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现代激情 >   »  

【龙翔仕途】【作者:夜的邂逅】【完结】

【龙翔仕途】【作者:夜的邂逅】【完结】
----------第一章艰难的应聘道路

  四年的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当吴浩提着行李走出已经略显冷清的华夏大学门口时,不知不觉中他停下脚步,转身念念不忘地望着眼前曾经生活和学习了四年的学校,心里涌起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往事的网纠缠着快乐与痛苦的记忆,启开心潮的闸门,形成一幅幅鲜明的画面,像电影一般从他脑海里闪过,四年的时间里这里给吴浩留下了太多太多的记忆,这些记忆参杂着人生的酸,甜,苦,辣,注定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也是因为这些记忆使吴浩放弃了在京华市半工半读了三年的工作,踏上了回乡的火车。

  火球似的太阳高悬空中,炙烤着大地的时候,心情如同手中的行李那般沉重的吴浩,经过几番转车终于在第二天正午时分,回到他阔别了三年之久的小楼门口,由于家庭条件的限制,为了能够完成学业,从了大一那年吴浩回来过,其他三年里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吴浩利用假期到私人的公司里打工,以此大学时期的赚取学费和生活费。

  吴浩提着行李,望着眼前这座五十年代初建设的小楼,听着从小楼内传来许多熟悉的呼唤声,吴浩知道,那是住在小楼里的那些伯母婶子们在喊他们的孩子吃午饭,感受着小楼里时不时换来的欢笑声,吴浩想到为自己几年未见的母亲,吴浩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真不是滋味,母亲是位典型的家庭妇女,中等身材,浓浓的眉毛下面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是那么和善,端正的鼻子下面有一张爱唠叨的嘴,胸中却有一颗关心人的心,一股温馨的感觉从吴浩的内心深处渐渐发出来,充溢着他的全部身心,往事像一股涓涓细流,追踪着他儿时的脚步,从他的脑海潺潺流出,让他快速的将心情收拾一番,提起行李向小楼内快步走去。

  家是一汪平静的清泉,又是一座精神的圣殿,一脸的污水,一头的唾沫,一身的伤痕,回到家就可以洗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杯热茶、一条毛巾、一枕耳鬓厮磨,足以让你对撼天的喧嚣充耳不闻,对蘸血的皮鞭视而不见,在家休息的几天里,母亲那伟大的母爱总是无时不刻的缠绕着吴浩,让他的身心得到温暖,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吴浩休息了几天之后立刻开始四处寻找工作,试求着早点赚些钱来报答养育他的父母,命运弄人,可是因为国际性的金融危机,吴浩的应聘道路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容易。

  吴浩手里拿着自己的简介,从一家贸易公司里走出来,这已经是他这三天来走过的第十五家公司了,原本他的条件都是这些公司最需要的人才,但是却因为金融危机这些公司都在大面积的裁员,更别说招收新人了,满脸失望的吴浩看着马路上飞驰的车辆,收拾一番失落的心情坐上一辆公交车向着他今天最后的一家公司而去。

  吴浩从公交车内走下来,口憋在胸腔里许久的叹息,未及发出,见到不远处一位年约70岁的老人突然一软,昏倒在地上,见到这个情况,吴浩下意识的跑上前,见老人面色潮红,皮肤干热,一把扶起老人,对着身边那些假装没看到的过往行人喊道:“这位老人似乎中暑了,谁能帮我一起把这位老人送到医院去。”

  吴浩的话并没人回应,这时一位中年人走上前看了一眼吴浩和他怀里的老人,表情极其鄙视地说道“这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也有,竟然会想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说完不削的瞪了吴浩一眼,转身离开。

  吴浩看着那个中年人远去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看了老人一眼,使尽吃奶的力气背起已经重度昏迷的老人,向着医院的方向跑去。

  好在吴浩所在的城市并不大,吴浩没多久就抱着老人跑到一家医院,当他将老人送到急救室门口时,他身上那件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吴浩气喘吁吁俯着身体,看着医生和护士将老人推进急救室,这才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急救室门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先生!你是刚才送来的那位重度中暑的老人家属吗?老人需要住院观察,请你现在就帮老人去办理住院手续。”坐在一旁的吴浩还没缓过气来,一位护士拿着一张住院通知书,走到吴浩的身边,对他说道。

