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淫妻交换 >   »  

【老妈是否已被人操?】【作者:kof854401376】【

【老妈是否已被人操?】【作者:kof854401376】【
事情发生在今年的2月25号,头一天晚上跟朋友们在酒吧喝得头昏难忍,我本来和老妈说好是当天晚上不回来的,因为上诉原因,被迫回家。老妈是去参加她们同学会了,本来她也是说过不回来的。但当我到家时才发现老妈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子已经掀在一边,毕竟冬天,虽然怕吵醒老妈,不过我还是决定给她盖上大被,并且加上一床毛毯。同时我心里 之纳闷,之前去同学会的时候明明和那帮我称之为阿姨的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说了半晚,又是商量泡温泉,又是说要去哪儿吃烤全羊,简直像一群林子的飞鸟。可这会儿怎么就跑回来了?而且从热水器还烧着来看,老妈明显是回来后开过的,怎么会疲惫成这样?原本应该是要准备洗澡的吧?居然等不到烧80度洗一个澡就睡了?从老妈红扑扑的脸庞来看,应该是喝了酒,但是酒味并不浓。想了想,我还是低下头去闻了闻老妈。果然是喝酒了,而因为我本身是近视,又喝得头昏眼花。之前除了看到老妈脸上红红的,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直到我靠近她脸之后才发现,老妈居然在嘴上抹了唇彩,且上眼皮也擦着银亮的眼影。这令我很是惊异,因为对于自己亲妈,我是相当了解的,除了在我初中时也追过一段时间的时髦,可自从40岁以后老妈就不怎么爱化妆了,一心只是做好家务,上好自己的班。就连涂的指甲油都是最老式的大红色而已,要说她和这帮阿姨聚会也不是有多难得,基本上只要有个时间,偶尔双休什么的,都会聚在某家玩上个1、2天。但每次回来,我回家后看到的都是于下几种情况:1、做家务。2、看电视或者勾勾十字绣 3、做她自己的账目表。总得来讲,应该是和平常生活状态没什么两样,而且大多数时候,只要她要在外过夜,我都会打个电话给她,每次打过去也总能听到对面一群妇女叽叽喳喳的聊天声和欢快的笑声。只唯独这一次,竟醉到如此程度?以至于我一系列的动作她都毫无知觉,我们这里治安并不好,偷盗是常有之事,所以这里家家户户的人大多都很警觉,老妈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平时一点轻微的响动,即使在熟睡中她都会醒来。可唯有这次,是什么事让老妈如此开心?放下一身警戒喝到这样烂醉如泥,说句不好听的,完全就是死猪一般啊。不过说起来呢毕竟自己也在酒醉中,但我还并未洗漱,所以还是到卫生间去打理一番。

  几番清水的冲刷,加之在路上也吐过,此刻脑子也清醒了些,半醒半迷之间突然我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老妈是怎么回来的?她们去聚会的地方距市区有几十多公里之遥,即使是白天坐车回来也要好几个小时,这还不算一路走走停停的红灯,上下车的乘客,而刚刚烧到60度的热水器清楚的告诉我,老妈回来的时间绝对在一个小时在内。这个时间点来说是不可能有大客车的。那么她必定就是被人送回来的,可是会是谁呢?如果抛开她们今天聚会有我不认识的人来谈,哪些阿姨的老公有车的只有两个。而这2个人又都家住我和我家相反的方向。难到他们送我妈回来又开车回去?可这天毕竟寒冷,这一去一来他们到家时又是几点?

  况且像这种烂醉如泥的情况老妈不回来才应该符合逻辑吧?老妈一向不喜麻烦别人,按她的话说就是一有求于人,就欠了别人情,哪怕事情再小,关系再好。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她非要在这大晚上的急忙回家?回来做什么?就是睡吗?多想无意义,我这人就是想到就要干,当即电话至我一个姨妈。

  当我挂断电话的时候,浑身冰凉。因为事情,朝着我心里深处最怀疑,又最不想承认的方向发展了,谭姨(聚会主办者)告诉我,现在她们依然在打麻将吃宵夜,而那两个有车的伯伯也并没有离开。“你们都还玩着呢,我妈到先跑回来了,真是不够意思呵,谭姨今天大家还开心吧?”我心里慌张,不好强硬追问。谭姨却并没有什么遮掩。旋即就回我道:“你妈不是跟宋白生回来了吗?是他送你妈回来的呀。你妈也真是,本来说好明天大家还一起去看蜂蜜展呢她非要说你有急找她,刚好老宋有车,你妈跟他就一路回去了。我还打电话给你妈问她到家没,可是一直也没接啊。对了,你是什么急事啊?非要这大晚上的找你妈,你不知道啊,她今天喝了不少酒,整个人都不清楚了,就不该回去的,你这娃娃啊。”老宋?我印象里并没有这个人,也从未听我妈提起过,我压下心里的黑暗和疑问,假装答道:“谭姨,哎,要说也怪我,今儿我喝多了,浑身难受,我妈之前不是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吗?你也知道她紧张我得很,我二十多岁能有什么事?又不是小姑娘,我朋友们又笑话我,当时借酒劲,我就吼了我妈。你看这事闹得,她肯定是生气了呗,昨天她还说要去和您们几个聊通宵呢。对了谭姨,这个宋叔叔是谁啊?平时没听你们说过啊?”这个人是谁关系到我最直接的猜想,不问不行。谭姨倒也没做多想便回我:

  “老宋以前是我们同校的,不过后来他爹有本事,早年就去市区住了,这几十年大家都没联系过,今天也不知道是谁捞着他电话就把老宋给叫过来一起聚聚了。也亏得有他,不然你这娃娃大晚上耍酒疯欺负你妈,你妈又是一根筋,非回家不可,没有老宋开车送她,你妈怕也回不去,这个点别说公交,打的也没有走这么远的。”

  后来谭姨又告诫我大了,套对自己妈妈好点,我耐着心一一应下,然后挂断了电话。但其实我并没有接到我妈的电话。而这也是没有过的,昨日我告诉我妈要去喝酒,平日在晚上10点左右她也必定会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叫我少喝点,早回家。

  今晚先不说她急急忙忙回家干嘛,这个按常理必给我打的电话也没有打,到底是太累?   又或者是不方便打?

  上诉一系列事情被我串联起来,立马有了一个大体的思路,我并非小孩,所有东西该懂的都懂,加之平日上网也多有接触,我很清楚的明白有可能发生了什么。

  只是这也仅仅是我自己主管的想的往那方面想而已,很可能就是这个老宋顺路送我妈回来,然后就走了?但我对这个人一无所知,无论好坏,都只是我自己猜测罢了。暂时把这事放一边,我觉得索性还是再洗个澡算了,必经明天也冷,哪儿也不去,洗个澡睡觉到明天中午那指定舒服,对于我妈的事,我也暂且以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待,以后再慢慢问好了。不过,天不随人愿,就在我脱下衣物丢在盆里时,发现了让我脑子轰然一炸的东西。那是我妈的内裤,一套稍显情趣的花网内裤,不过在我看来,一个奔50的女人一般穿的内裤应该是乳白色的大衩裤,起码我印象应该是这样。让我惊异和恐惧的不在于此,而是裤裆的中间,有着清清楚楚的,位于阴道口底部的位置上,那里有着已经干固后的白色半痕!当时我真的是脑浆炸裂男孩!我从未想过会在我妈的内裤上发现这种东西。为什么不会?

  因为抛开我爸的年龄不提,他在外出差是长期的,一直以来,基本上就是我我妈两个人生活,我爸就是过年回来一次,所以这内裤的上白色物体如果是精液,那也根本不是我爸的,因为在3天前我才和他通过电话,我爸也根本没有回来。在这里我要说明一点,我妈内裤上白色物体,绝非是我自己手淫喷上去,或者用其他类似的物体倒在上面,这个东西根本我就不知来源,如有虚言,我出门被车撞死!

  话头说回来,发现我妈内裤上的东西后,我没做多想,立马拿到鼻边闻起来,我要确定这是否有精液特有的腥臭,但是很遗憾。内裤上的这滩物质的腥臭确是和精液一个味,并且腥中带酸。我回过神来,但是万一是冤枉老妈了?也许这是白带?虽为绅士,但我还没有重口到去了解白带的相关性事的地步,于是果断百度一下,出来后的结果让我无法判断,因为白带和精液很像,我一个外行者实难从中判断出到底是什么,况且我也从未闻过妇女白带的味道是什么样的……但这件事既然发生了,它就如一根鱼刺般卡住的我咽喉,让我无时无刻不处在难过和烦恼之中。带着这样的疑问和遗憾,我还是当挡不住身体的酸软冲忙洗了个澡,然后上床睡觉,路过卧室时我看到,老妈亮晶晶的嘴唇,微微向上弯……做了什么幸福的梦吗?

