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淫妻交换 >   »  

【乡村故事】【作者:小愛】【完】

【乡村故事】【作者:小愛】【完】
如雾气般的小雨下个不停,小军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抬头看了看已在眼前的田坎,清叹了口气。终于完了,小军傻傻的笑望着田埌的尽头,根本不理会旁边田里老王头看傻瓜似得眼光,扛起农具,扔掉没种完的油菜,慢悠悠的向家走去。

  「小军啊,看这雨越下越大了,咋不快点走跑回去呢?」老王头披着雨衣冲小军喊着。

  「湿都湿了,跑回去还能变干不成,真是的,傻啊」小军呶呶嘴,轻声的回答着,也不管老王头听不听得到。

  「呵呵,傻小子有傻福,有个好姐姐啊……」老王头摇摇头淫荡的笑着低语,见小军根本不搭理自己,弯下腰继续着,「将剩下不多的种完早点回家了,这雨一时也停不了啊」

  *** *** *** ***

  「怎么还没回来」,晓月望着越下越大的雨,在还是土地胚子的屋子里不停的徘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尽是焦急和期待,娇俏的脸蛋儿上柳眉微锁。

  「这傻小子,下雨了也不知道回来,肯定是一根筋的想做完了回来得到自己的奖励吧」。想到这里,晓月的脸颊不由的染起一朵红霞。有些事上,弟弟似乎并不傻的。

  「不管了,得去田里找找他了」,晓月拿起家里仅有的一把伞,反手随便带了带门,冲进越来越大的雨水中。地上还好没多少积水,晓月小心的惦着脚在雨路中轻巧的跃过一个又一个的低洼水坑,细雨丝丝的飘落在轻荡在脸旁的发丝,滚落在细腻圆润的脸庞上。丰满的双峰在薄薄的毛线呢里随着跳跃不停的上下波动,煞是诱人。

  「姐,你在干嘛,你,你去哪里?」小军从田间小路刚转进大路,便一眼瞧见自己姐姐打着伞在跳着舞,恩,小军是这么认为的。因为裤子怕打湿而卷起,一双莲藕般的小腿白生生的露在外面,白洁的脚上沾着些许泥土,反倒衬出那种动人心魄的白嫩。

  「呃,你……你快过来,下雨了,怎么不早点回家啊,你,你急死我了……」晓月再也不管水坑泥洼,急忙跑过去站在小军身旁,将雨伞几乎全部罩在小军的头上。因为小军身高比晓月高上许多,晓月吃力的向上举着左手,一对饱满的乳房紧紧的顶在小军的右手臂上。「你怎么不跑回家,下这么大的雨,淋湿了会生病的」晓月责怪的望着小军说道。

  「我……」

  「好了,快走吧,拿着」晓月将伞一把塞给小军,拉着小军往回走。

  「姐,俺不打伞,给你」小军嘟着嘴说道。「反正俺都淋湿了,俺不冷」「要你拿着就拿着,听话啊,乖」晓月靠在小军身边说道。「我这不是一样的可以遮雨吗,你身高比我高,你打着我就不会淋湿的」「哦……知道了……」小军一副乖巧的样子配在这么一副体魄上看着让人有着一种混乱颠倒的错觉感。

  漫天的雨水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不多时,晓月的右半边身子也慢慢的淋湿一大块。薄薄的毛线衣本就紧紧的抱箍着一对丰满的双峰,现在淋湿的一块胸部轮廓更加明显,顶端的一颗凸起似乎也清晰可见。

  老王头跟在晓月姐弟后面,看着晓月挺翘的臀部随着走动优美的扭动着,被雨水淋湿而渐渐明晰的两瓣让他不觉口干舌燥,下身好久没反应的老二也开始蠢蠢欲动。老王头孤身一个人住着,老伴生病去得早,儿子儿媳出去打工,他自己种着几分田混自己一口饭,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轻松。而老王头跟这一对姐弟也是邻居,他还不时的接济下这姐弟二人。晓月姐弟二人父亲因为帮人盖房子从楼上摔下来死得早,母亲有着间歇性精神病,从他父亲出事后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直是晓月拉扯着弟弟长大,而弟弟似乎也遗传了母亲的病,人有些木讷呆板弱智。眼看着晓月出落成漂漂亮亮的大姑娘,也曾有人提亲,还处过一段时间,但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吹了,从那以后晓月就拒绝一切提亲。老王头想到这,也不由的嘘嘘不已,真辛苦这娇弱的小 女 孩了。而老王头也曾对晓月明里暗里的暗示过好多次,自己帮村着他们姐弟一些事,让晓月晚上有时间陪陪他,但晓月都基本对其无视,让老王头既佩服又恼怒。叹了叹气,老王头摇摇头,不想了。

