兴趣。”秦曦汶这样回答。

  “啊!原来是这样。”Janet点头说。

  秦曦汶心里暗笑。她不是自小对风水有兴趣,而是自小对钱有兴趣!

  两人沿楼梯上了一层,来到一道银色的钢门前。

  此刻钢门已经打开,门边站着一位身形高大,穿制服的大厦男保安。看到秦曦汶和Janet来到,男保安向她们点头打招呼。

  她们跟保安微笑点头后,经过钢门走了出去。

  外面,风很大,是这座78层高商业大厦天台。

  她迎着风,向一早准备好的法坛走过去。

  风把秦曦汶身上的天师法袍,吹贴在她的肌肤上。

  法坛的旁边站着一位身穿深灰色西装年约三十多岁的男人。他就是这次法事的“主家”,恒记集团主席的长子李少华。恒记集团副主席。

  秦曦汶有一位法事助手,他穿着浅灰色道袍站在法坛旁边,他叫李燿俊。秦曦汶叫他阿俊。

  法坛是阿俊摆设的,而法事所用的法器,他整齐的排列在法坛上。

  所谓法坛,是一张紫坛木所造的四方形桌子。

  紫坛木是世界上最名贵的木材之一,有“木中黄金”、“寸坛寸金”的美称。

  这张紫坛木桌子是秦曦汶在上海订造的,价值五万元,作为做法事时的法坛。

  秦曦汶深信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讲求“包装”。用价值五万元的紫坛木桌子作为法坛,立时令到整个法事都变得“高档”起来!

  紫坛木桌子的正中央,放了一个直径6寸,用999纯金打造的香炉。

  当然,这个所谓纯金香炉其实是“镀金”的!

  然而,不是细心检视的话,是不会发觉它是“假货”。

  如果用纯金造一个这样的香炉,至少要1斤黄金,20多万元!

  秦曦汶觉得不值。反正用镀金,一般人不会发觉。而且又不用担心被人偷走!

  可以真的便真,不能真的便用假。这是秦曦汶的做法。

  “纯金香炉”上,此刻燃烧着一注清香和两支蜡烛。

  为了不让风吹熄蜡烛,她叫阿俊,在法坛前架起了“黄金屏风”,以挡住从维多利亚海港所吹过来的海风。

  所谓“黄金屏风”,是一个六尺高十尺阔,油上了金色漆油的木制屏风。

  虽然有屏风,但并不能完全阻挡住强劲的海风,蜡烛的火焰还是被风吹至摇摆不定。

  这里是78层高的大厦的天台,风自然大。

  秦曦汶身上的黄色天师法袍也被风吹至飒飒声响。

  她抬起头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空,心里想,如果一会儿做法事时,能下一点雨,就更加好了!

  选择在这座面向维多利亚海港的商业大厦天台做“法事”,是秦曦汶的主意。

  秦曦汶说,“乾坤转运大法”非同小可!

  做法事的法坛,一定要设在迎风之处。

  而风必定要从海上吹来,这样迎风施法,才能产生“风生水起,乾坤扭转”的巨大力量!

  这座78层高的商业大厦天台是设置法坛的理想的地方。

  大厦的天台,不是随便可以给人设法坛做风水法事的,必须得到大厦的大业主批准才可以。

  这座商业大厦是由恒记集团发展及兴建的,大业主是恒记集团主席李源基。他批准在天台做法事。

  李源基最近投资股票失利,损失了百多亿。

  相信风水的他,于是请来了当今炙手可热的玄学风水师秦曦汶为他做转运法事,希望能逢凶化吉,转祸为福!

  “纯金香炉”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分别放了四样“法器”。

  东面(即右边)放了一个直径一尺的白色瓷器圆盘。圆盘注满了清水。

  这些清水不是从水龙头的自来水,而是从天上降下的雨水。秦曦汶称这是“天降甘露”。

  南面(即前方)放了一个墨盒和毛笔。一会儿做法事时,要用毛笔写字。

  西面(即左边)放了一个金色纸造的“转运风车”。要转运,“转运风车”是少不了的“法器”。这时,金色的“转运风车”被风吹至急速旋转。

  “转运风车”旁边是一把长3尺的桃木剑。

  北面(即后方)用一个铜造的辟邪纸镇压着一张黄色的“符咒”。

  这张写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符咒,被风吹至左摇右摆。

  秦曦汶迎着从维多利亚港吹来的海风,黄色天师法袍紧贴在她身上。

  下身,法袍紧紧贴在她平坦的小腹和修长的双腿上。

  上身,法袍紧贴在她胸部,包住她一对乳房,形成两个诱人的圆球!

  如果是“真空”上阵,没穿胸罩的话。法袍紧贴在一对乳房上,两粒乳头肯定凸了出来。

  恒记主席去没有出席法事,他派了他的儿子做表代。他是恒记集团副主席。他身材高大,长得都算英俊。去年他娶了一位漂亮的香港小姐做老婆,成为城中一时佳话。

  按法事的规则,他是“主家”,站在法坛的右边。

  秦曦汶站在法坛的中间。穿浅灰色道袍的阿俊站在左边。

  阿俊只有5尺4寸高,男人这个高度算是矮了。

  他十八岁中学毕业后便去投考警察,结果落选了。(他的高度,刚够资格考警察。)但他会再去投考,因为当警察,为市民服务,除暴安良,是他的志愿!

