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校园春色 >   »  

【我们 学校的校规】【作者:不详】【完】

【我们 学校的校规】【作者:不详】【完】
「老师!好棒!再深点!捅、捅穿君君!捅死君君吧!啊啊!啊!啊!啊!!」昏暗的教室中,讲师台下的地上有着两个交缠的人影。

  仔细一看,一个个头极小,竟是个未满十岁的男童。

  只见他幼嫩的小身子被一名身着西装的成年男子压着,两腿被高举抓着,下身粉红色的小肛口里插着男人黝黑的阴jing,而这大阴jing还随着男人身子的动作一前一後的在肛xue里穿刺着。

  照理来说这年纪的男童应该尚无情欲,可是他仰躺在地上的小脸上却是满满的春色,紧皱的双眉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超过他能负荷的kuai gan。而他潮红的脸颊上沾着几条乳白色的液体,想必是他身上男子刚才射在他脸上的jingye。

  男童因为xing爱的kuai gan而扭动着身子,细小的双手紧握着男人的袖口,两条光溜溜的腿脚随着男人抽动而颤抖着。然後,似乎是再也受不了这超龄的xing爱般哭叫了起来:「不行了!君君要不行了!老师快射吧!射给君君!」被他这麽一yín叫,身上的男人再也受不了,飞快地硬是又捅了他数下後,jing口一开就在男童体内射了。

  被那jing水冲打在脆弱的肠道内,男童紧闭双眼,半开的小嘴只能「啊…啊…」地叫了几声。

  「呼!呼!呼!」

  寂静的教室内,男人的喘息声显得特别大声。

  好不容易等他恢复平静,男人开口了。

  「君君,老师干得你舒服吗?」

  男童这才张开眼,眯起眼望着还压在他身上的男人说:「嗯……舒适得不得了……」男人低头啃咬了君君的小嘴好一阵子,又用大手在君君身上东摸西摸,最後才依依不舍的将阴jing从君君的肛xue中拔出,用准备在一旁的湿纸巾整理两人身上残留的jingye与ai ye。

  「老师……你下此还要来喔……君君的小xue会想你的。」「呵呵,你这个yín荡的小家伙。」

  然後,整理好仪容的男人亲吻过男童的额头後,小心地注意教室外头没人,便开门轻步的走了出去。

  在昏暗的教室里,男童露出奇妙的笑容。

  【校规第一条】

  国小部学生:仅限於辅导课中进行xing交行为。

  国中部学生:仅限於校内进行xing交行为。

  高中部学生:时间地点不限,但请遵守不强迫原则。

  但不论是哪个年级,除非课程必要,不允许老师与学生发生性关系,包含口jiao类行为。

  三年二班教室内,个头矮小的郭君君坐在椅子上,没着地的小腿一晃一晃的。

  这天是他的班导林品年老师在下课前叫住他,要他留下来协助准备工作。

  君君不讨厌这些事,相对的他觉得还挺得意的。每次需要有人辅助时林老师总是第一个想到他,可见他表现有多好。

  虽然说辅助这些发育迟缓的学长们,实际上也没啥舒服感啦……超龄的君君喜欢的,是成熟男人那硕大的性器。只可惜学校有规定,非特殊必要否则老师们是不会对学生出手的。

  君君回想起日前帮五年级学长做课後辅导时,那个五年一班的班导吴大碘的好身材……那黝黑又粗大的阴jing,又圆又大的大龟tou,光是捅到自己体内的小点时那舒爽的程度,甚至让自己喷尿了……回想到这里,君君也不太好意思的脸红了。

  因为君君的年纪实在过於幼小,加上他的身子也并非特早发育,第二次性徵根本还没开始,因此就算他所得到的性kuai gan再怎麽强烈,尚未成熟的bing wan自然是还无法提供射jing用的jing子。