  回到家,晓月反手将大门关上,拿了条干毛巾递给小军后,连忙去后屋抱了些干柴放灶台里烧水。待添够柴后,试试水温,拿过洗澡洗衣通用的大木盆,加好水吩咐小军自己脱衣服洗澡。待得进房拿衣服出来时,小军刚好脱完衣服站在木盆里。

  「啊……」晓月不由的双眼含水,满面通红。虽说自己不是没看见过弟弟的那东西,但大白天的这么站着看得这么清楚还是第一次。一根如棒缒似得肉棒高高的挺起,斜斜的向上翘着,红红的龟头被包皮抱箍着露出一半,煞是惊人。

  「姐,你怎么了?」小军看着呆呆的晓月木讷的问道。「还不快来帮我洗啊,我冷……」

  「哦,没事……好,来了……」晓月将衣服放在旁边的椅子上,挽起袖子,拿过毛巾在温水里洗了洗,站在小军身后轻轻的擦拭着。抚摸擦拭着小军健壮的身子,晓月心底有股暗流在涌动,她想起了最后处的对象跟他做得事,那种酥麻的快感……我怎么了,晓月暗暗的骂着自己,这是我弟弟,不能做那事的。晓月沉下心,让小军坐下,自己蹲在小军面前清洗着他得胸膛,而双手不时的碰触到挺翘向肚子的肉棒。忽然晓月感觉到一种异样,小军的呼吸似乎越来越粗重。她抬起头瞄向小军,发现小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胸部,低头一看,一大片百花花的乳肉露在外面。原来刚才自己换了件桃心小睡衣,只披了件外套,也没拉上拉链,弯腰蹲着,衣领敞开,一道深深的乳沟和白花花的乳房露了出来。晓月赶紧拢了拢衣服,娇红着脸,转到小军身后去擦洗。

  「不……姐姐,我要看,我要看球球…我,我好难受……」小军拉着晓月的手不让她转过去撒娇说道。「今天我把事做完了,姐姐要奖励我的」「你,哎,小军也长大了啊……」

  「好吧,今天想吃什么,等洗完澡姐姐一定帮你去买」晓月轻叹口气。其实家里根本没多少钱了,父亲的一点抚恤金被村里左扣右挪的也没多少了。

  「我,我要吃奶……」小军憋着个脸细声的说道。

  「什么?喝奶,好,待会去买吧」晓月悠悠的答到,一瓶奶打算三四块钱,可以买一天的菜了啊,她心中暗暗的思量着,为了弟弟,有什么不舍得呢。

  「我不要买,我要姐姐的奶……」小军扭捏的说道。说完不待晓月反应过来,双手一把抱住了她拖进了澡盆中。

  「啊,小军,你干嘛,不行的……」晓月被小军拦腰抱住坐在他身上,小军双手用力的揉捏着晓月丰满的玉乳,男人原始的兽性一旦被激发,正常人都是很难控制住的,何况小军脑子有些问题。

  「放手,小军……不行的」晓月涨红着脸哭啼着说道。晓月很怕但心中其实也有一种对男人的渴望,一种生理的需求。

  看到晓月哭了,小军想放手,但这时候他心中有一种更强的欲望强烈刺激着他,让他更紧的抱住晓月,头埋在晓月胸前乱拱着。

  看着小军像个小孩子似胡乱的在自己胸前寻找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似乎很兴奋却又很痛苦,晓月心中又不由的涌起一种疼怜,弟弟这辈子是不可能找到女朋友了。家里没钱,脑袋又有些不好使,自己也没用,自己给不了他什么,难道连他这点要求也不能做。晓月停止了哭泣,脸上有着一种决然,轻轻的抬起小军的头,望着小军说道「很难受吗?难受就听话,先让姐姐起来,小心感冒着凉了」小军看着自己熟悉的姐姐,似乎突然间感觉到一种不同的气息,他不知道是什么,他有点怕怕的问道,「姐姐,没事,我不难受了,我乖,你不哭……」如果老王头看到的话,他会知道,这个女人,对是女人,哪个小 女 孩已经成为真正的女人,这种气质上的改变。