  当警察的志愿还未达到,阿俊打算先做其他的工作。他在一间快餐店做了两年。

  后来他在报纸招聘广告里,看到一间叫“龙腾凤飞社”的公司请助手。不论学历、经验,但要有车牌。阿俊刚考到了车牌,正好合乎条件。

  于是他打电话到这间“龙腾凤飞阁”,是一个女人接他的电话。对方约他面试。

  来到后,阿俊才知道这间“龙腾凤飞阁”是替人看风水做法事的。

  里面只有一位女风水师,就是秦曦汶。

  阿俊觉得秦曦汶很漂亮。身材又好,高佻、前凸后翘。他很想做她的助手。

  月薪一万。不算多,但比快餐店高。于是他不做快餐店,转做这位美女风水师的助手。

  而这次是他第一次跟秦曦汶出来做法事。而且还是这样“大坛”的法事,心里不免有点害怕。

  秦曦汶的身后,站着Janet。

  阿俊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刚好3时,于是他大声唱道:“吉屎到!”

  因为紧张的原故,他走了调。把“吉时到”说成“吉屎到”!

  秦曦汶听到身后传来Janet忍不住“吱”一声的笑声!

  真是没用的家伙!秦曦汶心里骂道。怪不得考不到警察。如果给他考到,香港市民要遭殃了!

  今天早上,在“龙腾凤飞社”里已经跟他反覆排练过,到了现场,还是出错!

  阿俊的出错,秦曦汶装作若无其事。

  她口念经,手做手印,右脚向前伸出“啪”的踏了一下地。然后拿起桃木剑,把一道符穿在剑尖上。

  她小心的挥舞着桃木剑,避免道符从剑尖丢下来。

  如果丢下来,就出洋相了!

  阿俊已经出了错,自己又出错的话,这次法事便变成了一场“闹剧”!

  她一边口里念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经文,一边把桃木剑上的符放在蜡烛的火上。

  黄色的灵符燃烧起来。

  这时,竟然如秦曦汶所愿,天空开始洒下细雨!

  秦曦汶心中暗喜!

  真是天助我也!她心里说。

  秦曦汶把烧了一半的灵符放在白色瓷器圆盘的水里。

  冒起一缕白烟,灵符的火焰在水里熄灭了。

  秦曦汶放下桃木剑,双手做“法印”,口里不停念着经文:“天灵灵,地灵灵,男女妖精快现形,天兵天将我来请,孤魂野鬼两边站,王母娘娘来显灵……”

  这时一阵强风吹起,再一次把黄色的天师法袍吹贴在秦曦汶身上。

  秦曦汶借着这忽然起的一阵强风,打了一个冷震!

  “打冷震”是一个讯号,她的助手阿俊看到后,立即大声叫道:“王母显灵!……王母显灵!……王母已经显灵附体!请无关”善信“立即离开法坛!”

  所谓无关“善信”是指秦曦汶身后的Janet和那名大厦保安。

  他们事前已经被告知,当秦曦汶请到王母娘娘显灵附体,就会进行“金身度名”。这时他们都要退离法坛,只有“主家”,恒记集团主席的儿子才可留在法坛。

  于是,在阿俊的叫喊下,Janet和大厦保安立即离开了天台。

  大厦保安员走在最后,他把进入天台的铁门关上。

  “王母已显灵附体,请善信在王母金身上写名!”阿俊大声叫道。

  恒记集团副主席伸手拿起墨盒和毛笔,准备做“金身度名”。

  秦曦汶告诉他,所谓“金身度名”就是在王母娘娘的“金身”上写上他父亲的名字。

  写了之后,王母娘娘便会保佑名字的人“运转亁坤,风生水起!”

  至于如何写?哪里是“金身”,他全不知道!

  秦曦汶跟他说:“到时你便会知道!”

  风水玄学,真奥秘!恒记集团副主席当时这样想。

  又是一阵强风从维多利亚港吹过来。

  秦曦汶心里想,是现“金身”的好时机!

  她所穿的是“天师法袍”,不过秦曦汶对法袍的设计作了改动。

  法袍的交领上变成三个扣,只要解开这三个扣,再解开腰绳,便可以把这件“天师法袍”脱下来。

  秦曦汶双手移到交领上,熟练地把三个扣解开,然后再解开袍内的腰绳……她没有脱下道袍,只是把道袍掀开。

  天师法袍一掀开,便被风扬起,秦曦汶穿着胸罩内裤的身体便露了出来!

  恒记集团副主席的眼睛顿时瞪圆!

  他明白了什么是“王母娘娘现金身”了!

  同时瞪圆眼睛的还有阿俊!

  排练时,没有掀开道袍这一动作。秦曦汶只说她打了一个冷震后,便做“金身度名”。

  做完后,法事便完成!

  虽然现在不是模特儿,但她依然每天做健身,注意饮食均衡,所以她能够一直保持着窈窕的身形。

  前扣式,深v加厚杯垫胸罩,使两个结实乳房挤出一条迷人的乳沟。她的腰只有25寸,小腹平坦。一双腿因为经常做健身,所以结实修长,肌肉充满弹性。

  这么一副玲珑浮凸的魔鬼身材,再加上雪白的肌肤和透视内裤所透出的黑色三角森林,看得恒记集团副主席目瞪口呆……接下来,应该是阿俊大声唱道:“请度名!”

  但阿俊此刻呆呆的看着秦曦汶露出来的身体。

  秦曦汶斜眼望过去,见他的目光投在自己的两腿中间!她顿时感到很气!他不叫,只好自己叫!

