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现代激情 >   »  

【车模潘春春的幸福生活】【作者:pxlok2】【完

【车模潘春春的幸福生活】【作者:pxlok2】【完
尺度最大最美艳车模是我的女朋友,她的下体我只过过手瘾,非要结婚后才能上她,今天我很生气,带着3 个保镖推开别墅的门,穿过客厅,妈的不在,楼下卧室不在,卫生间不在,上楼,嘴里骂到「你们也上来」,「啊,一声清脆的惊呼,老公你怎么带外人上来了,人家正在换衣服」,一脸惊讶的潘春春看着我们,上身赤裸,2 手护在胸前,潘春春车展回来,还没来的急换衣服,下身纱裙,在阳光的透视下,秀长的美腿格外性感。好漂亮好性感,我受不了,我心中低语「婊子,我要操你」嘴上说到「老婆我爱你」,一把握住潘春春的细腰,把这美艳的尤物拉入怀中,右手狠狠抓住潘春春完美半球用力挤压,美艳的车模婊子,小口微张,「恩、、呐、、、」发出了淫荡叫春的声音。这乳房太棒了,白嫩,弹性十足,反正还不是老婆,挤爆应该没事吧我死劲掐住乳根,极力握紧,雪白的乳肉从我的手心指逢溢出,猛烈的往上提起来,「啊、、、恩、、、痛、、刺激、、」性感的桐体随着被提起奶子,脚尖踮起,娇喘不息,太鸡巴诱人了,我要干你,另外的手也没闲着,抓起腰下的纱裙,用力扯去,「不、、、、要」美女的小手居然挡住我的进攻,身影一滑,连乳房也随势逃过了我的掌握,呵呵,美女媚笑到「老公好坏,保镖还在旁边看呢,连这里都给外人看到了」老子回头看了下,身后的3 个白痴保镖,个个亢奋的顶这这美艳尤物的胸和下体扫描,你妹,下面扫个屁,我还没摸到呢,有层纱档着,你们能透视啊,「老婆,我喊他们出来,我们来做」 .「老公,我们约定好的,结婚后才可以哦,」「结婚后随便老公怎么玩都可以,比如这样」说着,玉臂举起,模仿被绑住的样子,「金属材料的镣铐,铁链,然后随便老公怎么奸哦,看过那么多A 片,你懂的」。

  妈的,鸡巴怒挺啊,我现在就要插你,「保镖123 号上,把这妖精,四肢分开,绑到桌子上,」保镖们,淫笑着,慢慢围上,「夫人,还是听老板的吩咐,去桌面上,摆好肢体,让老板爽爽吧,不然我们很难做啊」「老公,老公」

