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主页 > 小说专区 > 淫妻交换 >   »  

【儿时回忆之校办工厂】【上】【作者:CLEAN】【

【儿时回忆之校办工厂】【上】【作者:CLEAN】【
棉白色的内裤,包不住那雪白的屁股肉,几根不听话的阴毛,从内裤的边缘探了出来。突然,裙子落下遮住了内裤,我赶忙移开目光。

  妈妈放下电话,转身对我说。「咱们先吃吧,你爸脱不开身,在食堂吃了。」果然,今年爸爸带一中高 三的班,放学和晚自习的时间里被各种事情塞满,根本没有时间回家吃饭。

  总是加班的爸爸,又给出了我和妈妈的专属时间——不知何时,我突然对妈妈那熟女的身体充满了向往,喜欢让妈妈更喜欢我,不停的在和妈妈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里讨妈妈欢心。

  「妈妈,我今天体育课跑步拿到了全班第三名呢!」「真棒。」妈妈笑着用白皙的手摸了摸我的脸蛋,接着说「要是你在期末考试能拿到全班第三名,那妈妈就更高兴了。」「嗯,那如果我期末考进全班前三名,妈妈奖励我什么呀?」我咀嚼着嘴里的米饭,嘟囔道。

  「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妈妈都给你买,或者奖励你额外的上网时间。」妈妈那放佛会笑的眸子看着我。

  「我想要的……是妈妈。」我心里嘀咕着,不过嘴上可不敢说。

  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不在家睡觉,我就可以偷偷溜进妈妈的房间里,看看她的……身体。

  「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混着我的小伙伴虎子的喊声「李冬如,出去玩了。」「好啦,我来了。」我把手上的水一甩,打开门小跑了出去。

  「小心点儿,别摔着,早点儿回来啊。」正在洗碗的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大声说。

  「知道啦。」我回头朝妈妈说,「虎子咱们走,都谁啊今天?」「今天人全,算上你我一共八个人呢,大明说咱们去校工厂区探险!」算上我和虎子的八个人都是一中家属小区里教师的孩子,经常在一起玩,而其中我和虎子特别铁,算是死党。

  而校工厂则是一中的校办工厂,在小区和一中校区之间。晚上工人下班后,只有一个开门老头,其他地方都是黑的,所以这也就成了我们最喜欢去的「探险地」。

  看门老头六十多岁,是个鳏夫。他体型中等偏胖,头发花白,夏天总爱穿着个白色背心,拿着一把蒲扇坐在椅子上听广播。

  至于他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也从没有人见有亲戚来探望他。不过我们倒是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红鼻子老头」,因为他的鼻子一喝酒就特别红。

  「嘘……『红鼻子老头』在听广播。」前面带路的大明把手指放在嘴唇上。

  我们熟练的翻进工厂。

  「今天咱们去探大烟囱,听我哥说那个厂房以前是焚化死人用的,后来才改作工厂。」大明的一句话把我吓了一跳,我甚至听到自己的心猛得跳了一下。

  「怎么,吓到了,认怂就回家吧。」大明看我们都呆住了,得意的一笑,很满意这句话的效果。

  当然,肯定没有人认怂,我们靠着围墙的阴影向「大烟囱」靠近,而我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前面是虎子……我的衣领突然猛得被一个力抓住,我连忙向前面的虎子呼救,可呼救声却被另个声音压制住了「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看我不抓住你们!!!」「是『红鼻子老头』,快跑啊!」大明他们一惊,四散跑开。

  虎子本来也跑开了,可一看被抓住的是我,又跑回来救我。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个老头也比我们两个小孩子力气大多了,我们两个被他擒住,带回了他的传达室。

