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连载 >   »  

【穿越成低档妓女】【1-4卷·未删减·全本】【作

【穿越成低档妓女】【1-4卷·未删减·全本】【作
类别:架空历史

  文案:

  一本能延长寿命的医学奇书,引诱来各方势力的疯狂追逐。

  那人魅笑:“你们一身富贵,玩尽了天下间绝艳的美色。但是,我就偏偏要你们尝尝这天下最丑、最低贱的女人。”于是他找到了妓院里面容最丑的女人,把藏放奇书的地图,染在她的后背之上……若是要使得这张地图重现人世,就必须要用那他们的精液去灌溉她,只到重现地图时方能停止……

  她是他宠溺的女人;他是她深爱的男人。但是,纵然是再喜欢的女人在男人心中,也比不得那奇书在他们心中的位置。最终,他还是把她一次次的推向了众多男人的胯下,让她成了世上最低档的妓女……

  ☆?☆?☆?☆?☆?☆?☆?☆?☆?☆?☆?☆?

  朝代:奉跃王朝

  主角:桃花

  配角:白逸研,令狐悦,阎晟,倾默蠡,夜琥焰。

  [卷一]罪心痴风流湮

  [卷二]傲骨折浮华尽

  [卷三]风骨磊纤媢酥

  [卷四]明月弓流云嵌

  卷一罪心痴风流湮

  低档前传

  雪地上马蹄纵啸,声震九天。

  雪滚滚从天飞降,众多高壮大汉乘骑着黑马冲破疾风暴雪,以雷电般的速度围住白尘研。

  白尘研拉紧拉马绳,只听得白马举蹄一声长啸的停了下来。白尘研抿唇森然一笑,“还是被你们找到了,好本事啊。”

  狂风疾过,怒卷雪堆,天地瞬间一片狰狞。

  倾默蠡也紧拉马绳,任高壮黑马在雪地里小转半圈“把医书交出来,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对那本医书他们势在必得!

  白尘研狂傲的仰头大笑,“哈哈哈,我白尘研何时沦落到要你们放得‘一条生路’?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白尘研清俊气非凡的脸上一片阴沉,“默蠡你们妄想了不属于你们的东西。”

  “它既然现世就注定引起江湖纷争,若你不想性命不保,还是识相的把东西交出来!”夜琥焰轻哼道:“纵使你有再高的武功修为,也终究是敌不过群雄的追捕。”

  白逸研低眼一笑,眸光一锐,缓缓抽出了插在腰间的折扇,“好有挑战的游戏啊,那今晚我倒是有兴趣领教一下你们这些所谓‘群雄’到底有多厉害!”

  白逸研的话音刚落,只见他双指一撇,折扇开起,他手腕转动间,只见雪地里光芒一闪……

  一扇挥去马啸惊天地,二扇挥去人声哀嚎起。三扇挥去白光闪万里,四扇挥去利器荡天地。

  倾默蠡、夜琥焰连忙抽出长剑相敌,群雄交战开来,顿时雪地上的杀气吞噬了整个天地……

  白逸研纵马狂奔,终得脱离了默蠡和琥焰的追杀……“唔!”他猛的捂住了胸口拉住飞奔的骏马,皱起眉来,显然他也被伤的不轻。

  那琥焰说的倒是说对了一件事,纵使他有再高的武功修为,也终究是敌不过群雄的齐心追捕。

  今晚还好就只有他们两人,要是令狐悦和阎晟也来了,那么今晚他定必死无疑。

  那医书虽然是千古奇书,但是性命还是比较重要的,要是人死了那就什么也没有了,那他还要那本奇书做什么?

  只是,让他们轻易的就得到了,那他又怎么能甘心?再说以后他还要在江湖上混的,面子丢了走出去总是难看了点的。

  白逸研眼眸一转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邪魅的自语起来,“你们想要这一本书?好,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这世界上本来没有平白得到的东西,要得到一样东西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才行呵。

  但是,对那些人来说怎么样的代价才是最致命的?那些人有着一身的富贵,自是什么也不会缺少……

  白逸研低叹一声,这代价还真是难想呵。“唔!”他的心口又开始一阵阵疾疾作痛了起来。

  他皱眉,算了!这件事先不想了,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要紧。

  只是他们的人马遍布天下,他到哪里才算是安全的?白逸研低头沉思了起来……

  白逸研慵懒的倚窗,听着楼低下的淫声浪笑。他勾起唇角淡淡的笑起,这下子他应该安全一阵子了。

  妓院是男人寻快活的地方,他们恐怕也不会想到一个受伤的人还会有心思于风月之事吧?