  吴浩满脸难色的从椅子前站了起来,他伸手接过护士手中的住院通知书,解释道:“护士小姐!我不认识这位老人家,我是在马路上看到他晕倒,所以就把他送到医院来的,我现在马上就去帮老人办理住院手续,不过能不能麻烦您帮我看看老人身上是否有什么身份证明或者等老人醒来以后帮我问问老人家里都有什么人,这样好通知他的家属过来。”

  护士诧异地看了吴浩一眼,脸上变幻出淡淡的笑容,语气缓和了许多,谦和地回答道:“现在像你这样的活雷锋已经很少见了,今天这老人多亏了你,刚才我听医生说老人是重度中暑,要是再晚点送来很可能会引发其他疾病,严重的甚至有生命的危险,这样吧!你先等会,我帮你去看看老人身上有什么证明之类的东西,能够通知他家属最好,如果不能够找到他家属,到时候你再帮他办理住院手续。”

  吴浩谦虚地笑了笑,回答道:“护士小姐!看你说的,什么活雷锋不活雷锋的,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关于老人的身份证明就麻烦你了,我现在先帮老人把住院手续办了。”

  小护士听到吴浩的话,莞尔一笑,如幽兰绽放,美到了极点,欢快地说道:“你就别谦虚了,好人好事多的是,但是想你今天的举动却很少有人做,起码我到这家医院来上班到现在,根本就没看到其它人做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吴浩听到小护士的话,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疑惑地回答道:“难道做好人好事还有分对象的吗?护士小姐!你这时什么逻辑?”

  小护士粉颊一笑,露出两个迷人小酒涡,笑呵呵地看了吴浩一眼,娇声笑道:“因为你就的是老人,我听医院里的护士们说以前像你今天的情况也是有发生,但是随着社会的变化,有些人也随着变化,前年有为驾驶员在路上见到一位老人让车子给撞了,好心的他见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开车把老人送到医院来,结果你知道怎么样,后来老人的家属来了愣是诬陷就是那位驾驶员撞了老人,结果那位驾驶员做好事变成了做冤大头,更可气的是,当被他救的老人醒来之后,明知道自己是被好心人救了却也选择了沉默,要不是后来交警找到肇事司机,估计这个人要做一辈子的冤大头了。”说到这里小护士见到吴浩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笑着安慰道:“不过你放心,老人确实是中暑昏迷,就算你真的遇上这样的家属,他们也赖不上你。”护士说完再次看了若有所思的吴浩一眼,转身向着急救室里走去。

  吴浩闻言,再联想到起初救老人向路人求救是为什么会没人上来帮忙,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故事,想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什么世道,真是世态炎凉!”说着,他转身向着住院交费处走去。

  ----------第二章救人

  当吴浩办完住院手续重新回到急诊室的时候,先前那位护士早已经等候在那里,小护士见到吴浩手里拿着的住院手续,向吴浩投来赞许目光,迎上前,娇笑道:“不是让你待会再办手续吗?刚才我们谈话的时候病人家属刚好给病人打电话,是我们的值班医生接的,现在病人家属已经在赶往我们医院的路上,估计片刻的时间就会到了。”

  吴浩闻言,随口回答道:“既然老大爷的家属已经赶过来了,那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护士小姐!这是老大爷的住院手续,待会麻烦你帮我转交给老大爷的家属,我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说着就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护士。

  护士接过吴浩递给她的住院手续,见到吴浩准备离开,连忙开口阻止道:“唉!先生!你请稍等,老大爷已经醒来了,现在正在急救室里,本来我们准备将他送到病房去,但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并且执意要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才愿意去病房,这不我们护士长让我出来找你。”

  吴浩闻言,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他看着满脸渴望的小护士,回答道:“护士小姐!我帮助人只是处于公德心,并不希望要什么回报,我看我还是不进去了。”

  小护士听到吴浩的话,眼里闪过赞许,旋即美眸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目光,以一种戏谑的语气对吴浩问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听了我之前的话,害怕老大爷缠上你所以才这样说的,如果是这样那你放心,到时候我和今天在场的医生们都会为你作证。”

  吴浩本来还心疼自己帮助老人交的三千元保证金,要知道那可是他这几年辛辛苦苦才攒出的全部家当,前几天他把钱交给父母,希望以此减轻家里的负担,可是不管他怎么劝,母亲无论如何都不要他的钱,没想到今天却用于救人,虽然他非常心疼这些钱,但是经过再三衡量之后最后还是决心就此离开,不过现在被小护士这么一激将,就算他想离开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最后没办法他只能跟着护士走进急救室。

  小护士领着吴浩走进急救室,见到坐在急救床前的老人,说道:“老大爷!您的救命恩人我给你找来了,先前就是这位先生背您来我们医院,同时还帮您办理了住院手续,刚才他还准备悄悄的离开,这不愣是让我拦了回来。”

  老人经过一番治疗之后脸色相对好转了很多,他感激的看着吴浩,伸出双手握住吴浩的手,激动地说道:“年轻人!谢谢你救了我!”