  她唱道:“请度名!”然后转向左边,背着阿俊,面向恒记地产主席的儿子。

  听到秦曦汶这样唱道,阿俊如梦初醒!

  这应该是自己唱道的,却忘记了。现在要秦曦汶自己唱道了。

  他心里想,法事做完后肯定要捱骂!

  恒记集团副主席听到秦曦汶唱道“请度名!”立时回过神来。

  他握着毛笔,在墨盒里蘸了墨汁,然后准备在秦曦汶身体上写字。

  就在这时,秦曦汶伸手到胸罩的“鸡心”处,即两个罩杯的中间。解开设在那里的插扣。

  插扣一解开,两个黑色厚垫罩杯弹开,一对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

  秦曦汶的乳房是半圆球形的,C-cup,形状很美。乳头是浅啡色的。因胸罩扣得太紧的缘故,两个乳房的底部都留着一条弧形线状的红印。

  秦曦汶突然露奶,握着毛笔的恒记集团副主席被吓呆了。

  “请度名!”秦曦汶一脸庄严,若无其事的说着。

  恒记集团副主席回过神来,吞了一下口水,然后先在雪白的胸口上写上“李”字……然后在一对雪白到露出青筋的乳房下面写上“源”字……写这个“源”字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秦曦汶的两粒浅啡色的乳头凸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天台气温较凉,加上她的乳头被冷风吹着的原故。

  最后一个“基”字,他写在秦曦汶平坦的小腹上。

  恒记集团副主席把父亲的名字写在秦曦汶身上后,阿俊大声唱道:“法事完成!”

  这次他没有忘记!

  秦曦汶立即扣上胸罩,合起天师法袍,扣上法袍交领上的三个扣,再绑回腰带。

  至此,法事完成。

  法事完成后,秦曦汶要恒记集团副主席保守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他见过“王母娘娘”的“金身”,否则,惹怒了“王母娘娘”,不但不能转运,还会大祸降临!

  恒记集团副主席用力的点头,然后在西装袋里拿出一早准备好的红包,双手恭敬的交给秦曦汶。

  秦曦汶微微一笑,接过红包。

  做风水法事,秦曦汶不止一次露奶。

  她自己订下的规则,酬金二十万以上的法事,可以露一露一对C-cup乳房,让“主事”醒一醒神!

  露奶的方式也是别出心裁。穿上前扣式胸罩,只要解开“鸡心”的插扣,罩杯便弹开,一对乳房便露出来。

  露完,只要重新扣上“鸡心”的插扣便可。简单!方便!易用!

  19岁的秦曦汶签约模特儿公司,她的梦想是成为红模特儿。

  却没想到,最后成为了做“性交转运”法事的假风水师。

  如欲知这位美女风水师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第004章

  十八岁读F6时的龚丽,长得亭亭玉立,已经是个大美人!

  学校里不少男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向她展开追求。

  然而,龚丽都不理这些男生,只跟她的死党秦曦汶在一起。

  当时的秦曦汶长得很高,留着爽朗的短发,似十足男生。

  秦曦汶叫龚丽做“老婆”。而龚丽叫秦曦汶做“老公”!

  她们在学校里出双入对,引来不少闲言闲语。但她们都置之不理。

  秦曦汶充当护花使者,阻挡向龚丽追求的男生。最终,她把龚丽搞上了床!

  还拍下了裸照!

  恒记集团副主席给了秦曦汶“红包”便离去。

  秦曦汶摘下法事帽交给阿俊后,也跟着离开天台。

  剩下的事情全由阿俊去做。就是收拾法坛,开客货车把各样法事用品载回“龙腾凤飞阁”。

  秦曦汶回到集团副主席的办公室。她没有换回衣服,她把刚才脱下来的衣服鞋塞进一个蓝色的手提袋里,再把她的限量版LV手袋挂在肩头上。

  她就这样穿着天师法袍,肩头挂着手袋,手挽着蓝色手提袋离开办公室,乘升降机去大厦停车场。

  去到停车场,她登上她的白色“平治”房车,开车回去她大围豪宅。

  秦曦汶住在大围的“名家汇”29楼,C座。

  两房两厅,1470尺的单住。她两个月前才入伙。

  当了三年风水师,终于够钱付首期,卖下这个她梦寐以求,时价1600万的豪宅。

  回到家里,秦曦汶从手袋里拿出恒记地产主席所给的红包,把它打开,将里面的支票抽出来。

  是一张写着30万圆,有恒记地产主席签名的汇丰银行支票!

  替人看风水也好,做法事也好,摆祈福阵也好,秦曦汶觉得不能收费太低。

  因为风水师的收费是没有标准的。收费太低,只会自贬身价,人家反而看不起你。

  所以成名后的秦曦汶,都是开天杀价。

  我就是这个价钱,做不做由你。她宁愿吓跑客人,也不会收低价钱自贬身价。

  秦曦汶开心的吻了支票一下,然后把它收回手袋里,打算明日到银行把支票存到自己的户口里。

  实在太开心了,只要胡乱吹水,再露一露奶,便赚到30万!

  世上竟然有这样容易赚钱的工作!

  自从去年她在一个电视节目里,幸运地预测那一年股市会狂跌后,她升价十倍,一时间成为炙手可热的神级玄学风水师。

  城中的富豪都争相请她看风水和做法事。

  人们已经忘记了以前那位发霉模特儿秦曦汶,只认识现时的秦法师!