  「没事,姐姐等下让你舒服,先起来擦洗干净」晓月说完,让小军站起来,用毛巾沾了水在小军依然挺立的肉棒上轻轻的抚摩着。

  「啊……姐姐,舒服……」小军扶着晓月眯着眼睛叫道。

  「好了,擦干净了换上衣服吧」晓月把衣服丢给小军,让他将水倒掉,自己又换上一些温水,脱掉衣服清洗起来。看着自己娇美的身体,晓月自己都有些迷醉。消瘦的双肩,却并不失圆润,挺拔丰满的双峰搭配着嫣红娇小的乳头,平坦顺滑的小腹,后翘圆润的臀部,纤细修长的美腿,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出水芙蓉侨佳人,美,美啊。晓月并不知道,此时有着一双眼睛在双插门的门缝外偷窥着。小军看着姐姐美妙的身子,下身刚穿上的短裤顶起个大大的帐篷,口水也不自觉间也流了出来。人类最原始的本性,在小军身上表现的一览无遗。

  晓月细细的擦洗完身子,穿上唯一一套还算是比较新款的内衣,拉着小军向房间走去。家里这唯一的一间房子以前一直是父母住的,自从他们不在后,晓月和小军就搬进去睡一起,只不过分头而睡。

  晓月坐在床头,让小军挨着自己坐着,平时他们也经常这样坐在一起,只不过今天他们穿得比较少而已。

  「小军,你不是要吃奶吗?来,吃吧」晓月抱着小军躺在自己怀里,脸上满是慈祥柔和的光芒。晓月轻轻的解开胸罩带子,指引着小军的双手慢慢的攀上自己的双峰。男人最原始的天性,对乳房的喜欢让小军双手从最初的生疏慢慢的变得灵活轻便,不时的在双峰顶端揉捏轻挤。晓月俯下身子,让双峰在小军的脸旁轻晃。

  「啊……轻点……」小军一口含住了晓月的右乳,牙齿轻轻的碾磨着丰乳顶端翘立的葡萄,惹得晓月不由一阵轻呼,她手也没闲着,在小军的乳头上轻轻的磨蹭着,这是以前的男朋友经常要求她做的,她知道这样能让男人舒服。自己已经没有亲人了,自己不能再失去这最后的弟弟,她要尽一切的努力让他快乐,包括自己的身子。

  小军不时的含弄着晓月的双峰,双手时不时的揉捏着空闲的乳房,口中发出一阵阵的吸允乳头的声音。晓月双手在小军身上四处游走,最后停留在腰部下面,穿过短裤,用力的握住了坚挺的肉棒,轻抚着龟头。

  「啊……姐姐,舒服……」小军松开含着乳头的嘴,大口的呼吸着。

  「小军,舒服吧,来,躺在床上来」晓月现在也有些动情了,既然决定给弟弟了,她反而没有什么压力,什么伦理纲常,那是有钱人讲得故事,我们穷人没有钱,弟弟没女人,我给他,其他的我都不管了,我也管不着。晓月心中思量着。

  快乐,快乐就好,弟弟快乐了,我也快乐。

  晓月让小军平躺在床上,脱下小军的短裤,跪立在他身下,双手撸动着肉棒,抬头看着小军。

  「啊……姐姐……舒服……」小军低着头望着姐姐套弄着自己的肉棒,脑中有顾冲动时时的冲击着自己下身,原来人可以这么舒服的,他现在才知道。哪个尿尿的东西被姐姐弄起来真舒服。

  套弄了一会,晓月觉得手似乎有点累了,用口,晓月记得以前男朋友让他这么做,但她死活不答应,还被骂土渣。我就不给你,晓月暗想道,这样肯定更舒服,我给我弟弟。晓月低头用舌头轻轻的在露出来的嫩红的龟头上舔弄一会,就一口含着整个龟头。