  想到那些成熟男人们在射jing时舒爽致极般的表情,君君只能感到羡慕。但这事也不是说急就能提早的,他只能慢慢等着健康教育课本里所说的变化到来。

  「抱歉,等很久了吗?君君。」

  门外传来林品年的声音,君君站直了身子回答:「林老师好。」林品年露出人畜无害般的笑容,「那你跟老师来。

  跟在林品年背後走着,君君心想不知今天林老师要他帮什麽忙。

  走着走着,到达体育室门口。因为现在时间已晚,里头的灯都关了。

  「今天可能要比较辛苦你,君君要努力点喔。」被林品年这麽一说,君君对於等一下的工作既是期待又是紧张。

  打开门,因为没灯光,君君一下子看不见里头的状况,被林品年牵着手走了进去。还来不及回头,大门又被关了起来。

  室内有人,而且不只一个。从粗厚的呼叫声中,君君嗅到了一股xing爱的味道。

  是什麽呢……

  「君君啊,你知道学校校规第一条吗?」

  君君怯生生地点点头,回道:「知道,国小部学生只可在辅导课中进行xing交,而且非课程必要,不可与师长发生关系。」「很好,可是呢……老师收到一个好奇怪的影带呢。」林品年边笑着说,边打开了在一旁的投影萤幕。

  刹那间,整片体育馆的大墙上出现了君君细小的身子,白嫩的小pi股正被人用手拨开,粗大的阴jing快速的在他嫩红色的肛口中拔出、插入。

  『老师!好棒!再深点!捅、捅穿君君!捅死君君吧!啊啊!啊!啊!啊!!』插在电脑边的高级喇叭传出毫不失真的yín叫,环绕在整个体育馆内。

  「老、老师……」君君白着小脸,僵在那边动也不动。

  林品年边看着萤幕边说:「可惜这摄影机固定的位置拍不到那老师的脸孔,不过还好,君君的脸到是拍得挺清楚的,连你的表情都拍得清清楚楚。」他随手拿起控制器将画面定格,「你说,你这时是不是gao chao了?」画面中的男童张大了嘴,粉红色的舌尖僵直在嘴外,一丝唾液从嘴角流下。

  君君满脸通红,不知该回答什麽。

  「好厉害呐~连射jing都还不会,就已经知道这gang交的妙处了。」藉着萤幕的光线,君君注意到约有五、六个人在体育馆内,有些是他认得的,有些是他不认得的。

  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一样,露出想要把他剥光了好好疼爱的欲望。

  君君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是因为害怕?还是期待?他自己也不知道。

  「老……老师……」

  君君怯生生的抬头望向林品年,「老师们是要举发我吗?」「怎麽会?君君平常表现这麽好,老师怎麽会因此害你被记过呢?」林品年笑道:「这样吧,老师们平常总是只能看不能碰,那你让我们都爽到够,这样就放过你,好不好?」君君有点腿软,他不是没被成年男人j奸过,自然是知道那冲撞力道,有时光是被射个一、两次就舒爽到不行,现在要他一次跟五、六个人做ai,还不用开始似乎就能预想到结果。

  君君的小腿肚发抖了,林品年一个大手握住他的肩膀,带着他的身子往前走。

  在体育馆的正中央,铺着做柔软体操时用的大垫子,上头还有好几条大浴巾盖着。

  「依君君平常的表现,我相信不是太难的事吧。」林品年努了努嘴,一名男子走了过来。

  君君抬头一看,是教体育的卓老师。这个老师他记得,在上周来代课时,还趁着指导跳马时偷摸了君君好几下pi股,不只摸,甚至还隔着体育短裤将他的手指顶在君君的肛门口,做出捅入的动作。

  「君君啊,卓老师可想你了。上周你跳马时是不是故意没跳过啊?整个跌在跳马台上,两脚开开夹在上面,趁机会磨擦你的小jj对不对?老师都有看到喔。」卓老师一边嘲弄着君君,一边解开君君的小裤子,整个一拉将他的外裤和内裤脱去,露出光溜溜的小pi股。

  「老师真是太粗心了,没注意到君君的需求,现在老师帮你补摸几下。」卓老师的大手一包,就将君君的小阴jing和小bing wan整个包在掌内。大掌顺着君君的大腿带到小腹来回搓弄个几下,君君的小嘴就泄露出细小的shen yin声。