  她脱下道袍、胸罩和内裤,走进浴室,扭开水龙头,让水莲蓬喷出的热水落在她雪白的肌肤上。

  涂上沐浴露,用手洗擦身上“李源基”这三个字。

  洗了澡,秦曦汶用浴巾围着身体走出客厅。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手袋里拿出手机,调出“老婆”的手机号码,然后按下通话按钮。

  通了,秦曦汶等待这位电视台前财经女主播接她的电话。

  龚丽是秦曦汶中学的同学。

  十八岁读F6时的龚丽,长得亭亭玉立,已经是个大美人!

  学校里不少男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向她展开追求。

  然而,龚丽都不理这些男生,只跟她的死党秦曦汶在一起。

  当时的秦曦汶长得很高,留着爽朗的短发,似十足男生。

  秦曦汶叫龚丽做“老婆”。而龚丽叫秦曦汶做“老公”!

  她们在学校里出双入对,引来不少闲言闲语。但她们都置之不理。

  龚丽读书成绩好,考入了大学的传理系。

  秦曦汶的成绩不好,考不进大学,预科毕业后做了模特儿。

  龚丽大学毕业后,进入了电视台做财经记者,一年后升为主播。

  电视台的新闻部监制是位帅哥,龚丽爱上了他,可惜对方是有妇之夫。

  爱情是盲目的,明知对方是有老婆的,龚丽控制不了自己,还是跟他秘密交往。

  相识了半年,龚丽跟他上了床!

  对于这件事,秦曦汶知道后,十分气恼!她用手指笃着她的脑袋大骂她是“大笨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龚丽跟新闻部监制的地下情被一本八卦杂志踢爆,还偷拍到他们到时钟酒店“爆房”的照片。在杂志里,像漫画连环图般绘声绘影的登载了出来!

  龚丽在绯闻的缠绕下,最后被迫辞职。

  失业后的龚丽开始投资股票。初时,她赚了钱。然而,去年股市大跌,令她损失惨重,欠下一百万债务!

  欠下巨债又失业,幸好她长得漂亮,不然立时变成“没女”。

  正当龚丽感到旁徨之际,她的“老公”秦曦汶向她伸出援手。替她还了巨债。

  “先还了银行的债,免除了高息。至于你欠我的一百万,不用急,慢慢还吧!”秦曦汶这样跟龚丽说的。

  真是好“老公”,有情有义!龚丽好感动。

  秦曦汶帮龚丽除了朋友间的义气外,还有一个目的。她想龚丽跟她一起拍档,做“假风水师”,合伙一起闯天下!

  初时龚丽答应了。但后来她知道秦曦汶做法事时,真空上阵、露奶和性交双修,觉得很不道德,所以拒绝了。

  当然,在秦曦汶心里,龚丽是个“绝顶大傻瓜”!

  女人的一对乳房不用来露,留着干甚么?

  这个世界是没有甚么道德不道德的。

  只有“有钱”和“没钱”之分!

  只要能赚钱,管它是否道德。

  道德是社会上有钱有势的上层人士讲的漂亮说话。

  像自己这种人,一个没有走红的模特儿,一个曾经为了钱跟男人上床的女人,只求多赚一些钱,然后舒舒服的过生活!

  秦曦汶之所以找龚丽做拍档是有原因的。

  骗人这种事,其实跟拍电影差不多。

  电影讲求创意,讲求新桥段。不能老是做这一套。做多了,观众会厌倦,不再看你的戏。

  骗人也是,不能老是用那一套来骗人。

  当了三年假风水师,秦曦汶觉得自己用来用去都是那几套。是时候要变了。于是她想到找一个拍档。然后搞新的招数骗人。

  而这个拍档一定要自己信得过的人。毕竟自己所做的是骗人的事。

  刚好她的“老婆”龚丽失业欠债,于是成为了最佳人选。

  找龚丽做她的拍档有一个好处,就是龚丽长的漂亮,又曾经是财经女主播,有一点人气,容易被人相信。说白一点,就是容易骗人上当!

  秦曦汶叫龚丽好好考虑。如果她真的不想做,秦曦汶也不会勉强她。

  龚丽听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铃声时,她正在厨房用热水泡杯面。

  穷到只能以杯面充饥,这位前女主播十分可怜!

  听到铃声,穿着T恤短裤的龚丽拿着杯面走出客厅。她坐到沙发上,先把杯面放在茶几上,再拿起手机。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老公”。

  她按下通话按钮,然后把手机贴在耳边。

  “喂!”龚丽说。

  “怎样?考虑成怎样?”秦曦汶语气有点凶!

  龚丽握着手机垂下头,另一只手按在额头上。

  她沉默着……

  直到秦曦汶在电话里大喝一声“喂!”龚丽被吓了一跳,才开腔说:“算了吧!……做便做!”

  龚丽昨夜叠高了枕头,想了一个晚上。自己失业了,欠秦曦汶一百万,虽然是“老公”,但这笔钱她一定要还给她。

  “听你的声音好像好委屈呢?”秦曦汶说:“又不是叫你去做鸡?有甚么委屈?”

  “毕竟是骗人的勾当啊!”龚丽说。

  “这个世界不是你骗人就是人骗你,大家骗来骗去,很正常呀!”秦曦汶这样说:“你宁愿做骗人的那个?还是做被骗的那个?而且我们骗的都是有钱佬,他们有的是钱,多都用不完,给我们骗一些也没问题吧!”

  “我不同意你这个说法。”龚丽说:“不过算了,我不跟你争辩。不过这样,Sabella,我虽然答应你做,但我有底线,就是不露奶和不做”性交转交“法事。”

  “可以!”秦曦汶说:“那你现在过来吧!法事明天做,我跟你讲一下如何做!”