  **********************

  突然他的耳朵一动,听到了一阵阵的荆条抽打肌肤的声音。

  他冷淡的不去理会,转头坐到床榻上盘腿运起内功来。但是那阵阵的抽打声,合着那声声杀猪般的哭泣声,撞得的他的耳膜受刺般难受。

  他烦躁的睁开眼,站起身来,有时候武功高也未必是好事情,只要一点的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他打开向着妓院后花园的窗户,一跃身就飞身出去,他手负背潇洒的落在花园的青石小路上,向着声音发出地走去。

  那难听的杀猪般的哭泣声也越来越清晰了……

  “贵妈妈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偷懒了!”

  他冷淡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名叫声凄惨的女子,顿时他被她的样貌给吓了一跳,这女人长的也太……

  只见她的头发像鸟窝般的乱堆着,额头不雅观的向前微微凸起,嘴唇突锃的露出了两颗龅牙来。

  “啧啧,这世间竟然还有长成这样的女人?”他低低叹息道。

  这样的女人放在的黑夜里,要是哪个胆小的人见了,定是会被她的那副修罗魑魅像给活活吓死不可。

  “贵么么,你这是为了那般?”他悠然展着俊美笑容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白公子。”贵么么一愣回过头去,立马‘娇媚’的一挥手中艳红色秀帕嗲道:和刚才的那副凶狠的样子明显的判若两人。

  “都这么晚了,白公子怎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出来赏月?”

  “今晚乌云遮月,我恐怕是看不到了。”白逸研淡笑道。

  “哟,我这边灯火通明不知道月色已经被乌云给遮了,让白公子见笑了。”贵么么脸上又堆满了笑。

  “你教训不懂事的丫头也不找个僻静的地方,这大半夜的,贵么么也不怕把你的客人都给吵醒了。”白逸研抿唇低笑道。

  “都是我设想的不周到,还请白公子见谅。”老鸨哈腰赔笑道。

  “行了,贵么么你也是个爽快人。”白逸研挥了挥手。

  晚风凛凛吹过,那个丑女人身上的一股浓浓的汗酸味传了过来,白逸研连忙捂住了鼻子微微的后退了一步。

  这女人身上的味道还真是难闻!

  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本想快速转身离开现场,但是在此时他的脑袋里却灵光一闪,在男人的生命里,最离不得的就是‘权利,金钱和女人了’既然他们权利,金钱都有了,那就只有在女人栈锝面上还有漏空让他找了。

  想必他们定是把天下间的绝世美人,都已经玩的差不多了。

  哈哈哈哈,那么这次我就偏偏要你们玩玩这天下最丑、最低贱的女人。

  凭她浑身的酸臭味,想必此生应是没有男人有欲望去‘玩’她吧,也算他的慈悲心肠发作,他就仁慈的送她几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好了。

  玩过此女后,定要让他们经年再也玩不了女人了。试想能有什么代价会比这个更重了?

  白逸研停顿住要离去的脚步,向女人瞥了一眼说道:“贵么么就看在白某的面子上先饶过她吧。”

  老鸨一怔,她从未想过这白公子既然会开口提这般的要求,“既然白公子开口了,也算是你丫头遇到了贵人,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定要扒了你的皮!”

  老鸨一脚踢向桃花,桃花‘啊’了一声的甩倒在地上。

  白逸研忍着汗酸味走过去,随手给桃花一个细小白色的瓶子,道“这个拿去擦吧。”只有尽快把她背后的伤养好了,他才能实行他的‘完美计划’。

  桃花抬头,见眼前的这一男子俊秀的眉眼间有着挥不尽的洒脱笑意,那双淡笑分明的眼眸更是漂亮的没法用语言去形容它们,它们淡淡中带上了数分淡漠、数分狂傲,数分玩世不恭……

  那极为修身的一袭长裳把他硕长的身子修饰的更加完美无瑕,顿时桃花眼泪哗啦的滴落下顿觉的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仙人。

  经过半月的休养,白逸研身上的伤自是好的七七八八了,而那桃花也经过了这半月的休养把背后的养的完好了。

  白逸研勾唇心里无限愉悦的淡笑开来,今晚他终于可以实行他等了半个多月的计划了……

  “桃花。”他淡笑向她走了过去,“近日身子可有好些了?”