  「啊,不对喔,比起小jj,君君更喜欢老师碰你後面的小洞洞才对。」卓老师的另一只大手边剥开君君的臀肉,边用食指和姆指就搓弄起君君肛口肉瓣了。

  被卓老师这样拨弄,原本就极为敏感的君君很快就投降了,反正不管他的意志如何,今天看来是注定要被好几个成年男人给j奸了。於是他也不多做挣扎,直接开口:「卓老师……插、插进来……我要老师的指头~」旁边的男人们一听知道君君同意了,便各自靠近来,或是伸手玩弄君君身上的嫩皮肤,或是舔弄他的敏感处。而卓老师自是听君君的话,将食指和中指一口气插到君君的肛xue内。

  「啊啊!好粗!」一下子被插入两根成年男人的指头,君君不禁叫了出来。

  「啊……好柔软……」卓老师也吓了一跳,虽然他听林品年说过君君的肛xue特别有意思,但也没想到会是这麽的柔软。

  一般来说gang交过於频繁的肛xue是有可能如此的柔软,可是君君还只是个国小三年级学生,就算每日每夜都给男人操肛门也不至於有这种柔软度,更何况一般如此柔软的肛门早已失去应有的弹性,应该是软趴趴的干起来没啥咬劲,可是君君的肛口和gong道仍是极有弹性,自然的一紧一松咬着卓老师的手指头。

  卓老师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冲到他的阴jing里了,直挺挺的阴jing顶在体育裤内撑起大大的帐篷。幸好现场的男人都是为了同样目地而来,或多或少都已经有些勃起,没人会嘲笑他的猴急。

  「林老师,我可以先使用吗?」卓老师问道。

  林品年心想自己也跟君君做过几次了,自是知道他筒道内的美妙,想必卓老师用手指已经有所查觉,便点头同意:「好啊,不过为了之後几个人着想,今天第一轮就先带套吧,免得把里头弄得过於湿滑失了性致。」君君一听林品年这麽说,心想天啊六个人还不只一次,那我要被做几次啊,整个小脸都快绿了。

  卓老师才不管君君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从同事手上接过保险套後速速套上他已完全勃起的大阴jing,看到另一个同事已先行帮君君在gong道内抹上润滑剂後,大手将君君的小pi股一拖起,直接捣了进去。

  「──啊啊!」

  虽说君君也被成年男人干过,可是这麽快速就一捅到底的倒还是第一次。只觉得肛口才被顶开,体内小点便被硬梆梆的龟tou给顶到了。

  卓老师更是爽啊,这gong道果然跟他刚才预期的一样,又柔软又紧窒,就像无数条松紧适中的橡皮筋做成的筒道一样,挤压着自己火热的阴jing。

  「哈!哈!哈!君君!你这yínxue好啊!咬得卓老师爽到不行!」卓老师大力的使着腰,好让他粗大的阴jing能在君君的肛xue中得到更强大的kuai gan。而君君的小身子被他这麽大力顶着,自然也是舒爽起来。

  卓老师不愧是体育老师,光他这样用力一顶,躺在垫子上的君君就被他顶得身子往後推去一个头份,但卓老师在往後抽的动作时抱着君君大腿根部的大手会顺势将君君往自己方向一拉,又将他拉到原位。

  就这麽大力顶个几百来下,卓老师就爽到射jing感直冲脑门,抓着君君大腿的两肘一弯,将君君往自己下体用力一拉,大阴jing就抖出一道道jingye来了。

  幸好林品年一开始有交待要带套子,否则光看卓老师这份量惊人的第一泡,还不把君君的肛xue内射满jing水吗?

  看卓老师射了jing,站在一旁的几个人开始催促他出来。

  卓老师气都还没喘完,还是只好先撤退。大阴jing离开君君的小xue时,那包着他阴jing的保险套还差点因为装了太多jingye过重而掉落在君君的肛xue内呢。

  君君被这第一棒的大棒子顶到晕头转向,还来不及清醒,第二棒又挤了进来。

  这次是林品年,之前也跟林老师做过几次,君君心想林老师的动作还算温柔,也就不怎麽紧张了。

  但他没想到,林品年之前可是念在校规规定,自然是不可能使出实力,这次私下偷搞学生当然是不一样了。於是他不再客气,放任下半身的速度用力捅起君君的肛xue。

  「啊!啊!林、林老师!别、别这麽快……君君、君君会不行啊!」君君的大腿被林品年整个抱几来压在垫子上,整个小身子像条虾子般卷曲起来,高高露出的肛口被男人的阴jing插的满满满,而男人由上往下像是凿洞机般一再用大阴jing捅刺着他稚嫩的肛门。