  红鼻子老头鼓起的肚囊和凸起下垂的胸部撑起了他标准的白背心,腋毛都从胳膊缝里跑了出来,脸上脑门上全是油,头发也油腻腻的,看来是很多天没洗过澡了。

  他指着我们的鼻子骂我们是「小偷」,并让我们用传达室电话把家长叫来。

  半小时后,我妈妈和虎子他妈都气喘吁吁的到了工厂的传达室。

  虎子他妈是个四肢短小,体重严重超标的女人,特别像发福版的演员「元秋」。

  而我妈则完全不同,俨然是一个美妇人的样子,硕大的乳房在碎花衣里翻滚——看来妈妈是快步走过来的。

  「红鼻子老头」从妈妈刚一进屋,就盯着她翻滚的胸部看,明显是被妈妈硕大的肉兔吸引住了。

  这我可就不高兴了,我妈妈虽然不是什么贵妇人,但也是个良家妇女,平时只有我和我爸爸能这么盯着我妈看,你个看门老头算个什么东西!

  「哎……老头,你看什么呢,有什么事情快跟我妈说啊!」我阴阳怪气的说道,虎子从旁边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您听听,您听听,这一点儿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一把年纪就这么叫我,这是小孩子应该说的么!」红鼻子老头也发现了自己的丑态,但随即从我话里挑刺,转移了注意力。

  「小如,妈妈平时教你没有,要叫爷爷!」妈妈一边擦脸上的汗珠,一边瞪了我一眼。

  「哦,知道了。」我小声说,心里则是很不服气。

  「知道了你倒是叫啊!」红鼻子老头得理不饶人,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盯着我。

  「爷……爷」我心里恨死这个死老头了,嘴上虽然叫了,可心里却咒骂他死了没人收尸。

  红鼻子老头把事情原委和我妈妈和虎子他妈说了一遍,确凿的认定我们是要近来偷东西,表示要把我们交到学校里去。

  我妈和虎子妈一听就说不行,丈夫都在一中教书,如果传出去儿子竟然偷东西,那岂不是没脸见人了。

  红鼻子老头也是吓唬一下她们,接着表示只要我和虎子一人写一份检讨书交给他,他就不追究了。

  我妈连忙带着我向红鼻子老头道谢,表示一定在周末前把检讨书交给他。

  「我们真的没有去偷东西,是去里面『探险』去了!」回家的路上,我冲着我妈和虎子妈说。

  「小如,别说了,该写就写。」我妈没听我的解释,转头又跟虎子妈聊开了。

  我心里委屈极了,默不作声。不过一听我妈和虎子妈的聊天,不禁心里乐开了花:我爸作为高 三班主任,今晚被学校要求留校值班,监督学生回宿舍后的学习生活。

  晚上,我在给妈妈泡茶的时候,偷偷加进去了我准备好的安眠药。

  「小如,你泡的哪罐茶叶啊,这水怎么这么苦啊!」「啊……就是以前泡的那罐茶叶啊,可能是妈妈刚刚吃了甜点的缘故。」妈妈认同了我的说法,把整杯茶喝了进去。

  我心里激动极了,设了一个凌晨一点半的闹钟,美滋滋的躺在床上。

  凌晨一点半,闹钟没有响。

  因为我已经在一点就把它取消了,我完全没有睡觉。

  偷偷的走进妈妈的床边,看着熟悉的脸庞,我轻声叫着「妈妈,妈妈。」并推搡着妈妈的身体。

  药效很好,妈妈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我手心都开始出汗了。

  酷热的夏夜,妈妈只是盖了一层薄被套,被我轻易掀开。接着,我又褪下妈妈的内裤,放在鼻子下面深深的一闻,一股清香的气味儿。

  我撇开内裤,打开手中早就准备好的LED小手电。

  浓密的阴毛,从饱满的阴阜绵延到两片闭合的深色阴唇上,有些那种女性阴户独有的气味儿,这是我对妈妈外阴部的第一印象。

  我把手电放到床上,颤悠悠的双手摸了一下妈妈的阴蒂,那颗小肉豆好像颤抖了一下。我抬头看了一下妈妈的脸庞,依然是睡得那么恬静,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的大手指按住妈妈的大阴唇上,轻轻向两侧用力,两篇褐色的小阴唇随着慢慢绽开,同时绽开的还有粉红色的黏膜上侧的尿道口和下侧的阴道口。因为没有阴茎的插入,妈妈的阴道口是闭合的。