  在井边洗涤衣物的桃花见是白逸研向她走来,马上停止了洗衣的动作,连忙激动的站起身来快速的擦了擦脸,转过身去背面对着白逸研。

  “桃花这是做咋?”他清亮的声音由身后传到了桃花的耳朵里。

  “奴婢貌丑,怕有碍公子的眼睛。”桃花自卑的说道。

  白逸研挑眉,原来她也知道自己的样貌有碍观赏呵。

  “多谢公子还记得奴婢的小伤,奴婢已经好了。”桃花心里顿觉甜蜜无比,只因她样貌丑陋甚少有人能去关心她。

  “那我也就放心了,”白逸研继续‘温和’的说道:“我这里有瓶浴液可以淡化伤口,你今晚就用来擦洗一下。”

  “不,不!奴婢命贱,怎么能配的用那么好的药。”桃花慌忙的回过头去,焦急的拒绝道。

  “皆是人生父母养的,桃花不可太过自贱。收下吧。”他把药瓶放在了井口的边沿上,转身就走,独留桃花满脸感激的呆愣在原地……

  那女人身上的气味还不是普通的难闻,白逸研嘴唇上的邪恶笑意扩张的更大了……

  是夜,白逸研快速的跃进了桃花的房间里,他手一挥,一阵白色粉物使向桃花的脸孔,她头一沉,由最先的‘睡梦’陷入了深沉的‘昏睡’里。

  白逸研微微举手捂住鼻孔,一手挑开桃花的衣服,翻过了桃花的身子,让桃花以背对着他。

  他平身最爱干净,还好今日他给了瓶浴液让她清洗一下身子,不然还不知道他会被他身上的熏成什么样子!

  他伸手至衣袖内取出了一张布质地行图,这是一张藏着那本医书的地形图,有了这图才能找的到那书所藏匿的地址。

  他轻轻摊开来,平整的铺在了桃花的背后。随后他又从衣袖里取出了一个用红布毒塞的的两寸黑色细嘴长瓶,他解开了红布上的细绳,掀开了红色布团,微微倾斜着瓶身,把瓶子里的液体均匀的倒在了铺在桃花背上的地图上。

  他淡淡看着布质地行图上的黑色线条逐渐的消失掉了,不禁情难自禁的勾唇邪魅的笑了起来……

  这种药水是他这半个月来辛苦调配来的隐藏药水。最是不易的是他在这药水里面加入了他曾经从他们几个人玩过的女人跨间取来的精液。

  若是要使得这张地图重现人世,就必须要用到这几个人的精液去灌溉,只到她背上的精液与身体里的精液融合……

  他悠闲的把地图的复制版本扔进了房屋的火盆子里,望着被火舌快速的吞噬掉的地图,他再次妖娆的笑了起来……

  从此后,这世间也就仅剩下桃花背上的那张藏匿着的地图了,他们想要得到那本医书就必须用他们的精液去换得……

  1初入古代(改版)

  我觉得我的意识似乎被困在了一片黑暗中徘徊了很久,一直找不到尽头。身体四周像是深不见底的虚无空间,无边无际,无声无息……

  我想挣扎,想挣脱掉这片无边的压抑,可是身子却分毫动不得。

  朦朦胧胧中,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耳朵处传来阵阵异样,好像是被人揪着。我不由自主的甩了甩头,想避开这样的不适。

  可没想到那疼痛如影随形,任我怎样躲闪,都无济于事。不仅如此,我的全身上下也传来强烈酸痛,像被灌了铅一般沉重让人无法动弹,身体里每一处无不在夸张的叫嚣着,除了疼还是疼。

  就在这昏昏沉沉中,一道尖细锐利的声线在耳畔响起直直刺激耳膜,强 奸了我那脆弱的耳朵:“桃花--你这个死丫头,又给老娘偷懒了?”