  吴浩坦然一笑,谦和地说道:“老大爷!您严重了,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相信当时的事情无论是谁遇到了都不会撒手不管的。”

  老人赞赏的看着吴浩,笑呵呵地说道:“小兄弟!你也别妄自菲薄了,我虽然老了,但是眼睛却没花,现在像你这样乐于帮人的年轻人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了,对了!还没请教你的大名?”

  吴浩听到老人问他名字,立即回答道:“老大爷!我名叫吴浩,刚从华夏大学毕业。”

  “华夏大学!这可是我们国家最出名的学校,小兄弟啊!你以后一定会前途无量的,对了!差点忘记自我介绍,我姓许,名叫国荣。”老人满脸慈祥的看着吴浩,含笑说道。

  吴浩听到老人的自我介绍,因为心里惦记着下午的应聘工作,根本就没有心思再和老人家寒暄,他看着病床上满脸笑容的老人,歉意地说道:“老大爷!您好好养病,我家里还有急事就先告辞了。”说到这里吴浩不顾老人家的挽留转身就向着急救室门口走去。

  吴浩刚走出急救室,刚好一群中年人慌张的向着急救室跑去,由于此时吴浩心里记挂着其他事情,也不多想就急忙向着医院大门口走去,吴浩走出医院,顶着烈日来到就近的公交车站,准备赶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准备下午到他选中的最后两家公司是去试试。

  火球似的太阳高悬控制,炙烤大地,地面上热浪腾腾,向着站在公交车站内的吴浩灼面而来,此时的吴浩眼睛望着前方,心里急盼着公交车能够早点出现,这时吴浩的耳边传来两个女孩的交谈声:“小丽!下月初的公务员考试你准备了怎么样了?你爸到底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啊?”

  “芳芳!要是有内幕消息,这样酷热的天气我不待在家里吹空调,没事找事出来买什么预习书,我告诉你这次公务员考试是市里许书记亲自主持,听说非常严格,笔试完后还会有面试,现在我当心到时候是否考的上。”

  “小丽!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内幕消息,原来你知道的还没我多,我告诉你吧!虽然这次闽宁市的公务员考试是市委许书记亲自主持,不过现在很多人都猜测许书记是地级市委书记,根本就不可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负责这件事情,所以他很有可能就挂个名字,显示市委书记对这次考试非常重视罢了,你知道吗?我听说我们安福市的几个热门的单位要招收的人都已经内定,其他单位倒是还有几个位置,虽然这些单位并不理想,但是许多人都把这个机会当做跳板,先把工作确定下来,等以后再走关系,所以竞争也非常激烈。”

  那个名叫小丽的女孩听到女伴的话,脸上露出诧异神色,随口回答道:“如果不是许书记亲自监考,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了!小丽!你这话里有话吧?你该不会真的有什么内幕消息,故意不告诉我吧?”那位名叫芳芳的女孩,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女伴,遗憾的问道。

  女孩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又很快恢复平常,连忙否认道:“我哪有怎么内幕消息,如果有的话我怎么会不告诉你。”说到这里故意转移话题道:“这鬼天气,简直就像个火炉,这该死的公交车怎么还没来,不等了!芳芳干脆我们拦的士吧!”