  而在下面就是会阴和肛门,深色的肛门区域褶皱排成一圈,像一朵安静的小雏菊,一些皮肤的凸起点缀其中。

  我叼住手电,大拇指又加了点儿力气,闭合的阴道口慢慢被拉开。我出生的地方,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妈妈的阴道浅出被手电光照的十分清楚,嫩红色的黏膜,乳白色的分泌物和里面微微翻滚的阴肉,仿佛在让我进去。

  妈妈的阴道,我只是看看,不能……

  其实,我就插一下也没什么的。

  我脱下自己的内裤,看着细小的阴茎,龟头的前端已经顶出了包皮的束缚,前端的深褐色昭示着雄性的霸道,可以插入一切雌性的阴道,即使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我右手抓住阴茎,颤悠悠的把着龟头朝母亲的阴道凑过去。

  当龟头的前端碰到母亲阴唇的那一瞬间,我的脑袋突然向被一只无形的手提起一样,龟头的前端冒出了白色的液体——精液全都射在了妈妈的外阴上,还有一缕射在了妈妈的肚皮上,我还没进去就射了。

  射完精液的我冷静了很多,没有更多懊悔,我用卫生纸将母亲身上的精液擦干净,给她穿上内裤。轻轻的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回到自己的屋里辗转反侧。

  从那天之后,我对母亲的爱恋程度好像又增加了似的,就好像妈妈就是我的情侣一样,甚至看到她和爸爸亲昵都有些嫉妒。

  给红鼻子老头的检讨书我在周六写好了,晚上一个人给他送过去了。可到了那里,红鼻子老头却一反往常的凶态,让我坐在椅子上,还给我倒了一杯果汁。

  可这果汁是我最讨厌喝的山楂果汁,我只是抿了一小口,就……就……就倒下了……「小如又犯什么错了,他人在哪里呢?」妈妈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迷迷糊糊的醒了,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箱子里,手脚被捆住,嘴也被堵上了,浑身没有力气。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听见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是人走动的声音,推开门的声音。

  我用了全身的力气翻了个身,终于发现眼前有个缝隙可以看见我所在空间外面的景象:两个白花花的肉身子正在床上扭动着,更准确的说是一个蜡黄全是松软皮肤的身体正趴在一个一动不动的丰满的肉体身上。

  竟然是红鼻子老头趴在我妈的身体上!肏,这老头一定是骗我妈来这里,然后从水里放了药药倒她了!

  妈妈是我的……你这个老畜生……刚才扭动身体用了我所有的力气,我虽然心里是一座爆发的火山,却使不出半点儿力气,只能睁大眼睛看着红鼻子老头的所作所为。

  「美人儿,前几天你儿子犯事儿的时候,我就看上你了,嘿嘿嘿。」红鼻子老头吸吮着妈妈白滑的大奶子,手揉扯着另一个奶子的乳头。

  我还没有这么粗鲁的摸过妈妈的乳房呢,这个老畜生,活该你丧妻当鳏夫。

  红鼻子老头又开始用舌头在我妈妈的脖子上和耳后根上亲吻,油腻腻的脸紧贴我妈细滑的脸蛋,真是暴殄天物啊。

  「干,真他妈的肉头儿啊,干起来一定爽死了。」红鼻子老头脱下身上仅存的内裤,向后一扔正好扔到了我所在空间的前面,顿时一股尿骚味儿和腥臭味儿扑面而来——这老头是有多久没洗过澡了,鸡巴都这味儿了。

  背对着我,红鼻子老头把我妈的双腿打开,整个身子压在妈妈上面,两条松垮的腿分成一个倒「V」字,一根暗赤色的阴茎连着一大块赤红的龟头,以及一坨毛烘烘的阴囊垂吊在老头「V」字的腿中间。

  我看的口干舌燥,胸闷无比,因为我要亲眼看着一个傻逼老头要举起他那根臭的不行的鸡巴肏我最爱的母亲了。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母亲和父亲的性爱场面,甚至幻想过母亲和别人的性爱场面,也因此打了无数次飞机,可当母亲真正的像一块肥肉一样被一个老头压在身下即将失身,我却是想要哭了的感觉。