  右边耳上继续传来剧痛,我缓缓张开双眼醒,目光终于聚焦于一点,悠悠转头望去,眼前赫然出现一张放大了的横眉竖目的老脸。虽然浓妆艳抹,搽紫涂红,可那眼角遍布的细纹,仍然出卖了她。

  这个力道大的丝毫不亚于男人的老女人,随之而来的就是给我一阵暴雨般的拳打脚踢,同时传入耳中的还有这个老女人人公鸭嗓般地声音:“我说你跑哪儿去了,原来给老娘躲在屋里睡觉来着?没有男人嫖也就罢了,一整天下来连活儿也不干,你还当自己是花魁了?啊!”一边说着,一边下手揪住我的头发死命的拉扯着。一脸的香粉簌簌掉下,落得我满头满脸皆是。

  “嘶……”剧烈的疼痛让我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身子却丝毫使不上劲来。

  “当初老娘是怎么就让猪油蒙了心,竟然买了你这么个赔钱货!”正说着,猛地一个巴掌下来。

  我顿时天旋地转,好不容易回复过来的神智转眼间又模糊起来,眼前阵阵发黑,明显这是要晕过去的征兆,在我意识消失前,停留在脑海里的最后的念头是: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柔弱了,猛的一个巴掌竟能将我打晕过去……

  迷糊中,朦胧的错乱的记忆逐渐回拢到了我的脑海里。有这个身子原主人桃花的,也有自己的……

  我记的那时我双手挂满了从商场抱回的一大堆打折的物品。在一连串超大物品的遮挡下我自然没能看大马路,只听得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一辆来不及停止的大卡车向我行过来,悲剧就这么发生了,然后我就疼痛难忍的陷入昏迷中,再次醒来时却到了这里。

  十几年的学习涯里,我刻苦学习,努力上进,未来本该是前途无量,一片光明的,却没有想到就这般的离开了那个世界。

  醒来后因为脑袋里多了桃花的记忆,所有我非常快速的接受了一个现实--那就是我穿了!

  穿越成了一家妓院里最不入流的低档妓女。不,桃花她也不是妓女,她充其量只是个妓院里众多妓女共同的一个粗使丫鬟。

  我呆呆地站在井边,低头看看面前大大小小的十多个木盆。那是这里整间妓院里一天里所有人换下的衣物,而我,必须在两注香的时间里洗完它们。

  在穿越过来的第二日清晨,我醒来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直扑到水盆跟前。当我看到水盆中那不大不小的眼,不浓不淡的眉。小巧挺立的鼻尖,倔强薄薄的双唇时,才暗暗松了口气:这桃花的五官长的还是可以的,只是她不会打扮,又整天干着那些粗话才会让她这张不难看的脸儿被脸上某种缺点给淹没了,所以显得太过于丑陋了些。

  接下来我立刻检查着自己这具新的身体,手指抚摸到之处是温润而又有弹性的肌肤,胸前那两团乳峰虽然是小巧了些,可是一掌下去也能正好握个满满的。只是美中不足的就是肌肤太黑了,而且还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因为肤色黑而显得不太明显的青紫。

  我满意地勾起唇角,我需要的容貌正是这种既不会太丑,也不会太出众的容貌。有时候‘普通’,反而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尤其是现在在这样的环境里。

  虽然现在被压迫着做着非人干的重活,却不用去面对形形色色的男人,也可以说是这次穿越里不幸中的一种幸运吧。

  我蹲下身子低眼看了看已经冻得通红的双手,咬了咬唇,狠下心去,忍着寒冬的寒冷把双手再次探进大水盆里用力的洗搓着粘了水变得更沉重的衣物。

  虽然在不断洗涤中全身会出热,但是还是难忍这般寒冷的天气,我受冻不住地把双手合掌举到嘴边,轻轻呵了口气。在这样子下去,迟早我也会像桃花那般,因为寒冷劳累而渐渐死去的。所以为了这次难得的重生,我一定要尽快地逃出去。

  其实自从那天醒来后,我就没再出过什么岔子,整个人也不哭不闹的,对于那老鸨子安排下来的活儿也都全盘接受的按时完成了。

  “容嬷嬷”虽然诧异突然变得‘乖巧’的桃花,却也因此渐渐放松了对我的监视。这对我来说不可不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因为只有她放松了对我的监视,我才能实行我的计划……

  正冥想着心事,前头的花园的青石小路上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什么人?好大的场面!远远的,一群人簇拥着过来,中间众星拱月般围着一人。随着他们的距离慢慢接近,我渐渐地看清了那一群人的面貌。

  “王爷您这边请!”