  吴浩看着两位女孩坐的出租车消失在视线里,回想刚才两位女孩之间的对话,渐渐的陷入沉思当中,甚至连公交车来了也没发觉。

  十天后通过网上报名的吴浩坐着车子来到闽宁市参加公务员考试,大学刚毕业的他,考场对他来讲无疑就是一处让他展示才华的地方,头一天的笔试,及一个月之后的面试,吴浩总是从容应对,最后终于以公务员考试综合成绩第一名的优势成为了闽宁市公务员中一名。

  ----------第三章报道

  当入取通知书送到吴浩家时,吴浩那许久都没有热闹过家里因为他的工作有着落而欢腾了起来,在吴浩准备去报道的前天晚上,母亲专门准备了几样吴浩最爱吃的小菜,算是庆祝吴浩找到工作,晚上吴浩坐在桌子前,看着摆在饭桌上的菜,虽然只是六菜一汤,但却是非常的丰盛,别看这场庆祝只只一家三口,不过却是精彩纷呈,高潮迭起,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吴浩不由的想起上次全家这样庆祝的时候好像是他收到华夏大学的入取通知书的那晚,自从父亲下岗之后,吴浩家再也没有见父亲像今天晚上这样高兴了,一向很少喝酒的父亲,今天晚上甚至破例拆了一瓶啤酒,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再为吴浩倒了一杯,接着举起酒杯语重心长地对吴浩说道:“儿子!爸和你妈今天真的好高兴,过了今天你就是一名国家干部了,爸没本事,不能让你妈和你幸福,所以今后就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你从小就很优秀,所以爸相信你今后一定前途无量,多余的话爸不说,但是在你去报道之前爸想送你几句话,机关单位不比学校,在那里爸希望你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多听,多看,少说话,如果有能力就多为百姓们做点事情,另外最重要的是千万别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否则你就别告诉人家我是你父亲,在这杯酒爸敬你。”

  吴浩的父亲是位非常忠厚,老实,善良,不喜欢多说话的人,虽然他做事非常认真,责任心也很强,并且经常受到表彰,但就是因为不会拍马屁,最终落了个下岗的下场,对于父亲的遭遇吴浩一直看在眼里,开始的时候他一直想不懂为什么父亲的工厂改制的时候父亲会被下岗,不过随着他的长大,渐渐的他就明白这个道理,无论读书,工作,做人,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圆滑,而父亲就是因为太执着,甚至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不知道变通,结果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得罪人,被同事排斥,所以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想到父亲的遭遇,吴浩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满脸诚恳地对父亲说道:“爸!您请放心,您的话我会牢牢地记在心里的。”说着就跟他父亲碰了碰酒杯,将自己杯中的酒全部喝了进去。

  第二天早上天才刚亮,吴浩就坐着最早的一班车前往闽宁市,当他到达闽宁市委大门前的时候,由于还没到上班时间,整个市委大院空荡荡的,除了一些后勤的工作人员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吴浩站在市委大门旁的保卫室内等了大约二十多分钟,见到有人陆续的走进市委大院后,跟保卫说了声谢谢,快步走进市委大楼内。

  吴浩走进市委大楼,一眼望见大楼中央的一副木雕屏风,上面写着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为人们服务”想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成为一名端着铁饭碗的公务员,吴浩心里是即激动又兴奋,雄心万丈的他看着这五个大字,暗暗的告诫自己在今后的工作当中一定要做到这几个字。

  吴浩在屏风前大约站了五分钟,眨眼的工夫吴浩来到位于市委六楼一间办公室门前停了下来,他伸手敲了敲门,礼貌地对靠近办公室大门的一位中年人说道:“您好!我是新来报道的,不知道要找谁?”

  中年人听到吴浩的话,放下自己手上的工作,抬头看着吴浩,笑着问道:“你是吴浩,今年公务员考试的状元,欢迎你成为我们办公室的一员,我是郝刚。”中年人说到这里,对着办公室内的其他人拍了拍手,大声喊道:“各位!我们的状元郎来报道了!”

  办公室内的众人听到郝刚的叫声,纷纷放下手头上的工作,面带着微笑看着吴浩算是表示欢迎,吴浩看着办公室内的众人,礼貌的鞠躬自我介绍道:“各位前辈!大家好!我名叫吴浩,今天刚来报道,希望以后在工作当中各位能够多多提携。”

  等吴浩自我介绍完,吴浩并没有得到自己预想的那种热情,几位同事各自又忙起自己手头上的事情来,郝刚见到这个情况,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虽然他会同事们的势利眼非常不满,但是机关待久了他也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他看着满脸尴尬的吴浩,马上转移话题笑着说道:“吴浩!刘主任的办公室在隔壁,这会他应该还在办公室,我先领你过去报道。”