  「放心吧,老师已经铺好毛巾了,你就放心的尿出来吧。像上次被吴老师干到失禁一样都没问题的。」林老师yín笑着,更加大捅刺的力道。

  君君整个小脸通红着,不知是因为被林品年捅得喘不过气来,还是因为回想起当时失禁的kuai gan。

  「不要!不要!老师不要这样!」君君的小手用力推着林品年,但无耐他是个小孩子,怎麽可能推得开现在情欲高涨的成年男子。

  只见林品年动作越来越快,捅刺的力道越来越大,已经是快射jing了。

  而君君的小阴jing随着林品年的动作在自己的小肚子上一晃一晃的,看得出已经硬了。

  「啊!啊啊啊!」林品年射jing了!舒爽的射jing感让他大叫了出来。

  一鼓热流射在保险套内,因为不能打进君君的肠道内,过多的jingye只能随着套膜流动在整条阴jing表层,让君君有种错觉,彷佛体内插入的这条阴jing整个突然冲高温度般烫人,这错觉让君君达到了gao chao──於是,君君也射了。

  君君射出来的,自然不是jingye,而是尿液。

  金黄se的尿液从君君的小马眼冲了出来,因为君君整个弯曲的姿势,所以尿柱直接喷射在他的胸口,甚至嘴里。

  「啊啊……」君君呆住了,射出的kuai gan不是没有,可是射到嘴里的尿让他吐出也不是,吞下也不是。

  在场的男人们也愣住了,虽然他们想要欺负君君,但不是这种『欺负』法。

  几秒钟的空白过後,君君鼻头一皱,眼睛一红,就要放声大哭了。

  林品年第一个回过神来,他低下头,啜饮起君君射在胸口的尿液。一旁的男人们看到马上了解,各自凑上来舔起君君身上和嘴角的尿。

  「呜啊……」君君一个哭声没能喊出来,被这奇怪的一幕给吓到了。

  「呵,君君的童子尿吗?果然好喝。」

  「gao chao的尿液跟平常果然不一样,是不是特别咸湿啊?」男人们你一语我一语的,虽然句句yín话,可是君君也知道他们在安慰自己。红通通的小眼眨了几下,将泪水给收了回去。

  林品年看君君冷静下来,总算是放下心。他拉起一条大浴巾擦乾君君身体上残留的尿液後,问道:「君君还可以吗?」君君看了看剩馀的四个老师,看到他们脸上忍耐着情欲的表情,他自己也不知为什麽的点了点头,轻轻说声:「嗯。」第三个插进来的,是君君没看过的老师。他的个头虽然不高,但阴jing却是特别大。

  也许他知道自己的阴jing过大,因此他不敢太过尽情的抽插。就着半插入的状态开始抽送了起来,轻柔的动作也安抚到君君刚才受创的心。

  就这麽抽插了几百来下,男人随着一声低哼,将jingye射在套子里了。

  接下来的是君君一二年级时的导师简老师。

  「我当时就知道君君的表现极佳,可没想到会这麽好啊。」简老师将勃起的阴jing塞到君君已经有点红肿的肛口时,深深叹了口气。

  「怎麽说?」林品年问道。

  简老师一边开始起抽插的动作,一边回答:「当时只要是跟君君同组的高年级生,几乎是每个人都第一个射出jing水的。特别是好几个人都能一堂课做上两次,这可就是少见了。」君君被简老师捅得也是有舒爽到,可是听他们两个还在对话,代表简老师根本没用劲。