  「怎么了,怕了吧,我会好好爱你的,甜心,」「老公听说过旗袍」「那个武功高强的旗袍女英雄?」好吧,我承认,「那个旗袍美女,很吸引我,」我意识几个笨蛋保镖等下动手,潘春春穿着这身性感的车展装,单手插腰,妩媚的说「我和林小姐的功夫很像哦」说着,从旁边的抽屉里摸了,一件撩铐,「我们做个游戏,把我的手绑上,对付这些笨蛋,以后你的安全,姐姐保护好了」我欣赏了下自己的作品,性感的女体,俩只半球型乳房坚挺在潘春春胸前,好吧,乳贴档着不算漏点,雪白仟细的腰,白纱长裙,一块手帕大小绿纱蝴蝶结状发饰,漂亮的脸蛋,雪白的皮肤,娇嫩的嘴唇,唇可是我的大爱,等会再弄妥精子给这骚货当唇膏,骚货的双臂悬在背后,手腕带好镣铐,镣铐好,本大爷想着这东西小骚货你可挣不断吧,上臂也横项绑定,再用绳子做了个脖圈,和手腕链接还,恩,这下完美了,骚货的双臂可以扭动,幅度大了脖子会被勒痛哦,保镖老张撮撮手,望了眼我,得到我的批准后,越越欲试,「女神啊,我来了,小心你的咪咪哦」淫笑的扑了上去,只见纱群一旋,一物体飞出,老张头上顶个高跟鞋晕了,小张老王吃惊的眼神互看了一眼,做好防备动作准备再上,潘春春跨步一个侧踢,穿着高跟鞋的踢在老王防守的臂弯处,踢的老王牙直咧退了几步,小张没闲着一拳打出,潘春春小腰一纽,避过拳头顺势前冲,小张吃惊的挥拳横扫,看的我好紧张啊,这你妈打中了,我的妞脸还能要啊,「喝」潘春春猛的低腰低头,粉腿从后扬起,玉足印在小张的脸上,粉腿啊,雪白的粉腿笔直的从裙底高高树起,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春春,你这个肢体太性感了「旁边还有战斗力的老王也看傻了「好恐怖的腿啊」,我屁颠颠的,跑去搂起潘春春的腰,「老婆大人,小子帮你按摩啦,」在女神老婆雪白的肚皮上抚摸按摩,我有经验,这女人手还是反绑着,又不能踢老子,老子把她弄得不能舒坦不能自理的时候还不是想上就上,想日就日,虽然这招好像对此女没成功过,轻咬着此女耳垂,这里是潘春春的敏感区,潘春春有反映了,裸露的上身随着我的轻咬慢慢扭动,托着半个篮球大小的乳房、有规律的晃动,我的鸡巴隔着纱群,在女神的屁股沟里摩擦,在鸡巴隔着纱接触到阴道口的时候,咬耳锤的力度猛的一加大,抚摸乳房的双手猛的用力抓紧,龙爪手插入潘春春的乳肉,雪白的乳肉像受压迫水袋一样,从我的指逢里流出,抓住乳球猛往上一提然后松手,这个女人嗓子里呼噜出一声兴奋的「啊啊啊啊,「如此反复,「老公,我的球球都捏坏了,啊」旁边看着活春宫,鲁管子的老王,不恰事宜的喊道「女神没事,你的奶子很挺,怎么捏都弹回原样」一边更急促的鲁着自己,「你妈的,你给老子过来,帮我添老婆的奶子,添的不好,抽死你」潘春春,媚眼瞪了我,显然不太愿意,「老王,你敢过来,我就踢爆你的卵子「,潘春春回头呻吟道「你好坏哦,啊,啊,居然叫外人玩你老婆的乳房啊」我在潘春春耳朵边委屈的说「还不是想让你兴奋点,为了我的女神老婆爽带绿帽子也成的」「老公你真好,是春春自私了,我有苦衷的,看春春表演,怎么让老公爽爽,记住不要弄破春春的处女膜哦」潘春春肩头一低,一个划步就闪出了我的龙抓龙,移步到客厅中间,喝到「三头废物,装死可将真的死了,本小姐要踢人了,三头笨蛋,像装了弹簧一样,站成一排,「女神大人,有什么指示,我们像老板一样听老板夫人的话,」我不仅想到这么回答不错,这三头猪变聪明了,当然比他们老板我还要蠢一些,额,好像这个比喻不恰当。