  我还没哭出来,红鼻子老头屁股上的肌肉一收缩,毛烘烘的卵蛋啪嗒打到了我妈妈的屁股肉上面。「爽死了,里面好紧啊,美死我了!」红鼻子老头欲仙欲死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像无数利剑插进我的心窝里——我最爱的妈妈,被他……竟然被他上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划过我的脸庞,耳边放佛有一个魔鬼在嘲讽我:「你不是看不起这个臭老头吗,可就是他干了你最爱的妈妈哦,他的大鸡巴多少天没洗了就在你出生的圣洁的肉洞里来回的穿梭哦,哇哈哈哈!「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只能模糊的看见一个松软的阴囊不停的从我妈的屁股缝前面由远到近,耳边传来肉体交媾的「啪啪啪」和木床「吱呀吱呀」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可「啪啪啪」和「吱呀吱呀」的声音继续的嘲讽着我。

  我深吸一口气,重新张开眼睛:一个满身松皮,背身都长了些许老人斑,花白了头发的老头,趴在一个丰腴雪白的女人身上,像是一个发情的公牛一样不停的抽动自己的身体,仿佛每一下都要把整个下半身塞进女人的洞口里去似的。

  「嗯,哼,嗯,哼」红鼻子老肉鼻子和嘴巴都发出喜悦的颤音,这他妈能不高兴么,在这么一大把年纪,守了多少年的空床,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一根汗毛的鸡巴干上了我妈妈这样近乎完美的熟女肉体!

  泪水渐渐干了,可只是能更看清红鼻子老头如何惬意的干着我妈——妈妈雪白光滑的大腿上,支撑着一坨松垮垮的肉屁股,屁股下面垂着的毛蛋前后来回,毛蛋连接着的阴茎则在妈妈的阴道,温软潮湿,弹滑无比的肉洞里来回抽插,想停都停不下来。赤红色的龟头每一次进入我妈的肉洞口,都像利刃插入我的心扉。

  「嗯……嗯,妈的,先射吧。」红鼻子老头的屁股紧紧的贴住我妈的身体,卵蛋开始剧烈的起伏——一股一股,老头子攒了几十年的子孙液正输送入我妈的子宫里。

  「呜……嗯,还真是不行了。」红鼻子老头把阴茎从我妈阴道里抽出,赤脚离开。我双眼死死地盯住妈妈被蹂躏过的外阴——靠近阴唇的阴毛被打湿,两片小阴唇东倒西歪的,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白色液体挂在粘膜上。

  畜生,这个畜生,我都没有插进去过啊,这个老畜生,我心里无尽的悲哀。

  可这竟然不是结束,也就是过了五分钟,红鼻子老头的鸡巴竟然又矗立了起来。

  他抱起妈妈软软的身体,走到了一个我观察的死角去。

  「哎,放在这个茶几上,我就能玩个狗交式了,不知道她老公有没有这样干过他呀!」什么,这老头竟然想野狗们的交配方式一样干我妈,不能这样呀,我妈妈是我的,不能,只有我可以……啊!!!!

  可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想扭动身体向那个方向去看却不成功。挣扎半天,浑身是汗,那边却又传来老头干我妈的「啪啪啪」的声音,好油茶几吱呀吱呀的扭动声。

  可谓是声声入耳,我睁大眼睛什么看不到,但耳朵却知道母亲已经被这个老头用羞辱的交合姿势凌辱着,柔软多汁的阴道正逢迎伺候着红鼻子老头的大肉棒。

  无论那女生殖器是属于我妈还是属于一个妓女,那大肉棒是属于老头子的还是我爸或是我的,男女生殖器都会严丝合缝的对接住,没有贵贱之分。即使是你妈,随便被哪个男人的大鸡巴逮住了,也得乖乖得挨肏!

  正在这时,虎子的声音却从外屋传来「红鼻子……爷爷,在么?」

    字节数:11275

  【完】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您的顶+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