  一个不高兴,他将小肚子一缩,竟是用肠道把简老师的阴jing给紧紧咬住。

  「啊……」简老师一个不查,竟然差一点就射jing了。

  「怎麽了?」

  「君君这小鬼,竟然夹我。」简老师不再废话,抓起君君的两条小短腿便开始用力顶用力捅。

  「啊!啊啊!顶到了顶到了!别这麽用力顶啊!」君君被他这麽连番攻击,只能开着小嘴咿咿呀呀求饶。

  唉,这只能说是他咎由自取吧。

  好不容易被全部的男人们都上了一回,君君已是累到不行。可事情当然没这麽容易结束,第二轮又马上开始。

  这次卓老师没带保险套,直接将黝黑的肉棍子插进君君的筒道内。

  没有隔着那人工的薄薄一层膜,不只卓老师觉得更爽,就连君君也觉得体内那根大肉bang的热度不一样,被他这麽前顶後磨的,又是舒爽到射了。

  这次因为君君的小膀胱还来不及备太多尿水,加上林品年也早有查觉,即时拿毛巾接住君君的尿液。

  射出的kuai gan让君君的小身子颤抖着,连带被夹在君君体内的卓老师的阴jing也被挤压地爽到不行,自是大开jing关大射特射。jing水柱一阵阵打在君君那已被男人肉bang给磨到敏感至极的肠壁上,君君开着口「呃啊啊……啊……」地yín叫。

  接着几个男人又轮番上阵,弄得君君的小gong道里黏黏糊糊的都是男人的jingye。

  此时又轮到那个阴jing特大的老师,他见君君的小口也已大开,里头又有许多乳白的jing水做润滑,於是不再小心翼翼,将他的大阴jing经过几次插入、退出的动作後,整根都塞到君君的肛xue内。

  君君只觉得以前没被插到的深处都被塞得满满的,小肚子整个鼓起来,酸麻的感觉遍布在下体。

  「君君,怎麽样?没被这麽大的j巴给干过吧?」「啊啊……没、没有……好大……」

  「爽吗?」

  「啊!啊啊……好、好怪的感觉……」

  「什麽感觉?爽到不行?你又要尿了?」

  「不是……不知道……不太一样的感觉……」

  随着男人不再节制的抽送,君君大开的脚腿开始抽慉起来。

  「啊!啊啊!啊───」

  一鼓热液从君君的马眼喷出,洒在他的脸颊及胸口上。

  林品年急忙过来一看,可是那并不是尿液。但要说那是jingye又不太像。那液体闻起来没有尿味,也不是黄se的,可是却也不是jingye的乳白色,有着一点黏性。硬要形容,就像──女人阴dao的ai ye。

  君君在射出液体後,就像昏了过去一样不再动弹。半开的眼睛里没有对焦,红润的小脸还随着喘气一动一动的。

  林品年等人不知那是什麽,但大j巴的老师箭在弦上,也不再管君君,压着他已无意识的小身体继续做ai。动也不动的小身子顺从着男人的动作强後晃动,若非他的胸口仍在跳动,实在就像在奸尸。

  好不容易等到那巨大阴jing做够了,男人将君君的小pi股用力一掐,将那因为快射jing又更加巨大的阴jing死命往君君的小身体内挤去,bing wan皮一缩,龟tou一胀,粗大的jing水柱就射了起来。

  原本已没意识的君君被他这麽一射,僵直的小舌从半开的小嘴露了出来,小身子也跟着紧绷住。林品年在一旁注意到,君君的小马眼又滴了几滴透明、黏稠的yín水。

  虽然还有老师想要做,可是因为君君已经昏了过去,只好作罢。

  於是众人将场地和君君的身体清洁乾净,等到君君清醒後再由林品年送他回家。

  在回家路上,林品年问君君:「你身体还好吗?」「嗯,还好。」君君让林品年抱在怀中,懒懒的说。

  「君君啊,」林品年顿了一下後继续说道:「那个录影带……是你寄来的,对吧?」君君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儿他将悬空的小腿在空中晃啊晃了起下,才慢慢的说:「是或不是,又有什麽重要呢?」嗯,这是不重要,林品年心想,不过基於一个教育人员的立场,他也不太好说出实话。

  红红夕阳将两人身影拉得长长的。

  【完】

        14787字节[ 此帖被墨染空城在2015-11-28 14:3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