  潘春春甩了一下披肩长发,摆了个懒懒的模特造型,「刚才看了那么长时间春宫,想上我吗?「说完在客厅的桌子上,摆了个玉体横沉的肢,「平时你们怎么玩女人的,就可以怎么玩我哦」,「恩呢、、、、恩、、不要玩破处女膜,恩、怎么搞我都、、可以的、、」跟我混的这三头猪,这个早就老手了,老王先忍不住,跑了过去,结巴的说到「女神,我保证你很舒服,老板很亢奋」,得到女神叫床的回应后,兴奋的抓往潘春春自豪的胸部,嘴里唠叨着,「好大,好园,好挺啊,这是高官土豪才能操的极品啊」,手上在美人的胸部肆意蹂躏了起来,「真挺啊,躺下去,都能挺起2 个半球啊,看这胸部抖动的乳浪,哦,我不行了,刚才鲁多了,要谢啊」微闭着眼睛,貌似在享受的潘春春,随着老王的动作,时不时的「嗯、、嗯「表示舒服,有时候微皱眉头,表示可能弄痛了,似乎鼓励老王似的,挺了挺老王手中的乳房,仿佛在自语「嗯呐、本小姐是婊子吗,嗯,、、居然给这么多人轮、、婊子骚货的唇就是阴唇,口就是阴道,他们一定会搞我的阴道的、、、恩,」该死,我在旁边被刺激到了,可不想这么快的去操她的,我还得看表演,现在上阵恐怕3 分钟就把精液喷进潘春春的喉咙了,好吧,我有早泄的毛病,我得忍着,对着手下骂到「老子,平时怎么教你们操女人的,得让女人高潮知道吗,要连续的高潮,要女人爽到逼里面塞臭鸡蛋都同意知道吗,妈的三头五二驴「,说完,我很优雅的,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坐下观赏这场肉戏,自己感觉特别绅士,老张小王一人握着一只嫩脚,胡扯胡扯在那吸着哏着,显然是做给我观赏的,脚指,脚面,脚裸,然后往上吸去,纱群也随着吮吸一路掀起,就是刚才踢得他们半死的修长美腿,现在确性感的要命,白里透红的表皮,一圈圈的沾满了口水,桌上的潘春春已经娇身乱颤,一声淫叫,偶尔胸部弓起,把奶头插入老王的嘴巴,老王也不含糊,把发硬的乳头用力损吸,牙齿咬着潘春春的乳荤处,往上提起,潘大美人又是一声淫荡的叫声,老王一松口,粉红的草莓弹性十足的弹回乳球上,修长的美腿也时而绷紧时而放松,老子拿起爱疯6 ,拍摄起潘春春的艺术照,5 连拍10连拍,肯定能拍到潘春春发浪的表情,骚货挺奶子找老王啃咬的镜头也拍了几组,小王受伤的鼻子又流血了,快添到大腿根部了,随着潘春春的颤抖,白嫩的大腿内测的软肉如同乳浪一样,一漾一漾,这嫩皮盖着美肉一定也鲜嫩多汁吧,轻轻咬了几口,美肉陷下,松嘴,又弹回了原样,还有更淫荡的肉呢,小王扯掉美女的小裤裤,对着美女的下体损吸,添食,吹气,舌头伸入添添潘春春最嫩的地方,潘春春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呻吟声已经变成大声的叫床声「啊、、、、、啊、、、、啊」,呼吸也急促了,「啊、、、、你的牙不要伸进阴道啊、、天啊、、你敢咬本小姐的阴道口啊、、啊啊」,老王忍了很久的精液飚了出来,射在潘春春的脸上,太爽了,老王抓住2 乳球,把潘春春的桐体拉动一截,使得肩头伸出桌边,潘春春头部没有依靠只能锤下,粉脖显得更加修长性感,感觉的粉脖正面的气管进气出气的样子了,老张也有自己的爱好,捆绑女人,潘春春的粉腿已经拉至极致的一子马,穴口洞开,我忙着对着穴口拍照,小王为了配合我,用一跟手指,伸入半结抠挖着潘春春的阴道,潘春春浪叫着举起头,看着我说「啊、、、要高潮,要丢、」女人精华从子宫射出,小王回头对着镜头说到「女神的阴水好热,射在我的手上了,老大你看」。老子对着小王手上那串亮晶晶的黏丝猛拍一阵,我又转到另一方面,拍摄潘春春淫荡的表情,和那沾满精子的脸,潘春春满含春意的对我说,「老公,你们可以继续爽哦,不要在意我的感受,我爱你,老公你把我当成一次性的充气娃娃好了,用过丢到便池里都可以」恩,这是在挑逗我吗,暗示我可以把她当肉便器用?不过该我表态了,「老婆,我也爱你哦,我们挑个好日子结婚吧,我们今天先狂欢吧」我把手机丢给老张,「你射过了,你来拍」,「小张,老王,还有我,我们怎么操潘女神?,怎么才能操出艺术呢?」老大不好当啊,什么都都得拿想出主意,小张跪上桌面,捧起美人的屁股,在我的目瞪口呆中,插入潘春春的下体,连忙向我解释「老大,只是龟头放进去,女神的阴道是老大的,保证不进到里面去」,说完扯着潘春春的阴唇摩擦起自己龟头端的冠状沟,然后发出超级爽的哼唧声,潘春春的娇躯一阵颤抖,「“啊、、、啊、我是骚货啊,我把持不住呀、、只想着被操、、,妩媚的眼神」,脸上遗留的那抹精液,火红的嘴唇,我托着伸出桌外的玉颈,看着火红的嘴唇,深情的说到,「我知道哪里最美了」,抚摸这个最美的唇,柔软,鲜嫩,慢慢探入,美女小口微张,很配合的吮吸了我的手指,然后顺从的让我探秘,舌头好软,湿漉漉的,我不禁2 指夹住女神的这处软肉摩擦扭动,女神的小嘴变成了O 型,喘息声也变成了「喔、、喔、、声」。