  「哦……姐姐……好舒服……好舒服……啊……」小军挺起下身叫唤道,下身不由自主的上下摆动起来。一种酥麻的感觉由大脑向下身肉棒传出,「啊,姐姐,不行了,我,我要尿尿了……」说完,要摆脱晓月的双手,但晓月毕竟有过知道是怎么回事,松开嘴,更加快速度的上下套弄起肉棒。

  「啊,尿了……姐姐……」小军下身挺起到最高点,一股股的精液冲天射出,滚滚的热烫的精子被晓月用左手遮盖着回落到右手中,她怕弄脏了床单,家里并没换洗的。

  「舒服吗,小军」晓月轻笑着望着小军问道。

  「舒服,姐姐,好舒服,比吃糖还舒服……」小军轻喘着气说道。在小军的记忆里,吃上甜甜的糖是他认为最舒服的,当然,是在这以前。

  晓月下床去洗了洗手,拿来毛巾正准备擦洗下小军的肉棒,却发现似乎根本没有变小的迹象。不是射完就变小的嘛?晓月疑惑的想道。因为他以前的男朋友就是这样子啊。

  「姐姐,我还想要……」小军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晓月瞪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小军。

  「好吧,姐姐帮你……」晓月也不擦拭肉棒了。把毛巾放床边椅子上,脱掉内裤,她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湿了,而且湿得很彻底。一片片的阴毛被淫水沾湿紧贴在大阴唇上,晓月抬起湿漉漉的阴道,扶着小军的肉棒,轻轻的坐下去。

  「啊……」两人几乎同时轻声呻咛起来,好涨好满啊,晓月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充实感,似乎比以前的男友的还大。好热好湿好紧啊,小军最直白的想法却显示着这个美丽女人的阴道是何等的极品。

  晓月并不敢一次性坐到底,半蹲着开始慢慢的上下抽动着身体,在肉棒被淫水充分湿润后才放松身体,整个人缓缓的坐了下去。

  「啊……」晓月开始有些迷乱的呻咛起来,双手抚摸着自己的玉乳,盈盈一握的细腰轻盈的摆动着。

  「姐姐,好滑,好舒服,快……」小军说完不由自己的上身挺起,双手抱着晓月的柳腰想翻身起来,下身的肉棒因为起身而不由向外滑落。

  「啊,小军……慢点…别…哦……」小军突然而至的举动让晓月一惊,她舍不得刚让自己有了一些乐趣的肉棒离开自己的身体。晓月一手勾搭着小军的颈脖,一手扶着小军的肩膀慢慢的躺下去,小军这时候出乎意料的很是配合的慢慢放倒晓月,抱住姐姐的双腿开始趴在她身上卖力的抽插起来。

  啪啪的肉体接触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湿湿的雨水气混合着满室的淫液问道,让整个房间充满着暧昧的气息。

  「啊……小军……姐姐好舒服……」晓月充满诱惑的呻咛让小军男人的雄风大发,俯下身子趴在晓月身上一边一手玩弄着高挺耸立的乳房,一边张嘴吸允着粉红娇嫩的乳头。

  「姐姐,你的肉肉夹得我好舒服啊……」小军抬头望着晓月高兴的说道,下身更加快的抽插打击着晓月的身体。

  「啊……弟弟……好弟弟……你让姐姐舒服死了……啊……不行了……」晓月眯着双眼,绯红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檀口微启,娇喘吁吁,双手紧紧的抱着小军,一对玉腿绷得笔直笔直的,屁股努力挺起向上迎合着小军更深的插入,大呼一声,瘫软在床上。

  「哦,姐姐……我,我又要尿尿了……」小军在抽插了数百下后,终于忍受不住,将肉棒紧紧的顶在晓月身体深处,一波波滚热的精华被注入晓月的阴道深处。

  「啊……哦……」晓月感受到一股股滚烫的液体狠狠的撞击在自己身体的最深处,不由的高声呻咛起来,双手死死的抱住小军的肩膀,长长的指甲尖深深的掐入小军的肌肉里。投入的两个人却没有发现简陋的房间后面塞着硬纸板的破碎的窗户后面,老王头瞪大着眼睛,正一手板着纸板,一手在下身狠狠的撸动着。