  诶,那不是老鸨吗?看她平时对我们的那个凶样,现在啥乖的像只小猫?啧啧,真让我大开眼界啊。我到是要看看是谁让她如此的惊恐。

  只见那人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玉冠高高挽起,深沉俊朗的五官宛如雕刻般棱角分明,一双剑眉下那黑曜石似的双瞳里更是无纹无波的深不可测,能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凡是被这样一双眼睛看了去,都会忍不住地被吸引住……

  目光扫过一旁早已被迷得神魂颠倒的众人,他墨黑地眼眸里闪过厌恶。

  转眼便被一束幽深寒意的目光迎上,我心下一震。连忙快速地低下头去。这个男人不会是简单的角色。

  2美人多娇(改版)

  最近的劳作太甚了,我的身子也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这让我清楚的意识到要是再这样子下去,我很快的也会步上原‘桃花’的后尘,在这间大妓院中劳累的默默死去。

  可是在这个是男尊女卑的社会里,一个妓院里的低等下人要逃离妓院是何等的艰难!

  在那个社会里,我只是个上了十几年学的大学生,没有正真进过社会的我面对要什么逃出去这个妓院,只能是一筹莫展。

  最终在我冥思苦想中,我终是想到了一个最无奈最可悲最低贱的方法──只能卖掉自己的身子!没有别的方法了,我心里知道。

  因为这是现实的存在,而不是在那个世界上写网络里流传的那些穿越小说,一穿过去就是美男如云,一穿过去就有贵人相助。也不能像小说里写的给花魁写写歌,教教舞蹈之类的,因为桃花身份低下根本就是进不了这个妓院的主楼。

  就算我能进去,‘桃花’本来就是个她们所看不上的低下之人,她们又岂会去学我教的东西?就算她们其中有些人有眼光肯接受了,但是女人总是有嫉妒心的人儿,这人多口杂的妓院中岂会有不透风的墙?一人得意,千人失意。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要离开这妓院就会更加的困难了。

  所以,我也只有‘秘密’卖身这一条路可走了……

  于是,为了能在这个社会里生存下去我开始搅尽脑滋地回想着在那个世界里学来的几种让皮肤变白的方法。

  我最常用的方法是:把醋和盐放在水里溶解,比例是大概公式是:【水:白醋:盐=9:3:1】,然后用调好的混合液把洗脸的布条(因为桃花贫困,所以只能用布条了。)润湿后,再擦在脸上,早晚各做一次,当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多擦试几次。

  在我数月来不停地用现代的保养法,在我到古代的第一个夏季里,我终是把一身乌黑的皮肤换得成了洁白水嫩的肌肤。

  我把额前梳起的秀发放下来,剪了个好看的刘海,遮住了桃花那微微凸出的额头,然后用梳子把头发梳直,剩下那些常年没有梳理早已经打成死结的头发,我取舍地也给剪掉了。

  绾个我几个月偷偷向其他丫环学来的一个简单发鬓,再用一根自做的木簪子子轻轻固定住。往水盆子里一照,原本那个丑陋的桃花已经改头换面成了一位清秀小佳人了。

  现在,万事具备只欠‘勾引人’的方法了。

  现在的容貌虽然想勾引住男人很简单,但是要找一个自己看的上眼的男人,还要能给一次就给自己带来最大利益的男人其实是挺困难的。因为我不想,不想多次做男子跨下的玩物。

  因为,做一次的‘妓女’就已经足够让我一生悲哀了。所以,这一生,我只为生存做一次妓女。

  夜深人静,我却翻来复去的睡不着觉,我拼命思考回忆着在那世界的影视剧里最常写的诱惑。最终倾心的就是舞蹈,虽然俗是俗了点,但是效果却是挺好的。

  君不见无论是王孙贵族,还是帝王将相只要见了那女的一支舞,都会被迷地神志不清,更有甚者都把国和城给倾了。

  啧啧,这是多么强大的魅力啊。

  就来段舞蹈吧。还好在前世之时我有一位会常拖着我陪她一起看舞蹈VCD的朋友。这让我学到了很多舞蹈的动作和步伐,虽然我舞的不如名家那般的好,但是还是很有观看性的。

  但是这件事情又要做的不能让那老鸨子发现,不然的话,我不仅不能离开这个妓院,还会被迫接客,到那时我是得不偿失了所以这次的诱惑计划只能是晚上做了,可是这里又不是我前世的社会有灯光可以利用。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又谈何诱惑?