  我抬头看了下同伙,老王啥时候也跳到桌上,把臭鸡巴放在女神的乳沟中,抓住女神的乳球蹭起了自己的棒子,我不禁想着「多懒的人啊,自己都不动,全靠女人的乳房蹭自己的鸡巴」。

  潘春春,又一次激烈的扭动,粉腿已经拉致到极限一字型,只能扭动身体的时候点动几次,上身的扭动,偶而扯到老王手里的奶子,老子软下去的鸡巴,似乎硬了一些,女神的口液顺着老子的手指流出来不少,大部分还是滴落在女神的脸上,老子再看看美女的脸,满脸的精液加口液,他妈的太淫荡糜烂了,老子把湿漉漉的软肉从女神喔喔叫唤的嘴里拉了出来,赶紧拿出鸡巴,摩擦起这陀我最爱的肉,小王再次惊呼「老大,女神的阴道抽搐了,她的阴道口在挤压我的龟头」,「女神的阴道又射了,龟头被女神的爱液包围了」老王亢奋的把乳球往中间并拢,阴茎前后抽搐,「啊、啊、加油,奶子被我挤扁了、太爽了」。

  潘春春一声长长喔声,身体急颤,玉颈前伸,颈子皮肤因为拉伸,变得更薄,血管变得更加显眼,我大喊一声「大家一起射啊啊」忍不住啊忍不住啊,我的双手掐住这诱惑的玉颈,我看到女神的嘴巴猛的张大,就在这时我把鸡巴插了进去,胡乱交戳,感觉女神分泌出更多的口水,鸡巴在女神滚热的口液中洗澡吧,哦,「老子要射了」,双手猛的掐紧,鸡巴狂顶,女神的玉体在桌子上狂扭,嘣的一声,缚住胳膊的绳子崩断了,笔直的大腿也在交换用力,绳子的固定处也发出嘎吱嘎吱声,玉臂还在背后扭动,显然挣脱不了金属的腕铐,1 分钟,女神的玉体在桌上抽筋,啊,老子的热流冲进了潘春春的嘴巴深处,老子赶快松手,抓住头发把女神的头抬起,女神俩眼翻白,满脸汗水口水精液糜烂淫荡的脸,嘴巴张的很大在那咳嗽喘息,桌上被大伙射过大量精液的躯体,太淫荡性感了,小王的手,放在潘春春的下体处,「妈的,你的手放哪呢,射过了,难道还想用手干女神?」老子在咆哮,「老大,对不起,女神的爱液满了,这里装不下了,老大还没欣赏,我在堵着呢」还是小王机灵,老子抢过手机,「你她妈,慢慢撑开春春的阴道,我来特写 」。

  嘣,怎么又嘣,老子有点反映不过来了,小王一声惨叫,飞了出去,另外俩个蠢货在发抖,居然在我前面跪了下来,额!,在看桌子上,美女俩手背在后面,盘坐在桌子上,老子有点蒙,膝盖发软,潘春春一脸媚笑的看着我,「老公你好棒哦,春春的窒息极限是3 分钟哦」,然后一脸寒霜的扫了三头蠢货,「你们一脸哭比像,难道插的不爽?」我有点看不起那三个笨蛋了,藐视的看了下保镖,忙着点头对头对潘春春说到「女神老婆,息怒,你就是所有宅男的梦中情人,是所有宅男的梦遗对象,他们三个应该是快活傻了,只有你老公我聪明,哈哈哈」。

  潘春春玉腿点地,纱裙也随之落下,摆了个pos ,走了出去,「老公,把包包里的旗袍丝袜拿来,我去洗一下,」

       字节数:10619

  【完】

  [ 此帖被后来~在2016-01-25 19:11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