  在办公室刘副主任的勉励和鼓舞下,吴浩怀着激动的心情正式成为一名公务员,立刻刘副主任的办公室,重新回到自己今后将要工作的办公室,原先六位同事现在只剩下一个人,由于先前的经历,吴浩也就在上前打招呼,在郝刚的帮助下将郝刚旁边那张空置了很久的办公桌收拾了出来,等吴浩收拾完东西之后,办公室里只有郝刚和他两人,面对着郝刚热情的帮助和同事们视若无睹的冷落,吴浩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感觉,不过他想到昨天晚上父亲交代的话:“多听,多看,多做,少说话!”吴浩将疑问永远埋藏在心里,直到不久之后,他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遇到这种待遇。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吴浩已经在市委办公室工作了半年的时间,在着半年里吴浩对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也有了一些面上的了解,办公室里的同事除了郝刚经常跟他打招呼之外,他跟其他同事除了上班的时候见面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接触,结果半年的时间成为了办公室里的独行客,虽说是独行客,但是并不代表吴浩没有收获,起码在这里他看到了许多他在学校里永远也学不会的东西,如果用什么词语来概括的话,吴浩只能用“虚伪”两字来形容,虽然其他几位同事之间经常相互打招呼,但是吴浩却见到了太多太多让他永远也想不到的事情,好在因为吴浩没有什么背景,根本就不能入得了几位同事们的法眼,所以这半年来他的日子过的还算舒适。

  吴浩虽然在闽宁市已经工作了半年,因为吴浩的身份,所以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吴浩几乎就没有朋友,只要一到周末的时候,吴浩都会坐着最晚的一班车回自己家,然后等周一的时候再坐早班车过来,转眼间又到了周末,想到就要见到的父母,吴浩早早的忙完手上的工作,等待着下班之后能够赶上最后的一班车回家看父母,这时当时间就要到六点的时候,刘副主任从外面走进办公室内,笑着对办公室内的几位同事拍手说道:“各位!刚刚接到陈秘书长的通知,因为许书记调到我们市里来的时候没有带专职秘书,所以准备在我们市委办公室内公开竞聘一位秘书,我们办公室内除了已经是领导的专职秘书的除外,其他人都可以公开竞聘,竞聘的时间是下周一,在此之前你们想要参加竞聘的首先要准备一份竞聘发言稿,具体的内容围绕着这次金融危机,我们应该怎样应对,在下周一早上上班的时候交给我,到时候由我统一交给陈秘书长,然后周二进行竞聘面试。”

  刘主任的这个消息无疑像一个重磅炸弹,瞬间在办公室里炸开了锅,市委书记的秘书那是地道市委第一秘,一旦选上不但级别会直接升到副处级,而且还兼任办公室的副主任职务,此时办公室内除了三位已经有负责领导的同事之外,其他人的脸上无不表现出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其中自然也包括吴浩,他在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快速的转动起来。

  ----------第四章为人民服务

  为了这个诱人的职位,吴浩等同事们都走了以后,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把自己有事不能回家的消息告诉了父母,之后就到食堂简单的吃了点,回到办公室内考虑怎样起草竞聘发言稿。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夜幕徐徐的降临了,红霞已经消退,深蓝色的天空格外空旷,此时吴浩的办公桌前的纸篓边掉了好几个写满字的纸团,而吴浩则坐在办公桌前聚精会神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笔,这时吴浩突然停住笔,随着纸张撕裂的声音,一张写满了字的稿子又被吴浩撕了下来,扭成一团,随手往纸篓一丢,大声叹了口气,自我埋怨道:“气死我了,为什么今天一点灵感都没有?”说着又再提起笔专心写了起来。

  由于纸篓就在办公室门口,加上吴浩的心情有些烦躁,所以他在丢那个纸团的时候用力过猛,结果纸团擦着纸篓的边滚出了办公室,在一双皮鞋前停了下来,皮鞋的主人见到滚到自己面前的纸团,俯下身体将纸团捡了起来,见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翻开纸团,认真的看了起来。

  皮鞋的主人是位中年人,面孔瘦削,富有棱角,两条如刻的鼻翼垂至嘴侧,恍若一张饱满的弓,要发射出人生的沧桑与睿智,眼睛沉静,含蓄而具有穿透力,再加上微微抿起的下嘴唇,让人想起一句成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是一张在任何地方总会让一些人感到敬重,放心,而让另一些人觉得压抑或者心虚的面孔,典型的领导面孔。