  在僵硬的床榻上,我一夜无眠,翻来复去,思来想去的琢磨着,屋里闷热的空气让我烦躁的起身,推开了紧闭的窗户,让夜晚的凉风能够吹散一屋的闷热。

  我抬眼,在窗台下不远的草丛中萤光点点,那点点光源在起起落落间竟是这般的美丽动人,这种天然的美丽在我那个世界是鲜少见到的,所以一时间我看得入迷了……

  突然一道灵光在我脑海中一闪,我想到了前世看过一本书,书里面讲得是一个小宫妃。

  进宫多年却始终见不到皇帝的龙颜,后来这名寂寞的女子在冥思苦想中终于让想到了一条绝妙的计策,于是她命宫人在夜里抓来了许多荧火虫,然后再用荧火虫尾的粉末沾在了一件宫衣上。准备好之后,她打探好皇帝每晚经过御花园的时辰,在御花园不远处里翩翩起了一支优美如蝶的舞蹈,终得帝王欢心,一时间更是独宠后宫,无人能及……

  这是极为成功的一个诱惑例子,我何不搬来一用?

  我回到这个屋子里唯一一张破旧的小桌前,拿出我偷偷藏在桌面底下的纸张和一小块黑墨,粘上一点水滴,拿了根从鸭子身上拔下来的鸭毛,就开始写起计划来:时间:晚上。

  地点:后花园较为隐秘的西北角。(根据我数月来的观察,西北角离妓院主楼较远,在晚上的时候一般不会有人来这个地方,但是这个地方因为风景不错,有时候就会引来一些较文雅的人。所以这是个隐秘性很好的地点。可以很好的保护我的容貌不被宵小之人发现。也有利的保护了我的安全。)

  事件:诱惑计划。

  道具:用荧火虫尾的粉末沾的白色衣裙一件、白鞋一双、白色头丝带一条。(这件白色衣裙本是做给花魁的衣服,但是因为裁缝把胸部的尺寸做小了,这花魁有个脾气,就是她用过的衣物不许别用,她的贴身丫鬟把它扔给我,叫我把它给烧毁了,后来被我偷偷给藏起来了。我把这件衣物稍微地改动了一下,也就成了我想要的那种飘逸的风格。)

  技能:舞蹈。

  系数:有待验证。

  3纯真诱惑(1)(慎)

  我穿着用萤火虫粉末画成牡丹图样的衣服,在他能看见我的最佳位子上,巧妙地起着舞,我拿身边的一棵矮树做为参照,围着它慢不经心地挥袖,下腰,点脚,交袖……发光的牡丹图样在我的舞蹈中更是美的不可言,在这一刻仿佛万丈都要输在我的灵动之下。

  若不是在妓院他还真会把她当是仙子,把溶进骨血的妩媚加在清纯之上,这种极至的矛盾之美让他冷淡的脸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他勾起唇角向我的方向而来。

  见他走来,我故意装成受了惊吓的样子,蓦然回首,却是楚楚可怜……虽然我的脸不是美艳型亦不是清纯型的。但是微凸的额头撑起剪成波浪形的刘海,使它弯成半圆的弧度自然而又有灵性。

  我用脂胭加点熟猪油抹装的嘴唇使我微微有点凸出的两颗虎牙衬托的出我可爱单纯的神韵。迷离的大眼,加上清雅的神情形成了我自己的风格。

  我突然‘慌张’的想走,又‘不小心’被那矮树延伸出的小枝勾下了衣服,“啊”我‘惊’叫了一声,红色的肚兜应声落地,外衣也‘巧’落下,露出我的半个身体,只见外衣挂在两颗圆形乳尖上,摇摇欲落地飘荡着。风轻轻的吹着,留在胸前的头发自由飞舞……轻轻扫着我欲隐欲现的乳尖。我全身也轻颤着。

  我受了‘惊吓’地呆呆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走近我,两眼深沉地看着我挂着外衣的两颗乳尖。他伸出大手把外衣从乳尖上扯下,顿时我的整个上半身曝露在他眼前,他一只手握住我的一只乳房,用力抓了几十下,然后揪起我的乳尖柔捏着。

  “你是这里的花娘?”他冷声问道。

  “是。”我‘无助’地扭动着身子想从他手中把乳头揪出来。其实心里巴不得他多揪几下呢,但是做戏做全套,现在就现原形,那前面我不就白做?