  「我一定要得到你这小贱人的身体,晓月妹子,让你乖乖的趴在我身下服侍我」窗外的雨似乎慢慢的停止了,静静的房间里都能听到外面屋檐上雨滴滚落下地面的滴滴答答的声音,细细的呼吸声回荡在房间里。春光四季有,何必待三月。

  晓月穿着内衣怀抱着熟睡过去的弟弟,轻轻的抚摩着他地胸膛,我们这样是不是真的可以?晓月似乎又开始有了一些犹豫,恍惚间好像看到窗外有个影子晃动,一陈细碎的脚步传来。

  「谁……」晓月轻轻的抬起弟弟的头将他放在床上,拉起被子盖在他身上,起身披上一件厚外套,对着窗外问道。

  「哦,是我……」老王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你有什么事么」晓月站在后门口却并没打算开门的问道。

  「呵呵……晓月妹子开下门,我有点事跟你说」老王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声音传来。

  「哦,等等」晓月本不想开门,但想想老王头平时对自己和小军都还挺照顾的,虽然有点色色的,可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倒是自己找他帮过几次忙,也还是把门打开,将老王头让进房间。

  「上次看见你家二楼暗阁楼里有几样工具,我做个椅子,借我用用……」老王头似乎真没什么意图,进门开门见山的说道。晓月暗道自己想多了,自己家虽是平房,但正屋前半部分装了几块预制水泥块,可以放放不是经常用到的杂物工具,而自己家上面确实有一些。

  「哦,好的,我帮你照着吧」晓月说完进去房间拿过手电筒和老王头一起顺着踩在上面咯吱响的梯子爬了上去。

  「在这里,是这个吧,啊……,你干嘛……」晓月拿起几样工具刚转过头,却看见老王头一脸淫笑着抱向自己,「晓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有事找我嘛,你跟你弟弟做的事我都看见了,哈哈,想不到你在床上这么淫荡啊」老王头搂着晓月,双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最后停留在晓月高挺丰满的乳肉上。「哈哈,感觉真舒服,年轻就是好啊,这肌肤滑嫩清香的」「你放开我,别,不要这样…啊…」晓月听着老王头的话很愤怒也很羞愧,虽然自己说不怕流言蜚语,但真让别人知道了,她还是害怕面对的。晓月双手紧紧的护住胸部,板起了脸对老王头说道「再不放手我叫人了……」「哈哈,你敢叫,你敢叫人,就不怕我将你和你弟弟乱伦的事情讲出去」老王头眯着眼色迷迷的看着晓月「来吧,俺可比你那傻瓜弟弟会疼人哦」「滚……你给我滚」听到老王头提到把自己和弟弟的事情抖出去,晓月就已经浑身发抖,当听到他骂弟弟傻瓜时,她再也忍不住大骂起来。

  「你……好……你他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明天看你怎么出门……」老王头气愤愤的甩了甩手,反身过去准备下楼梯。

  「不,不行,不能让他传扬出去……绝对不行,我……就算我没事,可弟弟,弟弟以后出去不天天被嘲笑,被欺负……」晓月心中思索着,怒从心中生,恶从胆边起,她从身后对着老王头狠狠的推过去。

  突然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老王头本能的向旁边挪了挪,却见晓月举着双手从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扑了过去,老王头本能的想去抓晓月,双手一捞,抓住了晓月后颈的外套领子。「你,你想干嘛……」老王头开始有些害怕了,他第一次面对一个小女子感觉到了一种透彻心底的寒气。

  「呵呵……」如银铃般却充满着绝望悲切的笑声从晓月口中传去,「你说我想干嘛,你一个可以当我爷爷的人想对我做什么,你不问问你想做什么……」「可以的话,帮我多照看看下我弟弟,好吗?」晓月双眼含泪的望着老王头,「您其实是个好人,可为什么要逼我呢,放手吧……」晓月双手高举,让外套顺着自己双手滑落,死了好,一切解脱,只是可怜弟弟一个人……如秋冬飘落的成熟的果实,晓月重重的摔落在泥土地上,红红的泥土如被枫叶覆盖过一般,无比刺眼……

  「姐姐……姐姐……」一阵阵的干瘪嘶哑的疼哭声回荡在小小的村庄里,让人心酸……

  【完】

????????字节:14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