  此后的三天中,我说不上万念俱灰,但也算得上浑浑噩噩。因为在我看来,如果老妈出轨,先撇开在外辛苦工作的爸爸不谈,就是作为儿子,我也于心难安,虽然我也曾有过绿妈的爱好和想法,但那仅仅是网上虚假的聊天和自己幻想出的情景,甚至在聊天中,我也一直想和与我有同样爱好的人同等角度的谈话,我也从未在绿妈相关的一些群中叫别人什么爸爸,主人之类,就算是幻想,我也不会低三下四的做一条狗,性癖和某种尊严,并不冲突。并且在后来,我放弃了这种癖好,毕竟是生我养我的亲母,怎能拿她来侮辱进而满足自己。不提绿妈这种爱好,一个正常的男生,知道自己妈妈被人惦记,一般都是愤怒或者具有攻击性的,况且我已踏入社会,二十好几,自己妈妈也应该是走入一种更加慈祥温暖的形象,怎么会又再与性扯上关系?在我们这个地方,偷情虽然一样不少,但是多事发生在20-30岁女性之间,有的是太年轻没有责任心,有的是嫌老公没钱之类的。但是我还真没听到过40多岁的女人偷情的。起码,我们这个小区,还从未听过这种闲话。所以我很害怕,我害怕老宋和我妈如果有关系,而且是比一 夜情更加复杂的关系?如果被发现,以后我和我爹会被人怎样看待?我怕从此以后,我们一家被人戳着后背侮辱……就在我每天茶饭不思,浑浑噩噩的时候,事情又有了新的转机,不过这次,是向着更黑暗的方向,事情发生在昨天,家里电视坏了,虽然有电脑也是一样,不过毕竟各有各的存在意义,不修也不行,老妈这几天也比以前有些不同了,我感觉她整个没有那种随意轻松的感觉,好像沐浴在黑暗里的盗贼,嗯,就是那种鬼鬼祟祟的感觉,要不就是站在窗口看人过路,一看就是几个小时问她想什么,她也不跟我讲。并且在27号那天打了个很长的电话,我装做睡觉,其实是想偷听、电话是打给我六姨,老妈和六姨的关系较其他几个姨妈更好。  但是有门板遮挡,我并没有听清全部,只是隐约听到关于妇科病的一些事。什么来了,不多,时间不对等等一些词语。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高兴,或许我妈真是妇科病的问题?那晚内裤上的东西搞不好就是白带什么的。我可能是冤枉她了,于是我打起精神,一改这几天的疲乏,兴致比较高的找我妈聊天,不过老妈依然躲躲闪闪,一会跑去喝水,一会儿跑去弄头发,就是不会好好坐在沙发上。东扯西扯一阵之后,老妈突然接了个电话,说是要去办公室处理点事,叫我等修电视的师傅,一会她买菜回来吃火锅。眼看老妈有事要忙,我也不再多啰嗦,于是等她离开后边上网边等修电视的师傅到来,等了足有3个小时,修电视的师傅终于到来,我刚进厨房到了热茶,还没放下就听师傅说要电视机的发票。老妈也没给我找出来啊,我叫师傅喝口茶休息会儿,我进卧室找,我家的所有收据、发票、证件全部都由老妈保管,一般都放在梳妆台的柜子里,可这回我找了半天,也不见电视机的发票,转念想想,会不会是放在床头柜了?我顺手就打开了老妈的床头柜,可发票没看到,倒先看到了一个精致的女式钱包,老妈什么时候买的这个包啊?还挺漂亮,当时我急着找发票,就把包丢在一边,最后终于在柜子死角找到了薄薄的一张票据,这个师傅也算厉害,修了半个小时左右,就把电视的问题解决,还顺带把松动的音频接口给我重焊了一个,这个服务要赞一下。虚情假意的留这个师傅吃饭,人家肯定不敢乱在客户家吃饭了,收钱之后就将我“一番好意”推脱掉。

  等我倒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之后,回想起哪里不对劲,对了,是我妈那个小包,之前她出门时背了大包,她的东西应该是放在大包里吧?可这个小包也好沉,对于前几天的暧昧事件,我并没有完全落心,依然有些无法说服自己的细节……然而不待我再有其他的想法,接下来包里呈现出来的物品,无情的击碎了自己幼稚的心里,因为在老妈这个包里,放着的除了一对玛瑙色的手镯,一面精致的镜子,剩下的就是让我无法再天真妄想的现实物品:避孕套和避孕药……对于一个老公长期在外的女人来说,在她随身物品里出现避孕用品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能明白。这下事情应该明了,老妈应该是红杏出墙了,对于我来说,这个结果虽然打击巨大,但也算心理有所准备,毕竟从那晚我看到她内裤上的白色物体时。潜意识里我就认为老妈应该是被操了的。只是随着避孕物品的出现,随之而来了一个新问题,我妈今年48岁了,这个年龄的妇女应该是做个绝育手术的。为什么老妈会用这些东西?就算偷情,都结扎了还担心怀孕问题吗?而我清楚的记得,初一时,老妈和老爸商量过,都去做过结扎手术的,当时外婆还说别忙去,万一以后国家放宽政策还可以再生一个。但是当时父母都毫无顾虑的去做了手术的。为什么今天我会在老妈包里看到避孕用的东西?她为什么要用?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还是她取出了绝育环?这……我已不敢再细想,老爸远在他乡,丈夫不再身边,妻子取出绝育环是要做什么?

  或者说她要为谁做?但如果我妈真的准备给谁再生个孩子,她这个年龄?

  可能吗?不危险吗?妈,你到底为了谁?甘愿这样?

  而像呼应我的想法一样,说好今晚一起吃火锅的老妈,食言了,而她只是说有要事,让我出去吃,而直到晚上2点,老妈才回家,喇嘛特意跑来看了我一眼,我装做熟睡不起,她还悄悄的叫了我一声,确定我睡沉之后,老妈匆忙的洗了澡然后睡下了,我不死心的等她睡着后跑去厕所,果然有她刚换下的内衣裤,只是这次上面除了肥皂的味道,再没有其他不该出现的东西。

  字节数:1052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