  “好的!”龚丽说完挂了线。

  然后,她把杯面吃下去。

  答应了“老公”做她的拍档去骗人,大概以后不用捱杯面了!龚丽心里想。

  龚丽去到秦曦汶的家里是下午五时。

  秦曦汶讲了明天如何做法事。

  龚丽的身材跟秦曦汶差不多,秦曦汶拿自己的法袍给她穿,十分合身。

  秦曦汶的法事袍跟一般的道士法袍不同。

  她的法袍是经过她自己改过的,造得贴身,很有美感!

  接着,她们排演明天法事的程序。

  排演到晚上八时,秦曦汶和龚丽外出吃饭。

  秦曦汶带龚丽到尖沙咀凯悦酒店的希戈餐厅吃法国大餐,以预祝她们合作愉快!

  明天,秦曦汶和龚丽就要在这间五星级的酒店房间里做风水法事!

  第005章 在凯悦酒店做法事

  秦曦汶大部份的法事都选在酒店的房间进行。她喜欢到尖沙咀河内道的凯悦酒店做法事。

  1088、1188、1288和1388是她经常用来做法事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秦曦汶从大围开她的平治房车到北角。去到龚丽的住处,接了她后,两人一起回“龙腾凤飞阁”。

  在“龙腾凤飞阁”跟阿俊集合后,便一起去“法场”。

  所谓“法场”就是做法事的地方。有时在户内,有时在户外。

  在户内,有时会在庙宇,有时在“主家”的家里。

  这次法事是替“主家”做转运法事,可以用“主家”的住处做法场的。但秦曦汶选择了用酒店的房间做法场。

  秦曦汶一向喜欢以酒店房间做“法场”。这是因为她不喜欢到别人的家里做法事,更加不喜欢到庙宇做法事。

  因为她是假风水师,不是真材实料的风水师。

  如非必要,最好不要公开做法事,以免被有料的风水师看到而被揭穿自己无料!

  例如刚刚替李源基所做的法事,为了要做到有气势,所以才选78层高的大厦天台做。

  而做的时候,只留“主家”在场,法事完后,叫他不要把法事的过程说出来。

  在酒店房间里做,只有她和“主事”,做完法事,叫“主家”不要把法事的过程说出去,便不会被有料的风水师踢爆自己的无料。

  而且,以酒店房间做法场,自己可以提早去房间,预先做好一切骗人的准备工夫!

  所以,秦曦汶大部份的法事都选在酒店的房间进行,这次替罗仁杰做转运法事,在尖沙咀河内道的凯悦酒店进行。

  做法事的时间定在下午1时。

  第006章 阿俊没睡好

  阿俊睡不着,脱掉裤子,一边幻想秦曦汶在自己面前露奶,一边打飞机。很快,他射出了精液。

  阿俊的精神不太好。因为他昨晚没有睡好。

  没有睡好是因为整晚在床上辗转反侧。而辗转反侧的原因是想着秦曦汶!

  想着她穿着胸罩和透视内裤的身体!

  想着她做法事时,是不是对着恒记集团的副主席脱下了胸罩露奶!

  当时秦曦汶背着他,所以他看得不清楚,不确定她是否把胸罩的扣解下来。

  做风水法事竟然做到脱胸罩露奶,阿俊觉得真是匪夷所思!

  想着……想着,阿俊难以入睡。

  最后,他在床上脱掉自己的裤子,一边幻想穿着秦曦汶在自己面前脱下胸罩露奶,一边打J。

  他很快便射了。完事后,他才安静的入睡。但这已经是深夜三时了。

  早上八时,闹钟响起刺耳的声音。不愿起床的阿俊无奈的起了床。

  他冲进浴室,洗完澡,刷了牙。然后换衫离开住处。

  他坐地铁去尖沙咀。

  回到秦曦汶位于尖沙咀的“龙腾凤飞阁”是九时。

  秦曦汶还未回来。

  阿俊把今天做法事所要的法器和法袍分别放在两个胶箱里。

  昨晚七时,秦曦汶打电话给他,说今天要拿两件“天师法袍”。

  只有秦曦汶一位法师,为何要两件法袍呢?

  阿俊没有问。秦曦汶说两件便两件,三件便三件。她是老板,一切听她的!

  到了十时,秦曦汶带着龚丽回到“龙腾凤飞阁”。

  当秦曦汶告诉他,今天的法事会由她和龚丽做时,于是他明白为何要带两件天师法袍了。

  阿俊认得龚丽,她是电视台的财经女主播。

  阿俊没有买股票,因为他没有钱。但他看财经新闻,为的是想看龚丽。

  通常,晚间的财经新闻都是她做主播的。

  阿俊做梦也想不到,会跟自己的偶像一起工作!

  他觉得龚丽真人比上镜还要漂亮。

  “法器都准备好了吗?”秦曦汶问。

  “都……准备好了!”阿俊的声音有点走调。他把两个胶箱打开,让秦曦汶检查。

  秦曦汶翻看两个胶箱所放的法器和法袍,确定没有漏后,说:“搬上车吧!”

  “是!”阿俊说完,挽起两个胶箱向大门走去。

  秦曦汶和龚丽跟着他后面,走出“龙腾凤飞阁”。

  秦曦汶把大门锁好。

  今天不用搬那张紫坛木桌子,阿俊觉得轻松了很多!