  中年人看完自己手上邹成一团的纸张,心里暗想道:“虽然这张东西写的有些缺陷,但是总体上来讲算是不错了!能够写出这个东西的人,对金融知识有着专业的认识,在从语句和字体上来看,功底也非常不错,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会不满意自己写的东西呢?”想到这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中年人将目光移向面前亮着灯光的办公室。

  中年人走进办公室内,见到一位年轻人正坐在办公桌前认真的写着什么,他看了看手中的纸团,轻轻的走到年轻人的身边,把目光移向年轻人正在写的纸上,当中年人看到年轻人现在写的东西,头一个感觉就是明显要比他手上拿的那张纸团上写的东西好上很多,不过当他看着年轻人写东西时的表情,中年人隐约的感觉到眼前的年轻人在写东西的时候心里似乎还装着什么事情,所以不能静下心来专心写东西,否则就凭这些东西的功底来看,年轻人的写作水准绝对不一般,看到这里中年人发现年轻人写到应对金融危机的第十三条措施时似乎有些迟疑,出于爱才之心,他忍不住指点道:“这里应该围绕着中央提出促进增长和深化改革相结合,围绕着十大措施的出台和推行,坚持既有利于促进经济增长,又有利于推动结构调整;既有利于拉动当前经济增长,又有利于增强经济发展后劲,诸如加快医疗卫生、文化教育事业发展;在全市、所有行业全面实施增值税转型改革,等等,都是能够将进一步推动原本就倍受关注的改革进程。”

  虽然吴浩基本上将自己的想法逐步的写了出来,但是因为心里渴望得到市委书记秘书的位置,心有杂念,所以当他写到最后结尾处突然停顿住了,这时正当他举棋不定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提示声,让吴浩脑袋瓜突然一亮,高兴地回答道:“我怎么没想到呢!谢谢了!”说着就拿起笔飞快的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他太投入了,所以这会还没反应过来,可是当他写到结尾时,这才突然意识到刚才跟自己说话的声音似乎非常的陌生,连忙抬头一看,见一位陌生的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站在自己的身边,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写东西。

  出于礼貌,吴浩连忙从座位前站了起来,礼貌地问道:“同志!请问您找谁?”问道这里吴浩意识到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如果是外人根本就不能进入大楼,而眼前的中年人的举止无时不刻都焕发着上位者的风范,使吴浩连忙改口说道:“对不起!刚才没注意到您在我的身边,不过我在市委工作了半年好像从未见到过您,不知道您是那个科室的?”

  中年人听到吴浩的话,起初还以为吴浩认识自己,但是当他听到吴浩后门的问话时,忍不住产生一种想法,笑着对吴浩问道:“年轻人的眼力劲就是好,一看就知道我是刚调来的,我叫言午从外地刚调来的,小兄弟周末怎么不跟女朋友去玩,却独自躲在这里写东西呢?”

  说到女朋友吴浩不自觉的就想起刘倩,想到她吴浩平复了许久的心再次一痛,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笑着回答道:“您好!我叫吴浩,由于我才到这里工作半年,加上又不是本地人,根本就没有女朋友,这不刚下班的时候接到主任的通知,新来的许书记要招聘一位专职秘书,所以我想趁周末的两天时间准备准备。”

  中年人听到吴浩的回答,神态自若,气定神闲地望着吴浩,眼里露出一丝温和,亲切地问道:“我听说市委书记专职秘书的工作可不好做,为什么你想应聘这个职位?”

  吴浩闻言,笑了笑,回答道:“无论那个位置都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我觉得市委书记专职秘书的职位更适合我,另外觉得目前的工作太过乏味,每天除了收发一些文件,其他时间就是看报纸,有点浪费自己的才能,当然了我应聘这个职位也不完全是为了显示自己有多大的才能,主要是希望自己的才能可以用在实质的地方,尽心尽力的为书记服务,从而间接的做到楼下大厅屏风上的五个字,为人民服务!”

  中年人听到吴浩的回答,特别是吴浩最后说的五个字,让中年人特别的意外,他看着吴浩,眼里闪过赞许、欣赏的眼神,笑道:“好!你是我见到过最特别的一位年轻人,在此我祝愿你能够成功的应聘专职秘书的职位。”说着中年人在吴浩疑惑的目送下笑呵呵的走出吴浩的办公室。


[ 此帖被koji_1023在2015-04-02 16:0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