  我见扭动揪不出乳头就直接用手把他的手给扒开。捡起地上的衣服包住乳房,后退了几步。呀~明明想要还惺惺做态,我都看不起我自己了。

  “公子……”我‘委屈’的蹩着嘴。我本想说公子请自重,后来又想到俺现在是妓女说这句台词不太合适。

  “你开苞了?”他淡淡开口。

  “还没有……”应该是处子,我可不知道这身体先前的历史。

  “你开个价吧!”他直接了当的说。

  什么?开什么价?我被他没头没尾的话弄得云里雾里的。

  “你想要多少初夜费?”

  我呆住了,我诱惑就这样成功了?

  4纯真诱惑(2)(慎)

  在我还来不及回答时,他己经提着我飞出妓院。我吓得脸都白了。古人真得会轻功耶,如若我不是亲眼看到,打死我都不信!

  当他带着我停下时,我已经在一间卧室里了。我打量着屋子,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哇,只要这屋里的任意一件东西都可以让我舒适地度过下半辈子,所以我猜屋主人一定是极富极贵之人!

  “默,女人我给你带来了。”黑衣男对着床的方向说着。

  什么?敢请不是黑衣男想嫖??我的心绝望了,我千挑万选的美男我既然上不了他!!

  我的视线从宝物上移开,直射床那里,只见里面有个脸色苍白的美男躺在里面。墨黑的长发披散开来,有几丝自由地垂在下了床头。随着他转过头来,那几丝墨发轻轻摇动着。好美啊。不过如果嫖的人是他,那我也没有意见啦。

  “衣服脱了。”黑衣男冷淡地声音传来。

  什么?是叫我脱么?见我傻傻地站在那。他直接走过来,把我包着身子的衣服扯下,连同我的裤子都给撕了下来。

  “脱默的衣服。”黑衣男下令道。

  脱美男衣服?我有些不自在的横跨着男子跪坐在他的双腿上。我三四五除的把他白色的亵衣衣亵裤都给脱了下来。

  本来是个病美男,没有想到他胸膛竟能那样的结实!

  黑衣男子突然握住我的腰身,把我的身子的正面转向他,他用双手抓了我的乳房几十下,然后打手再次移到我的纤腰上,提起我的腰,把一个枕头放到我的臀部下面。再滑到我有凸起的花谷处,用手指把细缝分开,伸出两指插进去不停的搅动套弄,“嗯……”我呻吟着。淫水顺着他的手一滴一滴地落到床铺上。

  他突然把手指从我体内抽出,把我抱起分开我的双腿放到床上男子的小腹上。

  “把肉棒吞进小穴,快!”黑衣男子下令道。

  我看了看男子青筋浮现的粗大欲茎,正直直立着。吓得我吞了口水。我抬起小穴,扶着欲茎对准细缝重重坐了下去,他同时用力抬腰,欲茎全身没入小穴。“啊!”好痛,我痛得趴下身子直发抖着。

  “嗯!”床上的男子舒服地呻吟出声来。他不顾我死活地抬腹直直撞着我的细缝。

  “啊……”我痛苦的咬着下唇。渐渐地我的痛苦消失了,小穴中也渐渐出现麻麻的感觉。

  那名黑衣男子早就退去衣裤,全身赤裸地到了床上来。他从我背后伸出手抚摸起我胀的发疼地双峰,不停地左右挤压,快速搓揉。

  “啊……”越来越舒服了。小穴里满满的、胀胀的。小穴就这么被一个肉物紧紧的堵塞住了。

  “啊啊!”我浑身无力地感觉着身下深刺,全身也随着他的挺动在颤动。

    总字节:1,057,583字节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03-22 20:37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