  两个胶箱虽然重,但阿俊年青力壮,挽着两个胶箱健步如飞。

  他们乘升降机落到大厦的停车场。

  秦曦汶和龚丽登上银色的平治房车,阿俊把两个胶箱放在车尾箱后,也登上平治车。

  秦曦汶和龚丽坐在后排,阿俊坐在司机座上负责开车。

  他把平治车开出停车场,再向酒店的方向驶去。

  去到凯悦酒店,办好入住手续。阿俊挽着两个胶箱,跟着秦曦汶和龚丽的后面。

  秦曦汶5尺9寸高,龚丽5尺8尺高,跟在她们后面的阿俊只有5尺4寸,矮了半个头。

  乘升降机到十楼,再去到1088号房间。

  一路上,阿俊想着,不知今天秦曦汶会不会掀开法袍呢?

  如果会的话,要看清楚她是不是脱掉胸罩露奶!

  抑或是龚丽……

  她会不会掀开法袍呢?

  第007章 九天玄女法事

  太上延生胎光爽灵

  僻除阴鬼保于阳结

  灵源不竭延寿长宁

  邪气不入真气长存

  阴随七魄阳随三魂

  依吾指教奏上三清

  急急如九天玄女律令敕

  进入房间,阿俊把两个胶箱放在一旁。

  刚放下,秦曦汶叫他搬茶几。

  他们合力把茶几放在双人床前。床跟茶几成一直线。

  接着,秦曦汶打开其中一个胶箱,拿出五张黄色符咒。

  她叫阿俊在房门、浴室门、玻璃窗,床头和床尾各贴一张。

  阿俊拿出浆糊贴符时,秦曦汶从胶箱里拿出“纯金香炉”、桃木剑,香和蜡烛出来,放在茶几上。

  这个茶几,就是这次法事的法坛。

  接着,秦曦汶从另一个胶箱里拿出两件天师法袍。

  这时,阿俊已经贴好了黄符,等候秦曦汶吩咐他做下一件事。

  秦曦汶叫他做的下一件事是先离开房间。

  “是!”阿俊应了一声便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阿俊知道秦曦汶和龚丽要在房间里换天师法袍。

  阿俊走了出去后,秦曦汶把房门锁上。然后她和龚丽走进浴室。

  秦曦汶叫龚丽脱光身上的衣服。

  昨晚秦曦汶已经告诉过她,今天的法事,她要“真空”上场!

  早有心理准备的龚丽,脱去上衣和胸罩。

  再把裙脱下来。

  最后把内裤也脱下来。

  秦曦汶脱去身上的衣服,冲了凉,穿上黑色的胸罩内裤,再穿上“天师法袍”。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紫色的天师法袍。

  她的身材前凸后翘,薄薄的“天师法袍”遮掩不住她骄人的身材。

  法袍下摆虽然较宽松,但只要秦曦汶一弯腰,圆圆的屁股形状便被勾勒出来。

  龚丽也算是大开眼界,法袍可以做到这样性感。

  她们把脱出来的衣服,摺好放在浴室的架上。

  两人从浴室走出来。

  秦曦汶穿着紫色天师法袍,龚丽全裸。

  回到房间,秦曦汶指指双人床,叫龚丽躺在上面。

  不知怎地,来到这一刻,龚丽又有点犹豫……

  “又点呀?”秦曦汶问。

  龚丽垂下头。

  秦曦汶看看房间的时钟,说:“现在12时了,还有一小时,”主家“便到,快点吧!”

  龚丽吐出一口气,心里说:算了吧!

  然后她躺在床上。

  全身赤裸躺在床上的龚丽心里很害怕,一会儿做法事时,只用一块棉布盖着身体。棉布被扯开了怎么办?

  秦曦汶替她拨好头发,把她放在胸前的双手移开,垂直放在身体的两边。

  秦曦汶叫龚丽不要合拢双腿,要微微张开一些。

  龚丽躺好后,秦曦汶拿出两张黄符。一张贴在龚丽的乳沟上,另一张贴在她的耻骨上。

  龚丽的阴毛旺盛,小腹和耻骨上长满阴毛。她的阴毛不是蜷曲的,而是直直的叉出来。

  有点乱。

  贴好符后,从胶箱里拿出朱砂盒和毛笔,在龚丽的肚脐对上两寸位,写了一个“玄”字。

  写好后,用手扇着风,让朱砂快点乾。

  朱砂干了后,秦曦汶在胶箱拿出一张薄薄的,白色棉质的布。

  这棉布4尺X6尺,是一般棉被的尺码。她把棉布铺在龚丽的身上。

  虽然有棉布盖住,但这棉布编织很梳,又薄,有点透视!

  棉布铺上后,龚丽看到自己彷佛像穿了一件透视睡衣一样,隐隐看到自己的一对乳房和两腿中间乌黑的阴毛。

  “哗!这棉布很透啊!可以换一张厚一点的吗?”龚丽坐起身,拿着棉布说。

  秦曦汶叹了一口气,走到床边,说:“就是要它有点透!今次是要请”九天玄女“下凡替”主家“转运。”主家“出10万做这场法事,怎能不让他看一点点”九天玄女“的玉体呢?”

  “吓!”龚丽瞪大眼睛。

  “吓甚么?昨天,我在天台做法事,掀开法袍露奶呢!”秦曦汶说:“给人看一下有甚么大不了?放心吧!这次的法事,”主家“不会动手摸你的。”

  “要摸,不是这个价钱了!”秦曦汶接着补充说。

  龚丽差点要晕。

  “躺下!”秦曦汶叫龚丽躺好,然后替他盖好棉布。

  弄好后,秦曦汶打开房门,让在外面等候的阿俊进来。

  阿俊走进房间,看到龚丽躺在床上,一张白色棉布盖在她身上,只露出了头。

  这张棉布是他放在胶箱里的,他不知道有甚么用,原来是用来盖着龚丽身体的。

  阿俊的心跳得很快,因为白棉布很薄,有点透视。他隐隐看到龚丽两个圆圆的乳房和两腿中间乌黑的阴毛!

  原来她的乳房不是很大,阴毛却很浓密!

  “看甚么看?还不换法袍!”秦曦汶说。

  “是!”阿俊收回投向床上龚丽的目光,走到胶箱前,拿起自己的法事袍,脱下自己的外套,就这样把法袍穿在身上。

  他的法袍里面,是蓝色T恤和牛仔裤。

  阿俊穿好法袍后,秦曦汶叫他把两个胶箱搬进浴室,收在浴缸里。

  阿俊照着做。

  他把两个胶箱搬进浴室,放在浴缸时,他看到浴缸上面的钢架上放着两叠接得整齐的女人的衣物。

  一叠是紫色的套裙。阿俊知道这是秦曦汶脱出来的。

  另一堆是印花连身裙和粉红色胸罩和内裤。他知道是龚丽脱下来的。

  他拿起胸罩,彷佛还留着龚丽的体温。他好想偷走这套内衣,但这是没可能的。龚丽不见了胸罩内裤,最大嫌疑是自己!

  阿俊放下龚丽的胸罩,转过身时,他吓了一跳。

  秦曦汶站在浴室门口。

  “搞什么?”秦曦汶问。

  “没……没搞什么?”阿俊说。

  “倒半碗水在这个瓷碗里。”秦曦汶把一个白瓷碗递给阿俊。

  “是!”阿俊接过瓷碗。

  秦曦汶转身走出浴室。

  阿俊在瓷碗里注了半碗水,然后拿出去放在由茶几所做的法坛。

  放了之后,又偷看了床上龚丽一眼。

  时间是12点30分,还有30分。他们在房间里等待“主家”的到来。

  十五分钟后,秦曦汶放在手提袋里的手机响起铃声。

  秦曦汶从她的限量版LV手提袋里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主家”打来的。

  她按下接听按钮,把手机贴在耳边。

  “是!我们已经到了,准备好一切……你已经到了大堂。好的!那上来吧!1088房间……”

  挂了线,秦曦汶把手机调到静音,放回手提袋里。然后把手提袋放进衣柜里。

  龚丽绿色的手提袋早已放在衣柜里。她的手袋不是名牌,是平价货。女主播竟然沦落到用平价货,真可怜。秦曦汶心里说。

  放完手袋,秦曦汶说:“”主家“来了!阿俊!点蜡烛和香!”

  “是!”阿俊先用火机点了两支法事蜡烛,插在纯金香炉的两边。然后点了三支香,插在香炉的中间。

  秦曦汶走到床边,弯腰在龚丽的耳边说:“老婆,记住,不要紧张,一直闭上眼就可以。乖乖的做完,带你去吃大餐!”说完,伸手想去捏龚丽的鼻子。龚丽侧过脸不让她捏,但还是给她捏了一下。

  很痛!龚丽不服气,从白棉布里伸出手想抓秦曦汶,但她闪得快,没被龚丽抓到。她向床上的龚丽做了个鬼脸。

  她们彷佛回到了读中学时,出双入对互相嘻戏的年代。

  忽然,秦曦汶想起房间里还有阿俊,刚才跟龚丽嘻笑玩耍的一幕全给他看到了。

  秦曦汶立即收起笑脸,重新装出严肃样子。

  就在这时,“叮当!”响起房间门声。

  “去开门吧!”变回庄严女法师的秦曦汶对阿俊扬一扬下巴。

  “是!”阿俊走向房门。

  秦曦汶整理天师法袍,然后站在法坛前。

  躺在床上的龚丽心脏跳速的跳动着。

  阿俊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一个头发秃了顶身材矮细的中年男人。

  “请!”阿俊躬身摆手,请中年男人进房间。

  男人向阿俊点了一下头,然后走进房间。

  阿俊关上门,然后唱道:“主家到!”

  这个男人就是这场法事的“主家”,他叫罗仁杰。

  罗仁杰的父亲拥有八间酒楼和三个旺铺。

  他的父亲过世后,他跟哥哥为遗产的事起争执。

  他的哥哥告上法庭,要他归还父亲患病时给他的两个旺角铺位。

  他的哥哥认为父亲是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把两个铺位给他的,属不合法。而这两个铺位属遗产的一部份,理应兄弟二人各得一间。

  这两个铺位一共市值三亿多元,罗仁杰不肯归还,于是兄弟打起官司来。

  罗仁杰希望能打赢这场官司,独吞这两个铺位。于是请秦曦汶替他做“转运法事”。

  秦曦汶说择日替他做法事。

  直到昨晚,罗仁杰收到秦曦汶的电话,说今天1时替他做法时。

  秦曦汶说会跟她的师妹一起替他做这次法事。

  法事其间,会请“九天玄女”上她的师妹身,然后把“真气”灌给他。

  她还提到她的师妹是龚丽。

  罗仁杰问是不是电视台的财经女主播龚丽。

  秦曦汶说是。

  罗仁杰觉得奇怪,财经女主播怎会忽然变成风水师。

  秦曦汶解释说,龚丽跟她是中学同学,她们对风水学说都很有兴趣,所以先后到三清山,拜师学风水。

  她辞去电视台的工作,去三清山学法。上个月学成回来。

  罗仁杰相信了。

  他走进酒店房间,首先看到秦曦汶。她身穿紫色的法袍。

  他觉得法袍的裁剪很修身,跟他以前所见的宽袍大袖法袍有点不同。而且布料很薄,贴在她的身上。胸前高高耸起两个圆球!

  他感到秦曦汶法袍里只穿着胸罩和内裤。

  他再望向双人床,见一个长发女人躺在床上。这个女人不是别人,他认得正是财经女主播龚丽。

  罗仁杰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到龚丽身上盖着一块白棉布。有料很薄,隐隐看到,龚丽是全身赤裸的躺着的!

  她的胸前耸立起两个圆圆的球体,两个圆球上各凸起一点。两腿中间乌黑一片。

  他还隐约看到龚丽的胸前一片黄色,他估计是贴了一道黄符。

  肚脐上好像是写了一个字,细细的看,应该是一个“玄”字。

  肚脐下,又是一片黄色,应该是另一道黄符。

  “请”主家“到法坛前。”秦曦汶的声音响起。

  罗仁杰知道法事是庄严的,定眼看着床上的龚丽很不礼貌。所以一听到秦曦汶的声音,便立即收回望向龚丽的视线。

  他知道放了香炉和法器的茶几,就是这次法事的法坛。

  原本站在法坛前的秦曦汶移步一旁,让出了法坛的中间位置。

  罗仁杰走到法坛的中央。

  “请”主家“下跪!”秦曦汶说。

  法坛前放了一个红色綉着“太极”图的蒲团。罗仁杰跪在上面。

  法事坛香燃烧所产生的香气飘进他的鼻子。罗仁杰知道,这是很高级的坛香。

  法坛上有一碗清水,秦曦汶拿起清水,用手指沾了些水,洒在罗仁杰脸上和身上。

  然后秦曦汶拿起桃木剑,剑尖穿着符。

  她一边挥舞桃木剑,一边口念经文。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三清真人弟子诚心请九天玄女下凡尘……”

  秦曦汶一边念经,一边把剑尖上的符放在蜡烛的火上。于是符燃烧起来。

  她挥舞着桃木剑,剑尖上正在燃烧的灵符火光闪闪,冒出白烟。

  罗仁杰条件反射般向天花板望了一眼。幸好两个防火自动洒水器远离法坛,一个近浴室,另一个接近书桌处。

  秦曦汶念经施法时,罗仁杰忍不住又望向床上。

  他看到龚丽的双腿是微微的张开的!

  透过薄薄的棉布,看到她的阴毛很旺盛,小腹、耻骨都黑漆一片。

  闭上眼睛的龚丽不知道此刻法事的主家正把目光投向她的两腿中间。

  刚才秦曦汶叫龚丽闭上眼她便闭上眼。

  叫她放松身体她便放松身体。

  叫她微微张开双腿她便微微张开双腿。她没想到自己双腿张开的程度,令到罗仁神晕癫倒。

  站在罗仁杰身后的阿俊,看到罗仁杰定眼的看着龚丽微张双腿所透出的一片黑森林,心里感到有点不爽!

  “啪!”的一声,秦曦汶右脚踏地。

  听到这下踏地声,罗仁杰才收回投向龚丽的视线,垂下头。

  正在做法事的秦曦汶,其实她的眼角余光看到一切。

  她心里骂一句“色鬼”!

  然而,秦曦汶旋即想到,正因为他是色鬼,所以被龚丽若隐若现的身体搞到晕陀陀,被骗也懵然不知!

  叫龚丽微张双腿,只是想她露一点点而己。

  没想到龚丽张开的程度竟露出一片黑漆。幸好棉布虽薄,但只能看到乌黑一片,看不到其他嘢。

  于是,秦曦汶也不去纠正,叫龚丽不要把双腿张开的这么大。

  这次法事,罗仁杰的红包是10万!

  让他隐约看到乌黑一片,也是应该的。

  秦曦汶把燃烧了一半的符浸在白色碗的水里。

  “滋……”火焰熄灭,冒出一缕白烟。

  秦曦汶“啪!”的一声,再次用右脚踏地。

  “”九天玄女“已下凡尘!”秦曦汶说着,拿出另一张灵符穿在桃木剑尖上。然后走到床边,在龚丽赤裸的身上,一边念经,一边来回挥舞着。

  挥舞了一会儿,秦曦汶走到罗仁杰的身后,在他的头顶上,一边念经一边挥舞桃木剑……“天灵灵,地灵灵,九天玄女真气灵!……灵气过体大事定,逢凶化吉显神灵!……”

  念了一轮经,挥舞了一轮桃木剑,秦曦汶“啪!”的踏脚,然后大叫一声:“法事完成!”

  法事完成后,罗仁杰恭敬的递上放着酬金的红包。然后离去。

  就这样,10万元红包,顺利到了秦曦汶手上。

  这10万会分成五份,秦曦汶拿两份,共4万。而龚丽拿3份,共6万。

  龚丽之所以拿3份,是因为她在这次法事里当“附体”,让“九天玄女”上她身,所以多收一份。

  她做“附体”,牺牲色相!所以收多一点钱,也是合理的!

  秦曦汶没有亏待她的老婆。


本楼字节:47799字节

【未完待续】
  

  [ 此帖被醉卧伊人在2015-11-02 15:4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